好词好句 > 政治自由主义

政治自由主义

《政治自由主义》是美国罗尔斯创作的政治学著作,首次出版于1993年。

在书中,作者继续并修正了他在《正义论》一书中所提出的公正观念,但对其哲学基础进行了根本的修正。此书共有8讲,由基本要素、主要观念和制度框架等3部分组成。此书主要论述了两个基本问题,即在自由平等的公民社会里公民们合作的公平条件,面对合理多元化的事实人们互相宽容的基础;提出了“交叠共识”的观点。 [1]

《政治自由主义》是以《正义论》蜚声世界的美国当代著名哲学家、被哈贝马斯誉为当代实践哲学史上“轴心式转折点”的哈佛大学教授约翰·罗尔斯的又一力作。在其中,罗尔斯继续并修正了他在《正义论》中发展出的公正观念,但是对其哲学基础进行了根本的修正。在其早期著作中,罗尔斯假定,秩序良好的社会是一个稳定的、在基本的道德信念上同质、在社会生活各方面存在广泛共识的社会,但是在现代民主社会中,互不相容、无法调和的宗教、哲学与道德学说,多元地共存于民主制度的框架之内,而且自由的制度本身就强化、鼓励着不同质的学说的多元化,并视之为自由社会的永恒状况。 [2]

自由而平等的公民如何既保有相互冲突、互不相容的生活观与世界观,又同时生活在一个稳定而公正的社会?这就要对“秩序良好的社会”有新的理解。秩序良好不再是社会归依于某种基础性的道德信念,而是共同认可的一种政治的正义观念:“这种正义观念、既是各种主流性的宗教、哲学与道德学说间的重叠共识的焦点,也是西方三百年来整个公共文让与思想运动——以宗教宽容为标志的宗教改革是其开端,而基本自由权优先性得到宪法的确立是其完成——的最后结果。 [2]

导论

平装本导论

第一节 谈两个基本问题

第二节 政治的正义观念的理念

第三节 作为公平合作系统的社会理念

第四节原初状态的理念

第五节 政治的个人观念

第六节 秩序良好的社会理念

第七节 秩序良好的社会既非一种共同体,也非一种联合体

第八节 关于各种抽象观念的使用

第二讲 公民的能力及其表现

第一节 理性的与合理的

第二节 判断的负担

第三节 合乎理性的完备性学说

第四节 公共性的条件及其三个层次

第五节 合理的自律:人为的而非政治的

第六节 充分的自律:政治的而非伦理的

第七节 个人道德动机的基础

第八节道德心理学:哲学的而非心理学的

第三讲 政治建构主义

第一节 一种建构主义观念的理念

第二节 康德的道德建构主义

第三节公平正义作为一种建构主义的观点

第四节 社会观念和个人观念的作用

第五节 三种客观性观念

第六节 独立于因果知识观之外的客观性

第七节 从政治上讲,客观理性何时存在?

第八节 政治建构主义的范围

第一节 政治自由主义如何可能?

第二节 稳定性问题

第三节 重叠共识的三个特征

第四节 重叠共识不是冷漠的或怀疑论的 [2-3]

罗尔斯是当代自由主义重要的代言人之一,其《正义论》一书自20世纪70年代出版之后,即广受学界的瞩目;80年代有关社群主义与自由主义间的论争,罗尔斯的理论即成为论敌批判的焦点。因此罗尔斯而对诸多论敌的批判,在1993年将其80年代前后陆续发表的论文,重新编排整理,并添加一些新的论述,以《政治自由主义》为名出版。 [4]

《政治自由主义》的一个核心论点,也是作为该书基础的一些前期版本的讲演和文章的一个核心论点认为,如果自由主义思想可以不需要形而上学的基础,则其雄心就必须受到限制。罗尔斯论辩道,“如果我们充分认识到现代性不可克服的多元性,并且认识到道德和宗教观的多元性存在于公共理性的限度之内,那么,我们将只能证成一种有限形式的自由主义。关于善的广包观念的分歧将是不可克服的。只有在政治的领域内,一种版本的自由主义才能对所有理性的他人是可证成的。”更准确地说,所有对于理性的他人可证成的主张都是关于正义原则和一个正义社会的基本结构的主张,因为“多元性……是在持久的自由体制下人的理性活动的自然结果”。因此,关于文化、道德和传统的问题都包含在对正义的合乎理性的说明中;自由的政治思想只需要接受现代世界特别是其自由政体中不可消除的多元性。

罗尔斯的观点是,政治原则和制度对于那些在基本道德和形而上学观上存在分歧的人们来说,只有当这些原则和制度会聚于可能的重叠共识时,而且只有当这些观点分歧的人们都拥有合理性和理性的能力时,才是可证成的。因此,存在深度分歧的人们若要发现共享一种正义观的各种理由,则取决于他们可以获得的合理性和理性的形式。正是对理性的和合理的说明将“构成实践理性中正当和正义原则的基础”。

罗尔斯对于合理性并未提出任何很新颖的主张。他解释道,合理性是内在地不完全,并且只能导向以寻求目的(例如所欲求的目的)为前提的那些结论:体漠关于作为激情的奴隶的理性观念和康德的假言命令是当代合理观的先驱者。然而,鉴于现代性的多元性从而是现代行动者的多元性,合理性本身不足以为这些目的不同的追求者提供即便是在一种正义观基础上的趋同。罗尔斯宣称,对于正义原则的任何广泛共享的证成,必须不只是诉诸合理的,而且诉诸理性的。然而,他的理性观念并不容易辨别清楚。

罗尔斯认为,理性与合理性的概念是互补的,但又有所区别。其中的一个看起来不能从另一个那里推导出来,但两者都是需要的。在罗尔斯看来,只有合理的人才会缺少任何正义感,因为他们将不会认识到他人的要求,另外也只有理性的人才不会借助(公平)合作的手段来促进其自身的目的。对论题的这种否定形式的陈述表明,他认为这两个概念包含比合理的或理性的慎思之形式结构更多的内容。合理性不只是遵循手段一目的和构成一合成推理的能力,而是寻求、从而拥有一个人自身的目的的论题。理性不只是一种形式上的要求,而是让对一个人自身目的的追求受制于这样的程序,即可以向他人证明这是些公正的程序。理性的证成不能诉诸广包的善观念,因为这些观念不是所有人共享的。合乎理性,就是“愿意提出并尊重合作的公平条款,认识到判断的负担并接受其结果”。

理性的另一个方面是罗尔斯论证的核心。它也是更大困惑的来源,部分是因为他提出了一系列并不对等的阐述。其核心定义强调的是愿意支持其他人将接受为理性之特性的那些原则和标准:“当……人们准备提出作为合作的公平条款的原则和标准,并且在能够确保他人也会遵守的前提下而遵守它们时,他们就是理性的。”

按此说法,合乎理性显然并不是不偏不倚:理性的人仍然会受到自身的目的而不是任何一般善的观念所激励。同样的,这也不是追求相互利益的事情:人们甚至有可能在自己的愿望排除了寻求相互有利的结果时仍然是理性的。理性首先是第二序列的、程序的概念,它是一种这样的做法,即如果他人将接受同样的限制,自己就准备提出、倾听并遵从那些限制对目的追求的建议。 [5]

约翰罗尔斯,美国哲学家与政治理论家,1921年出生于巴尔的摩,1950年获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先后执教于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担任过美国政治与社会哲学家协会主席以及美国哲学协会东部地区主席,并荣获1999年度美国国家人文科学奖章。罗尔斯的哲学捍卫了洛克、卢梭和康德所开创的社会契约传统,复活了人们对于系统政治理论的兴趣,其核心信念是政治权利与基本公民自由的神圣性。他的主要著作还有《正义论》(1971)、《人民的法律》(1999)和《作为公平的正义》(2001)等。 [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