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亚历山大六世(天主教教皇)

亚历山大六世(天主教教皇)

亚历山大六世拉丁语Alexander VI;1431年1月1日-1503年8月18日),本名罗德里哥迪波吉亚(加泰罗尼亚语Roderic Llanol i de Borja),罗马教皇(1492年8月11日1503年8月18日在位)。生于西班牙瓦伦西亚,是波吉亚家族的一员,教皇卡利克斯特三世的外甥。

他是文艺复兴时期最具争议的教宗,是第一位公开承认自己与情人有子嗣的教宗。然而,他的坏名声多半是由他的敌人谣传所致。两位亚历山大六世之后的教宗西斯都五世与乌尔巴诺八世,都称赞他为圣伯多禄之后的教宗中最为杰出的教宗之一。亚历山大六世比较像是一名外交官、政治家而不像是一位教宗,但作为一位教宗,他的成就却丝毫不亚於其他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宗。在位期间的1493年,曾为葡萄牙西班牙的划定了殖民扩张分界线,即教皇子午线

亚历山大六世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教廷腐败堕落的象征,行为最为放荡和不择手段的教宗,他在政治上也拥有超出寻常的野心,并以大肆敛财和为儿子所进行的处心积虑的谋夺而臭名昭著,但他却并非这些劣迹的首创者,他的前任们诸如西克斯图斯四世英诺森八世之流为他树立了一个很坏的榜样。

亚历山大六世(1492-1503在位),原名罗德里戈博尔吉亚(意大利语:Rodrigo Borgia,加泰罗尼亚语:Roderic Llançol de Borja i Borja,1431-1503年),教宗加里斯都三世的侄子,出生于瓦伦西亚王国的Xàtiva。 他被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政治家和外交家,但他也被批评为生活奢靡,买卖圣职和任人唯亲。(西克斯图斯四世甚至为了儿子在教堂里谋害美第奇家族的洛伦佐和朱利安兄弟,出售圣职聚敛财富也是从他首开先河。) [1]

亚历山大六世共有5个为人熟知的私生子女,他们是:路易吉、恺撒、乔瓦尼、卢克雷齐娅和杰弗里。其中有毒药公爵之称的恺撒博尔吉亚(Cesare Borgia,1476?-1507年),更以野心勃勃、极端残忍冷酷和不择手段著称。

罗德里戈博尔吉亚早就声明自己具有成为文艺复兴时期伟大教皇的素质。据说他第一次杀人时才12岁,那次他用刀子捅死了一个同龄的男孩。他的叔叔,教皇加里斯都三世在罗德里戈25岁的时候任命他为红衣主教,并给他谋了个教廷副大法官的职位,让他在教廷中初步确立了地位。托他叔叔的福,罗德里戈的腰包很快地鼓了起来。

当时有人写道:"他非常富有,而且他对各国国王和君主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他已经在圣安杰洛桥和菲奥里中心广场之间的地段盖起了一座美丽舒适的宫殿。他的巨额收入来自教廷的职位、他在意大利和西班牙拥有的修道院,以及他的3个教区瓦伦西亚、波图斯和卡塔赫纳……他的碗碟镶着金饰,他的衣物都由绣花丝绸做成,他的藏书特别符合帝王或教皇的身份。我就不再赘述他那些豪华的床饰、马具和其他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了,更不必说他拥有的大量金币了。"

罗德里戈博尔吉亚的财产为他日后购买教皇职位的行动大开方便之门。同时,他把自己当做教廷的统治者,和情妇瓦诺莎德卡塔内(Vannozza de Catanei)过起了骄奢淫逸的生活。他先前的艳史已经给他留下了不少孩子,而瓦诺莎在此后的20年里又给他添了4个私生宝贝。其中的恺撒博尔吉亚(Cesare Borgia)和卢克雷齐娅博尔吉亚(Lucrezia Borgia)和他们的父亲一样成为了闻名遐迩的小黑手党。

虽然罗德里戈对瓦诺扎情深意切,但他对一夫一妻制还是退避三舍,一如他对禁欲主义的态度。他的叔叔加里斯都三世对他的丑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在加里斯都三世1458年去世以后,下任教皇庇护二世就觉得看不过去了。虽然庇护二世本人也在床上勤为耕种,并生了两个孩子,但他仍然为红衣主教博尔吉亚的行为感到震惊。

庇护二世在听说了博尔吉亚某晚的纵欲狂欢之后提笔给他写了封信:"孩子,我们闻悉4天以前有几个锡耶纳的女人聚集在乔万尼迪比齐斯(Giovanni di Bichis)的花园里。她们简直是人间放荡的极品,而你则忘了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和她们从下午一直厮混到晚上。像你这般年岁的神职人员应该时刻把自己的尊严和职责铭记在心。我还听说那天艳舞不断,浪语声声,而你对这一切则相当驾轻就熟。提到这些事情都让我觉得羞耻,不但因为这种行为本身性质恶劣,而且它和你的地位极为不相称。你为了满足自己的色欲,把那些女子的丈夫、父亲、兄弟和其他亲戚拦在了门外……整个锡耶纳城都在谈论那个荒唐之夜……我的不快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红衣主教应该是洁白无瑕的。"

红衣主教博尔吉亚在频繁混乱的性交狂欢间歇中,继续大把捞钱。他收受别人的钱财并免去他们的罪责,有的时候他甚至会放过最凶狠的罪行。他曾经用受贿的方式放过了一个杀死了自己女儿的父亲。当别人对此颇有微词时,他反驳道:"上帝的旨意并不是让罪人去死,而是让他们活着并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

提起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腐化生活,那是罗马街头人人皆知的。他们称该教皇身材魁梧,浓黑的眉毛、鼓鼓的眼睛、肥厚的嘴唇,微微隆起的长鼻子,仿佛用刀切削过的,向里缩了进去的短下巴,使他从侧面来看,活像一头公绵羊。

博尔吉亚的财产除了可以为自己搞到教皇的职位之外还绰绰有余。虽然教皇不再由罗马的望族或天主教国家的君主们提拔上任了,但选举教皇的主教们会收取大量贿赂。在1484年西克斯特四世去世以后举行的教皇选举会议上,博尔吉亚败给了著名的巫师杀手英诺森八世。然而,1492年英诺森八世作古以后,博尔吉亚卷土重来,这次他说什么也不想再和世界上最有权威的皇位擦肩而过了。结果这次参选差点儿让他破产。

竞争十分激烈,但博尔吉亚财大气粗。他曾吹牛说他家的金子能堆满整个西斯廷教堂。虽然他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外国佬(博尔吉亚和他的叔叔卡利斯图斯三世都是西班牙人),但是他开出的价格却让不少冷酷的罗马主教们感觉良好。

可是他也碰上了一个十分顽固的对手。红衣主教阿斯卡利奥斯福尔扎(Ascario Sforza)同样家财万贯,而且他来自米兰公国的统治家族(斯福尔扎家族),所以他的靠山更硬。博尔吉亚把斯福尔扎叫到一旁,直白地问他需要多少钱才愿意退出。斯福尔扎最后同意在教廷担任副大法官,并接受一笔巨款。第二天,满载金条的骡子队一路向斯福尔扎的豪宅进发。现在博尔吉亚还需要一张选票,不过这一张他也从威尼斯主教手中买到了。虽然威尼斯主教拿的钱和博尔吉亚付给别人的比起来不过是个零头,但对那个96岁的老主教来说,他这辈子也没几天可以享乐了,所以他也挺知足。

选举如期进行,罗德里戈博尔吉亚不出所料地获得了胜利。新当选的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他在法衣加身的时候激动地喊着:"我是教皇啦!我是教皇啦!乔瓦尼迪美第奇(Giovanni di Medici)(后来的教皇利奥十世)曾评论道:“我们被世界上最野蛮的恶狼抓住了,我们或者逃跑,或者被他生吞活剥。”

亚历山大六世举行过奢华荒淫的加冕仪式之后,便开始在新职位上施展拳脚。他把长期厮守的情妇瓦诺莎换成了更年轻、更水灵的吉乌利娅法尔内塞(Giulia Farnese)。那姑娘16岁,而教皇已经是奔60的人了。罗马百姓们立刻给吉乌利娅起了“教皇的婊子”和“基督的新娘”之类的绰号,但是她的地位为她积累了一定的势力,让她哥哥谋了个薪水颇丰的主教职位,她的哥哥后来成了教皇保罗三世

要想在教廷里任职就得大花血本,亚历山大六世利用任命新主教的方式攫取钱财。据说一旦对方付了钱,教皇就会使用“博尔吉亚毒药”把他毒死,好空出位子再让别人购买(亚历山大六世的儿子恺撒博尔吉亚是个例外,他一分没花就当上了主教)。在1502年4月21日,一位名叫费拉里的红衣主教突然去世了,这使亚历山大六世家族得到了50万杜卡特。次年4月,死神又突然带走了红衣主教米基耶基,教皇的人马冲进了他的庭院抢夺他约15万杜卡特的财产时,死者的身体还未僵冷呢。谋杀案与教皇及其儿子凯撒有关。

教皇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其为人还可以从他对女儿的婚姻的态度中看出。他有一个最宠爱的女儿,名卢克雷齐娅。为了侵占某世俗公爵的领地,教皇采用联姻的办法,等时机成熟就设法兼并,如遭到反抗就采用谋害手段解决,然后把他的女儿转嫁另一个猎取的目标。这位女儿为此订过2次婚,结过3次婚。

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出身于西班牙著名的博尔吉亚家族,他的伯父阿方索德博尔吉亚(Alfonso Borgia 1378-1458)于1455年当选为教皇加里斯都三世(1455-1458年在位),于是倚仗其伯父的地位,他得到了意大利几处富庶的封地。1457年,他在罗马教廷掌管财政,深知教廷中出售一个大主教或红衣主教职位能获得巨额款项。这与后来出现的“博尔吉亚毒药”(Cantarella,译“坎特雷拉”)直接相关。

“博尔吉亚毒药”就是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利用设宴之机把毒药放在客人的酒中,毒死对方。这是该教皇的一种计谋,为了把教廷一些红衣主教的财产攫为己有,为了出售空出的教职而大发其财,为了把各公爵最富有的教堂和他们的财产依法转归己有,所有这一切,目的都在于满足自己奢侈的生活和放荡淫逸的纵欲,以及醉心于教皇国的军事扩张。

讽刺的是,亚历山大六世本人也是被毒死的,那很可能是他想毒杀别人的时候失手了。1503年,73岁的教皇离奇地死去,他的助手约翰伯查德生动地记下了当时的情景。

“教皇在床上来回翻腾,吞咽困难,他的脸涨成了桑葚的颜色,周身的皮肤开始脱落,肚子上的脂肪化成了水,肠子涌了出来。亚历山大六世挣扎了好几个钟头才断气,但他需要面对的羞辱才刚开始。就在他乌黑的尸体开始流汤儿的时候,他的舌头突然肿大起来,并把嘴顶开了。”

据伯查德回忆,他的嘴就像炉子上的水壶一样冒着白沫。他的尸体像气吹的一样鼓了起来,宽度很快就和长度一样了。最后,它爆裂了,每一个孔洞都散发出硫磺一般的恶臭。威尼斯大使写道:“那是人们见过的最丑陋、最怪异、最恐怖的尸体了,怎么看怎么不像人。”这番话同样可以用来形容亟待改革的罗马教廷。

对于他的死因,史家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传统说法,认为是教皇不慎饮下为客人准备的毒酒,送了性命。这种说法主要是由反对教皇权力的史学家提出的。另一种意见认为教皇死于暴病,此说以近代德国教皇史学家巴斯托尔为代表。

巴斯托尔在其《教皇史》第四卷中写道:1503年8月6日,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偕同他的大儿子凯撒在一位红衣主教的别墅中设宴,他们与别墅的主人开怀畅饮,这时在罗马城的居民中正流行着瘟疫。教皇在正午12时突然倒在床上,不省人事,整个下午未苏醒过来,傍晚断了气,其尸体迅速腐烂,呈现肿胀,以致使他的家族怀疑他中毒致死。

巴斯托尔接着写道:后来罗马街头流传他错饮了一杯原为这位红衣主教准备的毒酒,应该说,害死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是一种“毒品”,但这种毒品不是别的,是罗马瘟疫的“毒菌”。这里,巴斯托尔承认教皇具有中毒的现象:全身浮肿,尸体迅速腐烂。

地理大发现时,哥伦布达伽马的地理发现提出了关于新发现地区的主权归属问题。早在1454年,教皇尼古拉五世就颁布一道敕书,把葡萄牙人在非洲海岸发现的领土送给葡萄牙人。当哥伦布在第一次探险中发现美洲后回到西班牙时(当时他相信他所到达的地方就是印度),西班牙宫廷害怕葡萄牙和它争夺这个新发现的“印度”,便要求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承认西班牙对于这块土地的主权。

为缓和西班牙和葡萄牙日益尖锐的矛盾,1494年6月7日,由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仲裁,两国在西班牙卡斯蒂利亚的托尔德西里亚斯小镇签订了的一份瓜分新世界的协议,称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Treaty of Tordesillas)。协议规定两国将共同垄断欧洲之外的世界,并特别将位于佛得角群岛以西300里格(约合1770公里或1100英里),大约位于西经46°37'的南北经线,为两国的势力分界线:分界线以西归西班牙,以东归葡萄牙。西、葡两国分别于该年的7月2日和9月5日批准了该条约。这条分割线,也被称为教皇子午线

1500年葡萄牙探险家佩德罗卡布拉尔意外越过子午线,并发现了巴西。1512年葡萄牙在太平洋发现了极有经济价值的香料群岛摩鹿加。这引起了西班牙的垂涎。1521年环球航行的西班牙探险家麦哲伦,也在摩鹿加登陆。西班牙与葡萄牙在这里遭遇。葡西两国从1523年开始谈判,至1529年达成萨拉戈萨条约(Treaty of Saragossa),修订势力范围界线,并明确这一分割线在太平洋上的位置。太平洋分界线划在摩鹿加群岛以东,西班牙退出摩鹿加群岛,葡萄牙为此赔偿西班牙35万金Ducat。而太平洋分界线以西的菲律宾则继续被西班牙统治。

哥白尼在1506~1515年间已经写成“太阳中心学说”的提纲《试论天体运行的假设》,可是《运行》一书却直到1543年他临终时才出版。他在《运行》一书的“序言”里提到这种情况时说:“在漫长的岁月里,我曾经迟疑不决。”

哥白尼对于这本著作的出版,为什么要“迟疑不决”呢?原因就在于他害怕教会对这一新兴科学理论的迫害。

早在哥白尼旅居意大利的时候,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就重新颂布“圣谕”,禁止印行未经教会审查的书籍,可疑的书籍一律焚毁。

育碧软件开发的动作游戏《刺客信条2》中,亚历山大六世是游戏中最大的反派角色害死游戏主角艾吉奥父亲和兄弟的幕后黑手,以及游戏最终章的BOSS。

罗马主教暨天主教会教宗

教宗列表

冢墓

对立教宗

辞职

伯多禄

理诺

克雷

克雷芒一世

立德

亚历山大一世

西斯笃一世

福禄

伊琪

庇护一世

启德

沙德

义禄

维克托一世

则斐琳

加理多一世

乌尔巴诺一世

彭谦

安塞罗

法比盎

科尔乃略

路基约一世

斯德望一世

西斯笃二世

狄约尼削

斐理斯一世

恩狄

加犹

玛策林

玛策禄一世

欧瑟伯

美基德

西尔维斯特一世

马尔谷

儒略一世

利伯略

达玛稣一世

西里修

亚纳大削一世

依诺增爵一世

佐西

波尼法爵一世

策肋定一世

西斯笃三世

利奥一世

希拉略

辛普利修

斐理斯三世

哲拉修一世

亚纳大削二世

西玛克

何弥

若望一世

斐理斯四世

波尼法爵二世

若望二世

亚加一世

维理

维吉吕

柏拉奇一世

若望三世

本笃一世

柏拉奇二世

额我略一世

沙彬

波尼法爵三世

波尼法爵四世

德吾一世

波尼法爵五世

和诺理一世

思伟

若望四世

戴多禄一世

玛尔定一世

安日纳一世

维达

德吾二世

杜努

佳德

利奥二世

本笃二世

若望五世

郭诺

色尔爵一世

若望六世

若望七世

西西诺

君士坦丁

额我略二世

额我略三世

匝加利亚

当选教宗斯德望

斯德望二世

保禄一世

斯德望三世

哈德良一世

利奥三世

斯德望四世

巴斯加一世

安日纳二世

华伦亭

额我略四世

色尔爵二世

利奥四世

本笃三世

尼各老一世

哈德良二世

若望八世

玛理诺一世

哈德良三世

斯德望五世

福慕

波尼法爵六世

斯德望六世

罗马诺

戴多禄二世

若望九世

本笃四世

利奥五世

色尔爵三世

亚纳大削三世

兰铎

若望十世

利奥六世

斯德望七世

若望十一世

利奥七世

斯德望八世

玛理诺二世

亚加二世

若望十二世

本笃五世(辞职)

利奥八世

若望十三世

本笃六世

本笃七世

若望十四世

若望十五世

额我略五世

西尔维斯特二世

若望十七世

若望十八世

色尔爵四世

本笃八世

若望十九世

本笃九世(辞职)

西尔维斯特三世

额我略六世(辞职)

克雷芒二世

达玛稣二世

利奥九世

维克托二世

斯德望九世

尼各老二世

亚历山大二世

额我略七世

维克托三世

乌尔巴诺二世

巴斯加二世

哲拉修二世

加理多二世

和诺理二世

依诺增爵二世

策肋定二世

路基约二世

安日纳三世

亚纳大削四世

哈德良四世

亚历山大三世

路基约三世

乌尔巴诺三世

额我略八世

克雷芒三世

策肋定三世

依诺增爵三世

和诺理三世

额我略九世

策肋定四世

依诺增爵四世

亚历山大四世

乌尔巴诺四世

克雷芒四世

额我略十世

依诺增爵五世

哈德良五世

若望二十一世

尼各老三世

玛尔定四世

和诺理四世

尼各老四世

雷定五世(辞职)

波尼法爵八世

本笃十一世

克雷芒五世

若望二十二世

本笃十二世

克雷芒六世

依诺增爵六世

乌尔巴诺五世

额我略十一世

乌尔巴诺六世

博义九世

依诺增爵七世

额我略十二世(辞职)

玛尔定五世

安日纳四世

尼各老五世

加理多三世

庇护二世

保禄二世

西斯笃四世

依诺增爵八世

亚历山大六世

庇护三世

儒略二世

利奥十世

哈德良六世

克雷芒七世

保禄三世

儒略三世

玛策禄二世

保禄四世

庇护四世

庇护五世

额我略十三世

西斯笃五世

乌尔巴诺七世

额我略十四世

依诺增爵九世

克雷芒八世

利奥十一世

保禄五世

额我略十五世

乌尔巴诺八世

依诺增爵十世

亚历山大七世

克雷芒九世

克雷芒十世

依诺增爵十一世

亚历山大八世

依诺增爵十二世

克雷芒十一世

依诺增爵十三世

本笃十三世

克雷芒十二世

本笃十四世

克雷芒十三世

克雷芒十四世

庇护六世

庇护七世

利奥十二世

庇护八世

额我略十六世

庇护九世

利奥十三世

庇护十世

本笃十五世

庇护十一世

庇护十二世

若望二十三世

保禄六世

若望保禄一世

若望保禄二世

本笃十六世荣休

方济各(现任)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