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南乔治亚岛

南乔治亚岛

南乔治亚岛约160千米长、32千米宽早已成为地球上最美丽的地方之一,他有5座超过2100米海拔的高山与雄壮的冰河,同时还有着深绿色的草地与深邃的峡湾和海滩。

2016年08月19日15时32分在南乔治亚岛地区[大西洋]附近(南纬55.22度,西经31.88度)发生7.6级左右地震,最终结果以正式速报为准。 [1]

南乔治亚岛(South Georgia Islands),英国与阿根廷对此有主权要求,是一个活火山岛,位于南大西洋,距福克兰群岛东南1300公里处,在南纬54°15′-54°55′、西经36°45′-38°05′之间。呈西北-东南向,长160公里,宽32公里,面积3756平方公里。最高点派吉特(Paget)山2934公尺。岛上荒凉多山,气候寒冷,沿岸多峡江。寒冷的海洋性气候,大部被冰雪覆盖,仅生长耐寒和冻土植物。1900年后始有驯鹿生存。海洋生物丰富,有多种企鹅和海豹,比如王企鹅King Penguin、马可罗尼企鹅Macaroni Penguin、金图企鹅、毛皮海豹、蓝眼鸬鹚、南极雪燕信天翁等,被称为“南极野生动物的天堂”。现为捕鲸业基地,设有英国南极考察站。

南乔治亚岛的岩壁伸出海面,荒凉峻峭,这个长逾一百英里的海岛有着南极地区常见的阴冷的山峰,冰雪覆盖的陆地、以及悬踞的冰川

在甲板上遥望这个海岛,观感震撼,犹如洪水退去,喜马拉雅群峰渐次浮起。南乔治亚岛的表面一半是经年不化的冰雪,一半是赤裸的岩石或者冻土植被,作为南极洲无可非议的前沿,人们对它充满了奇怪的想象。它令人捉摸不透。它喜怒无常这一刻阳光明媚,下一刻便天昏地暗雨雪交加,之后又复风和日丽,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这个海岛让人们爱恨交织。

1775年沙克尔顿船长到此岛,宣布它为英国所有。现设有英国南极考察站。1927年和1948年,阿根廷正式向南乔治亚岛提出主权要求。1955年,英国单方面将此主权纠纷提交国际法庭处理,但由于阿根廷的坚决反对,国际法庭决定不予受理。在1982年英阿马岛战争之前,南乔治亚岛一直是英国南极考察基地。

地理

自相矛盾之处与到访者出发时的纬度有关。对于那些从低纬度地区来的人而言,这里让人望而生畏,寒冷无比。对于那些来自南极大陆的人而言,这里简直就像热带地区一样满目青葱。(南极大陆只有两种有根茎的植物,南乔治亚岛则有26种。)而对于探险家ErnestShackleton大约一百年前,他的“忍耐”号探险船被南极游离而来的浮冰撞毁,之后他带领他的团队在浮冰上捕猎为生,坚持了16个月之久,最终带领五名部下,凭借一艘小救生艇死里逃生,穿越800英里充斥着浮冰的海面抵达南乔治亚岛的猎鲸者营地来说,这一块冰天雪地则无异于天堂一般。

天气

自相矛盾之处是它极端易变的天气。南海,也就是环绕南极大陆的那片海域,就平均水平而言,有着地球上最猛烈的风。南半球的高纬度地带没有任何陆地,风在那里通行无阻。低压气团环绕这个星球的底部径自一路向东,它们互相追赶,狂躁如狗类在追击自己尾巴。

历史

自相矛盾之处则与历史相关。南乔治亚岛的每一个海湾都拥有相同的背景构成这个海岛主体的的山峰、雪原和冰川,都是人迹罕至的洪荒之地而那些海湾本身却因为猎鲸营地的遗迹而黯然失色,曾经超过17万头鲸鱼在这里被猎杀。这样的营地在满是砾石的海滩上还存留六个,如今这些营地已被废弃,海滩则被企鹅和海豹重新占据。南乔治亚岛曾经被大肆破坏的原始生态正在恢复原貌。这样的矛盾近乎奇迹:这个海岛曾经是历史上最残忍的海洋哺乳动物屠戮场地之一的正中心,而今却生存着大量海洋哺乳动物,从规模上讲相当于人类在发明矛、弓箭和枪之前这个星球上已知的数量。

海豹

1775年,James Cook船长在考察过南乔治亚岛之后,误认为这里就是他要寻找的南极大陆,在报告中忠实地描述这里是一座“冰之岛屿”。他在报告中还提到了这里数量惊人的海豹,这正可谓是海豹们的宿命。于是不出十年,第一艘猎杀海豹的船只便杀到南乔治亚。到了1800~1801年的捕猎季节,仅来自纽约的一艘捕猎船”Aspasia”号十八艘来自美利坚不列颠的捕猎船之一就从这里带走了57000张海豹皮。南极软毛海豹,学名”Arctocephalus gazelle”,因猎杀而一度濒临灭绝。南象海豹的数量也同样因遭致大量捕杀而急剧下降,它们的脂肪被用于精炼海豹油

鸟类

在南佐治亚岛

信天翁和南方大海燕在这里落户。在巢穴附近,你可以看到大量的雌性信天翁在岛屿上空低飞,她们的挑逗使得雄鸟们发出低沉的求偶信号。他们仰天鸣叫,试图吸引雌性来到身边。它们彼此用嘴来整理对方的羽毛、唱歌、并且频繁地交配,科学研究表明只有那些结伴了数年之久的才可以成功交配。

在南乔治亚岛的岬角上,也就是沙格岩坐落的位置,会看见浅灰色的信天翁在演绎它们非凡的飞行技能的同时喊出它们的求偶信号。数十万只帝企鹅把乔治亚岛作为它们的繁殖基地。帝企鹅的雏鸟长得毛绒绒的,曾被误认为是企鹅家族中的新物种,因为它们看起来实在是与其父母不相象。

在南乔治亚岛的岸边,鸟儿们为了免受它们的天敌贼鸥海燕的袭击,要等到天黑后才会进入它们那藏匿在草丛中的巢穴。在南乔治亚岛积雪层层的山坡和布满石头的海岸边,你会遇见海豹在太阳下划动。参观早期的捕鲸站,现改为英国的驻军所在地。

企鹅

王企鹅是体型第二高大的企鹅,它比帝企鹅要矮那么一英尺左右。与其它企鹅一样,它每年蜕一次毛,全部代以新生的羽毛。我在岛上逗留期间,有10-~15-的成年王企鹅正处在这个转换时期。在大量光鲜的晚礼服中,蜕光羽毛的企鹅看起来就像是穿着破旧的毛皮外套的邋遢鬼或者酒鬼,目前总数已超过50万只。

混杂在企鹅群里的还有近千头南极软毛海豹,大多是幼崽,它们或者呼呼大睡、或者拧在一起嬉戏、或者在小圈子里相互追逐。这些年轻的海豹从小便与企鹅和平共处,但对人类却还持有戒心,小家伙们会佯装对人类发起进攻。但是这种进攻完全不是动真格的。你只要一拍手,喊声:“停!”,小海豹立刻斗志全无,铩羽而归。雌性象海豹十月份是它们繁殖高峰期,会达到数万头之多使得圣安德鲁斯海湾更显拥挤不堪。

软毛海豹和象海豹的数量都已经有了大幅度反弹。1900年代初期,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猎杀之后,南乔治亚岛幸存下来的软毛海豹的数量寥寥无几。而今天它们的数量已达到数百万,成为在南乔治亚岛繁衍的数量最庞大的种群。同样,每年夏季来到这个海岛繁殖哺育后代的南象海豹的数量也多达十万头。

南乔治亚岛是季节性洄游的磷虾群被洋流自南极半岛带来的一种红色的小型虾类甲壳动物生命必经之路上一个气候相对温和的岛屿。如果说南乔治亚岛受了造物主的眷顾,那一定是这条磷虾洋流。千百年来这条洋流曾经养育着地球上最大的海豹和大型鲸鱼的种群。如今它又支撑着南极软毛海豹种群数量惊人的增长,以及一些鲸鱼类种群数量缓慢但是稳步的回升。

磷虾

这条磷虾洋流每十年间会周期性地出现一到两次流向紊乱。2004年南乔治亚岛仅出现少得可怜的磷虾,而2009年则更坏。趋势通常表现出新一轮循环起点的假象,有证据表明这些磷虾稀少的年份可能预示着一个新的南乔治亚。英国南极考察队的Angus Atkinson于2004年提交的报告中,根据对南海中超过一半数量的磷虾的研究,提出证据指磷虾数量将会有一次为期30年的衰减。

磷虾,尤其是它的幼虾,是依靠海冰过冬的,而过去的几十年中,南极某些海域的冰层一直在萎缩(虽然整体看它还是有缓慢增长的)。过去50年间南极半岛以西的海域一直在持续变暖,其速度数倍于全球平均水平。这种变暖的趋势在海水表层和冬季表现得极为强烈——这对冬季海水结冰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