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卫长公主

卫长公主

卫长公主(当利公主),名、字皆不详,一般认为是汉武帝长女,母为皇后卫子夫。因于武帝一朝以帝女而越级封为长公主汤沐邑为最富庶的盐邑、两任丈夫皆贵震天下,被认为是汉武帝最喜欢的女儿。同母弟为汉武帝嫡长子戾太子刘据

卫长公主没有陷入征和二年的巫蛊之祸,也并非死于腰斩。一般认为卫长公主逝世于巫蛊之祸以前。

根据茂陵陪葬墓分布,卫长公主很可能去世后与其夫平阳共侯曹襄合葬于茂陵

史记》和《汉书》中对卫长公主的记载,都只是关于她的两次婚姻。

第一次,亲上作亲,卫长公主下嫁第五代平阳侯曹襄。平阳曹氏门楣显赫,其祖为西汉开国功臣曹参。曹参身经百战屡建战功,在《史记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功第二而表在首,封平阳侯,其户数在西汉立国初年已达到一万六百三十户 [1]司马迁特为平阳曹氏撰《史记 曹相国世家》。

曹襄是汉武帝大姐平阳公主的儿子,也即卫长公主的姑表兄弟,于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承嗣侯位。卫长公主与曹襄生有一子曹宗。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漠北之战,曹襄为后将军跟随卫青出战。后由于情况有变,卫青所率五万骑兵,包括后将军曹襄,改由定襄出发,北上进击左贤王。匈奴精兵于漠北对汉军以逸待劳,卫青下令以武刚车排成环形营垒,又命五千骑兵纵马奔驰以抵挡匈奴的一万起兵,时大风起,沙砾击面使得两军不得相见,而汉军攻势不减,匈奴单于西北突围而逃,匈奴军队四散奔走。汉军连夜追击,虽未追到单于,却俘获和斩杀敌兵一万余人,到达颜山赵信城,获得匈奴积存的粮食以供军队食用。汉军留住一日而回,把城中剩余的粮食全部烧掉才归来。此役以汉军的全面胜利而告终,使得危害汉朝百余年的匈奴边患已基本上得到解决。可见曹襄并非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同其先祖战将曹参一样,曹襄也是驰骋疆场杀退匈奴的好儿郎。曹襄逝世于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 [2]

第二次,卫长公主下嫁方士栾大。栾大身材修长、容貌俊美,说话周到而有策略,敢说大话,神色自若 [3] 。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汉武帝宠信栾大,以为栾大可通神仙,封他为五利将军,又拜为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大通将军天道将军,后又封为乐通侯,时栾大身佩六印,贵振天下。武帝赐栾大天道将军印玺时,命使者穿着羽衣,夜间站在白茅草上面,把印赐给五利将军,五利将军也穿着羽衣,夜间站在白茅上受印,以此表示不是天子的臣子。可见栾大身份显赫。汉武帝又为他建豪宅,置车马帷帐充其家。栾大升官封侯,因此得以迎娶卫长公主。后因方术不验,汉武帝知晓栾大使者不敢出海却谎称见到其师、栾大并不能通神,方知自己受骗,更误了爱女婚事,于是腰斩栾大,对栾大的推荐人乐成侯丁义亦处以非常严厉的弃市之刑。今当利故城之南,有一大冢,传为“栾大墓”。据1957年调查,该墓为较高规格的覆斗状,长宽各约61米,高约13米。栾大因欺君之罪在长安被腰斩,却有如此规格的墓葬,或许是汉武帝看在卫长公主面上默许。

嫁与栾大之前,汉武帝送金万斤(汉书记载为金十万斤)给公主,并将公主的封地改名为当利,卫长公主又号当利公主。当利产盐,有盐官,即是“盐邑”,是胶东半岛最富裕的地方,武帝其他公主的封地皆不如她。卫长公主也是东西两汉唯一受封盐邑的公主。而据《汉官六种》,黄金万斤是汉代皇帝聘皇后的规格 [4] ,可见卫长公主之受宠。

其后,史书再没有公主的记载。征和二年,《史记》记卫长公主的儿子平阳侯曹宗坐卫太子死,但《史记》征和年以后之事多为后人补记,错误甚多;《汉书》记曹宗入财赎此死罪,被改处以完刑,为城旦

曹宗的子女无遇害记载。汉宣帝元康四年,卫长公主之孙曹喜奉诏复家。

外戚世家

上怜之,复幸,遂有身,尊宠日隆。召其兄卫长君弟青为侍中。而子夫後大幸,有宠,凡生三女。

○索隐按:谓诸邑石邑卫长公主後封当利公主是。一男。男名据。○索隐即戾太子也。

曹相国世家

阳侯,高后时为御史大夫。孝文帝立,免为侯。立二十九年卒,谥为静侯。子奇代侯,立七年卒,谥为简侯。子时代侯。时尚平阳公主,生子襄。时病疠,归国。立二十三年卒,谥夷侯。子襄代侯。襄尚卫长公主,生子宗。立十六年卒,谥为共侯。子宗代侯。征和二年中,宗坐太子死,国除。

孝武本纪

赐列侯甲第,僮千人。乘舆斥车马帷帐器物以充其家。又以卫长公主妻之金万斤,更名其邑,曰当利公主

◇集解孟康曰:“卫太子妹。”如淳曰:“卫太子姊也。”蔡邕曰:“帝女曰公主,仪比诸侯。姊妹曰长公主,仪比诸侯王。”案:此帝女也,而云长公主,未详。

◇集解地理志云东莱有当利县

《外戚传上》

上怜之,复幸。遂有身,尊宠。召其兄卫长君、弟青侍中。而子夫生三女,元朔元年生男据,遂立为皇后。

《郊祀志》

是时,上方忧河决而黄金不就,乃拜为五利将军。居月余,得四印,得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大通将军印。制诏御史:“昔禹疏九河,决四渎。间者,河溢皋陆,堤徭不息。朕临天下二十有八年,天若遗朕士而大通焉。《乾》称‘飞龙’,‘鸿渐于般’,朕意庶几与焉。其以二千户封地士将军大为乐通侯。”赐列侯甲第,童千人。乘舆斥车马、帷帐、器物以充其家。又以卫长公主妻之,赍金十万斤,更名其邑曰当利公主

《萧何曹参传》

嗣侯,高后时至御史大夫。传国至曾孙襄,武帝时为将军,击匈奴,薨。子宗嗣,有罪,完为城旦。

父亲汉武帝刘彻

母亲 卫思后卫子夫

同母姐妹诸邑公主石邑公主阳石公主(据《史记索引》《汉书注》)

丈夫平阳共侯曹襄、五利将军栾大

儿子曹宗

孙子:曹喜

舅舅侍中卫长君卫青、卫步、卫广

姑姑\婆婆\舅母平阳公主

姑姑南宫公主隆虑公主

公公平阳夷侯曹寿曹时

姨母卫君孺卫少儿

姨夫丞相公孙贺詹事陈掌

表兄弟霍去病、宜春侯/长平侯卫伉、发干侯卫登、阴安侯卫不疑、太仆公孙敬声

其他姐妹:夷安公主鄂邑长公主

其他弟弟齐怀王刘闳燕剌王刘旦、广陵厉王刘胥昌邑哀王汉昭帝刘弗陵

《史记》中无诸邑公主记载,只载阳石公主为帝女;《汉书》中未云诸邑公主阳石公主的生母,也未出现石邑公主此人,同时代史籍中可确定的卫皇后女儿只有卫长公主一人。唐初颜师古注释《汉书》云诸邑公主、阳石公主为卫氏另外两女,而唐玄宗时期司马贞在《史记索隐》注释云卫氏另外两女为诸邑公主和石邑公主。 二人同处唐朝注释彼此矛盾,皆为孤证,或有一人错注或二人皆错。阳石公主诸邑公主石邑公主的出生年份皆不详,因此无法得知她们与卫长公主的排行。但几位公主里唯独卫长公主拥有“长公主”身份,一般认为她是卫子夫长女。

而鄂邑公主在汉昭帝朝,因为是汉昭帝唯一在世的姐姐而受封长公主,养育汉昭帝;又因鄂邑公主年长于燕王刘旦,年纪远大于汉昭帝被记载为“长姊”;且鄂邑公主在武帝朝身份一直为“公主”,因此不能确定鄂邑公主为汉武帝长女。 [5-7]

通过《史记 外戚世家》中对卫子夫【上怜之,复幸,遂有身,尊宠日隆】的记载,一般推断卫长公主为汉武帝长女、也为汉武帝第一个孩子。

卫长公主的出生打破了汉武帝不能生育的谣言。刘彻自七岁起做太子九年、即位二年一直无子,武帝舅父甚至在建元二年淮南王刘安来朝后与其言【“方今上无太子,大王亲高皇帝孙,行仁义,天下莫不闻。即宫车一日晏驾,非大王当谁立者!”】淮南王听闻大喜,厚赠田金银钱财物品,暗中结交宾客,安抚百姓,谋划叛逆之事 [8] 。虽然并无史料表明此时汉武帝无有女儿,但若武帝即位初便生育公主,即便此时皇帝无子,淮南王也无可质疑皇帝的生育能力。而其时汉武帝未满十八岁,何来晏驾之说,武帝无子则国无本,滋生他人谋逆的野心。田言武帝晏驾是假,淮南王谋逆是真。但卫子夫的怀孕证明汉武帝并非不能生育,或许这是卫子夫怀孕后“尊宠日隆”的原因。也不难得知卫长公主出生后,汉武帝为何对长女尤为宠爱。

西汉时,皇帝的女儿(帝女)称公主,姐妹称长公主,姑姑称大长公主。比如汉昭帝朝鄂邑公主因抚养昭帝而以帝姊身份封为鄂邑长公主

卫长公主在武帝朝以帝女身份越级称长公主,其待遇远超她的其他妹妹,引起后世史家注解的不解。如注“此帝女也,而云长公主,未详。

其实在两汉,地位特别崇高受到尊崇的公主可以帝女之身而封长公主,并非只有皇帝姐妹可以封长公主。卫长公主作为武帝朝唯一一位为长公主的帝女,可见她的受宠。

西汉对皇子、公主、皇孙、翁主等皆有以母姓称之的习惯。如窦太后馆陶公主又称窦太主;齐厉王刘次昌生母纪太后之女又称纪翁主;栗姬之子刘荣为太子时又称栗太子;卫皇后之子刘据又称卫太子;史良娣之子刘进又称史皇孙等。故卫长公主的封号相当特殊,不同于其他以汤沐邑地名丈夫(列侯)食邑地名为封号的公主,“卫”表明了其母为卫氏,而“长公主”则强调了其“长公主”的身份。

有人以卫长公主二嫁栾大时又号“当利公主”而非“当利长公主”,认为卫长公主的身份并非长公主,但只要通读《汉书》关于各公主身份的记录,便知即便对于长公主,亦有称其为“公主”之时,而非时刻称其为“XX长公主”。

汉文帝馆陶长公主为例,《汉书 外戚传》载【文帝立数月,公卿请立太子,而窦姬男最长,立为太子。窦姬为皇后,女为馆陶长公主。】而在《汉书 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则记为【孝文三年,侯午嗣,尚馆陶公主,四十八年薨。元光六年,侯季须嗣。十三年,元鼎元年,坐母公主卒未除服奸,兄弟争财,当死,自杀。】只称其为公主;同样地,在《汉书 东方朔传》中记载【初,帝姑馆陶公主号窦太主,堂邑侯陈午尚之董君绿帻,随主前,伏殿下。主乃赞:“馆陶公主胞人臣偃昧死再拜谒。”因叩头谢,上为之起朔曰:“偃以人臣私侍公主,其罪一也。败男女之化,而乱婚姻之礼,伤王制,其罪二也。”】也未称其为长公主大长公主,只以公主称之。

无独有偶,《汉书 薛宣朱博传》中关于汉宣帝女敬武长公主也有类似记载【初,宣复封为侯时,妻死,而敬武长公主寡居,上令宣尚焉。及宣免归故郡,公主留京师。】也称长公主为公主。

故可知,称卫长公主为“当利公主”并不意味着卫长公主的身份不是“长公主”,称“长公主”为“公主”是史家及当时人臣的一种习惯说法。“卫长公主”的称号已经明确其为“长公主”,其长公主身份毋庸置疑。

卫长公主第一次出嫁时,或因当时其姑母平阳公主尚在世,卫长公主并未以丈夫曹襄的食邑“平阳”为称号被称为“平阳公主”;公主自己的食邑未记名。再嫁栾大时,武帝将公主的食邑改名为当利,卫长公主又号“当利公主”。

《汉书 地理志上》载:东莱郡,高帝置。属青州。户十万三千二百九十二,口五十万二千六百九十三。县十七:掖,莽曰掖通。,有之罘山祠。居上山,声洋水所出。东北入海。平度,莽曰利卢。黄,有莱山松林莱君祠。莽曰意母。临朐,有海水祠。莽曰监朐。曲成,有参山万里沙祠。阳丘山,治水所出,南至沂入海。有盐官。牟平。莽曰望利。东牟,有铁官、盐官。莽曰弘德。<巾弦>,有百支莱王祠。有盐官。育犁,昌阳,有盐官。莽曰夙敬亭。不夜,有成山日祠。莽曰夙夜。当利,有盐官。莽曰东莱亭。卢乡,阳乐,侯国。莽曰延乐。阳石,莽曰识命。徐乡。 [9]

东莱郡地处富裕的齐国旧地 [10] ,有盐官。齐国是东方大国,也是富国。春秋时管仲在齐国广开盐田,鼓励农民晒盐,支持百姓大力发展煮海盐的事业,然后与中原各国交易,大获其利,齐国也因此走上富强的道路,这是齐国暴富的一个大宗。所以武帝给卫长公主一个盐邑作为汤沐邑,其意义不下于文帝赏铜山给。

古代的富商,最赚钱的职业一为开矿,一为贩盐。《汉书 食货志》里记载,南阳的宛氏,是靠冶铁起家的。卓文君的父亲卓王孙,也是靠盐、铁起家的,因为四川自贡自古多盐,只不过产的是岩盐。汉武帝任命掌管国家经济的大司农东郭咸阳,同样是资产累千金的大盐商出身,可见贩盐有多么暴利。卫长公主的封地在当利,有盐官,则这个地方产盐,肯定有富有的盐商,那么向他们征的赋税就其量来说是相当可观的,更何况国家对于盐业课以重税。且为了便于运输,盐产地必交通便达,从而具有明显的经济优势,成为富庶之地。

就卫长公主而言,除当利的正常税收外,因为盐是她的封地所产,商人是她食邑上的人,所以她对盐商仍有权抽税且是重税,这是天经地义的。以20世纪所知的历代公主的封地,封到盐邑的只有卫长公主一个人,可见她受宠程度和家产之丰厚。

关于现今网络上流传的“卫长公主和当时的一系列涉案人员中的主犯因为巫蛊而被汉武帝判了腰斩及卫长公主发疯”的传言,正史、野史都未有相关记载,是网友无根据编造的诋毁之词。

元鼎五年被腰斩的是卫长公主第二任丈夫栾大,与卫长公主无关。史书记载中卫长公主从未陷入征和二年的巫蛊事件,就是征和二年因巫蛊而“坐诛”的阳石公主诸邑公主也没有腰斩记载,何况未被牵连的卫长公主!

且巫蛊冤案乃后世史家定论,是江充及刘屈李广利等幕后欲夺太子位的人的阴谋:

【《汉书 蒯伍江息夫传》江充造蛊,太子杀。】

【《汉书 武五子传》武帝末,卫后宠衰,江充用事,充与太子及卫氏有隙,恐上晏驾后为太子所诛,会巫蛊事起,充因此为奸。】

正是因为刘据至死太子身份都未被武帝下诏废黜,武帝派宗正收走卫皇后玺绶却未令其迁宫、亦未遣有司下废后诏书,尽管刘据自尽,他仍是太子和长子的大宗身份。卫太子不同于其他封王的皇子却未能即皇帝位,故此篇记录武帝皇子的传记名为《武五子传》而非《武五王传》,开篇更是把大宗身份的太子刘据置于汉昭帝之前。【《汉书 武五子传》孝武皇帝六男。卫皇后生戾太子,赵婕妤生孝昭帝】。

太子无辜、皇后被牵连、公孙敬声无辜是汉武帝晚年失妻丧子后的苦痛反省,“巫蛊主犯”一说何其荒谬!

【《汉书 车千秋传》会卫太子为江充所谮败,久之,千秋上急变讼太子冤,曰:“子弄父兵,罪当答;天子之子过误杀人,当何罢哉!臣尝梦见一白头翁教臣言。”是时,上颇知太子惶恐无他意,乃大感寤,召见千秋。至前,千秋长八尺余,体貌甚丽,武帝见而说之,谓曰:“父子之间,人所难言也,公独明其不然。此高庙神灵使公教我,公当遂为吾辅佐。”立拜千秋为大鸿胪。数月,遂代刘屈为丞相,封富民侯。千秋无他材能术学,又无伐阅功劳,特以一言寤意,旬月取宰相封侯,世未尝有也。】

【《汉书 车千秋传》劝上施恩惠,缓刑罚,玩听音乐,养志和神,为天下自虞乐。上报曰:‘朕之不德,自左丞相与贰师阴谋逆乱,巫蛊之祸流及士大夫。朕日一食者累月,乃何乐之听?痛士大夫常在心,既事不咎。虽然,巫蛊始发,诏丞相、御史督二千石求捕,廷尉治,未闻九卿廷尉有所。曩者,江充先治甘泉宫人,转至未央椒房,以及敬声之畴、李禹之属谋人匈奴,有司无所发,令丞相亲掘兰台蛊验,所明知也。至今余巫颇脱不止,阴贼侵身,远近为蛊,朕愧之甚,何寿之有?敬不举君之觞!谨谢丞相、二千石各就馆。书曰:‘毋偏毋党,王道荡荡。’毋有复言。”】

这场冤案除长平侯卫伉,并未牵连到卫氏族人,卫氏男子大概为了护佑太子刘据、史皇孙刘进和刚出生月余的曾孙刘病已而死伤殆尽,故被记载“卫氏悉灭”,但“灭”与“族”不同,卫氏并未灭族。后来宣帝时期卫青之孙得到赐钱五十万并复家:

【《汉书 外戚恩泽表》 元康四年,诏赐青孙钱五十万。复家。永始元年,青曾孙玄以长安公乘为侍郎。 元始四年,赐青玄孙赏爵关内侯。 】

真正诅咒皇帝被腰斩和灭族的是左丞相刘屈和贰师将军李广利,他们诅咒汉武帝,欲立李夫人之子昌邑王为太子,且在征和二年巫蛊之祸中有所图谋、曾诬陷太子刘据谋反 [11]

【《汉书 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广利曰:“愿君侯早请昌邑王为太子。如立为帝,君侯长何忧乎?”屈嫠许诺,昌邑王者,贰师将军女弟李夫人子也。贰师女为屈子妻,故共欲立焉。是时治巫蛊狱急,内者令郭穰告丞相夫人以丞相数有谴,使巫祠社,祝诅主上,有恶言。及与贰师共祷祠欲令昌邑王为帝。有司奏请案验,罪至大逆不道。有诏载屈厨车以徇,要斩东市,妻子枭首华阳街。贰师将军妻子亦收。贰师闻之,降匈奴宗族遂。】

其母卫子夫于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三月初三的上巳节被武帝“独说”(说通悦)而得幸入宫 [12] ,“欢甚”的少年天子赐平阳公主千金 [13] ,可史书中卫子夫这第一位在汉武朝出现“幸”之记载的女子在入宫一年多时间内“竟不复幸” [14] ,直到建元三年,武帝真正掌兵权发虎符出兵救东瓯 [15] 、建立期门 [16] ,卫子夫得到复幸而有孕,而后“尊宠日隆”、“大幸”、“有宠” [17] ,因此卫长公主的生年不会早于建元四年

卫长公主逝世时间不详,她并未陷入征和二年巫蛊之祸。但从当时江充刘屈等人欲置卫氏及太子刘据之外家(公孙贺家,平阳侯家)于死地来看,阳石公主诸邑公主都被坐诛,向来受宠的卫长公主当时若在世,必然首当其冲。史书无卫长公主陷入巫蛊的记载,只能说明卫长公主在征和二年之前已经去世

汉武帝茂陵东侧平阳公主墓旁,有两座并列排布,其间几乎没有间隙的的覆斗型大墓,完全符合西汉同茔不同穴的合葬制,疑为卫长公主与其夫曹襄合葬墓。

汉书卷十六 高惠高后文臣表第四》

(平阳侯)

【六世 元鼎二年,侯嗣。二十四年。征和二年,坐与中人奸,阑入宫掖门,入财赎,完为城旦户二万三千。

七世 元康四年,参玄孙之孙杜陵公乘喜,诏复家。

九世 元寿二年五月甲子,侯本始以参玄孙之玄孙杜陵公士绍封,千户,元始元年益满二千户。

十世 建武二年,侯宏嗣,以本始子举兵佐军,绍封。

十一世 侯旷嗣,今见。】

卫长公主与曹襄的儿子曹宗,在元鼎二年承嗣平阳侯位时,平阳侯位的户数已由初封时的一万六百三十户增至两万三千户。

《史记》中记载曹宗在征和二年巫蛊之祸中坐卫太子死,《汉书》记载曹宗的罪名为“与中人奸,阑入宫掖门”,而曹宗入财赎此死罪,被改处以完刑,为城旦。曹宗子女无遇害记载。

汉宣帝元康元年春,以杜东原上为初陵,更名杜县为杜陵。迁移丞相、 将军、列、 吏二千石、 资产在百万者到杜陵 [18] 。曹参玄孙之孙,即曹襄与卫长公主之孙曹喜并无官职,而三年后以杜陵公乘身份复家,故应属资产百万者。

汉哀帝元寿二年,曹本始绍封。平阳曹氏复侯,户数满千户。到汉平帝元始元年,平阳侯户数达两千户。

东汉汉光武帝建武二年,曹宏嗣侯位。

曹宏去世后,曹旷嗣侯位。到班固著《汉书》时,曹旷仍袭着平阳侯之爵。

东汉光武帝只袭封了西汉所有侯中的两个,一个是平阳曹氏,另外一个是富平张氏(张安世家族)。而富平张氏因娶汉宣帝女敬武公主,也与平阳曹氏也有血缘联系,二族同有卫氏血脉。卫长公主与曹襄的后嗣到东汉还享着侯位,可谓是风光的百年侯爵。

公乘之爵

在汉代的二十等爵中,从第一级公士到第八级公乘都是“民爵”,其身份都是老百姓。第五级大夫以上才有资格叫做贵族。。而第九级五大夫至第十八级大庶长则为“官爵”。第十九级关内侯、第二十级彻侯及诸侯王、王子侯以及一切贵族食邑者为“贵族爵”。而在“民爵”中,只有公乘是可以继承的,第一级公士到第七级公大夫都没有继承资格

汉代的爵位和宅邸的大小直接相关。由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 户律》有关民爵之田的记载:“公乘廿顷,公大夫九顷,公士一顷半顷,公卒、士伍、庶人各一顷”;有关民爵之宅的记载:“宅之大方卅步。公乘廿宅,公大夫九宅,公士一宅半宅,公卒、士伍、庶人各一宅”。

关于“公乘廿顷”,可以理解为:以一户百亩为租税计算单位,“田一顷”即取得一户五口之家的租税所有权。公乘的“食邑”数量在“二十顷”即二十户以上 [19]

关于“公乘廿宅”:西汉时一步6尺,一尺=0.23米,一步=1.38米,30步=41.4米,方三十步的宅之面积约为1713.96 平方米,相当于 2.6市亩 [19] 。而公乘20宅,折合52市亩

平阳曹氏因其六世万户侯的家底、平阳长公主和卫长公主两代长公主的丰厚遗产, 经历曹宗以巨额财产赎死罪失侯后,仍为买得起民爵中最高级----公乘的富家翁。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