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吕四

吕四

吕四是指江苏省启东吕四港镇,坐落于市西北角。现吕四港镇由原吕四港镇,天汾镇兆民镇合并而来。人口约 17万。吕四北临黄海,西与海门市接壤。正在开发中的吕四港,即位于此。吕四一名的由来,按当地传说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曾四次云游此地,当地居民为表纪念,命名为吕四。

吕四历史悠长,始于盛唐,嘉靖年间海潮泛滥冲毁吕四古城墙,大部分的吕四先民死于那次海啸,海啸过后朝廷从江南常州抽调 “彭毛朱周成袁成(一说杜,卢,顾,季,周,彭,毛)”,史称七姓移民。据史载,唐朝初年吕四原名白水荡,后周显德二年(公元955年)始设吕四场。故此地区已有千年行政历史。明嘉靖三十六年(公元1557年),为抵御倭寇侵犯骚扰,开始筑城名鹤城。此名如今仍在使用。

对于吕四的取名有着各种各样美丽的传说,最出名的是说八仙中的吕洞宾来过四次而得名。当然,这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无从考证。地名的由来,一般与地容地貌、传说、历史名人或历史事件等有关,如赤壁、神女峰、九姑娘山等。靠近山川的地方,地名的命名原则是:山的南边及江河的北岸称作为阳,意思为能见到阳光;反之,山的北边及江河的南岸称为阴。同时,也有人认为吕四地名的由来,应“吕四”处在一个突出的位置,同时又是一个特殊的位置。南边是长江,北边是黄海,并处在交会处,也就是说“吕四”处在长江口与黄海口的交会之处,即两“口”分合之处(长江口延伸线往南为东海)。在汉语中,两“口”分为“吕”,两“口”合为“四”,因此,取名为“吕四”。吕四在宋,元,明朝时代原属海门县,后因长江口北移海门县土地大部分坍塌,在元末明初海门县治就一直迁移,县治最后搬迁至通州金沙东南侧。嘉庆二十四年海门县只有吕四唯一的属地了,其余都是借地通州。海门县最后降为通州海门乡,后因容易和南部建立的海门厅混淆改为静海乡。至解放前吕四一直就属于通州辖地,解放后行政区划调整改属启东县。

吕四八鲜最有名的是:鲳鱼黄鱼带鱼对虾膏蟹、海蜇、泥螺文蛤

吕四港镇位于启东市境内。与市内其它乡镇不同,吕四(及天汾镇,茅家港镇)的语言及传统节日习俗与之保持着一些差异性。吕四现使用吕四话,即通东话。该语言属于吴语太湖片毗陵小片,与市境内其它乡镇的方言有明显差异。吕四港镇境内居民多能理解市内另一方言。

在年中,吕四(含天汾及部分兆民地区)居民会在农历七月十五日过中元节,即鬼节。而市内其它乡镇通常没有此习俗。这天,家家祭祀祖先,有些还要举行家宴,供奉时行礼如仪。酹酒三巡,表示祖先宴毕。春节时,贴对联,吃年夜饭,家人团聚。大年初一燃放爆竹,声音不绝于耳。吕四境内渔业产业较为兴盛发达。古时一度有“小扬州”之称,与此渔业文化颇为深厚。

“吕四话”指旧南通县(县治为今南通市城区)东部地区的方言,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方言,使用人口不超过50万人,且处于逐渐消亡的过程中。吕四话俗称“江北话”,又俗称“老土话”。“老土话”一词,其意为“老土的话”,而非“老的土话”。通东地区成陆较早,地势较高,人文历史较久,故称“老土”。“老土话”区域东西约百余华里,南北宽狭不等,约一、二十华里,今分属启东、海门、通州三市。根据八十年代调查,具体范围大致包括以下乡镇:启东县的秦潭、吕东、吕北、三甲、天汾、西宁、吕四、茅家港;海门县的东兴、刘浩、新余、包场、正余、余东、王浩、树勋、新建、四甲、国强;南通县的二甲、五甲、东灶、忠义、金余、余西、袁灶。通东方言内部略有差异,以吕四话为代表。所称吕四话也指的是通东话

吕四话,源于吴语,又与吴语不通,属于吴语太湖片毗陵小片,有自己的特色。吕四韵/金沙韵/南通韵,旧南通县东西部这三个点的韵母差异反映了语音演变的历史阶段,显示出通东方言和南通方言的亲近关系。中古咸、山二摄舒声韵在通东方言和南通方言里的演变分化基本相同,音值大致相近 ,通东方言和南通方言的关系较为密切。  南通方言音系见《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语音卷下)第19772000页,通东吕四方言音系见《吕四方言记略》、《吕四方言两字组连读变调》。

旧时由于行政隶属关系,通东地区在经济和文化生活方面跟南通的关系一向比较密切。南通话作为旧时南通县的优势方言,对通东话产生过很大影响,这种影响越往西越明显。虽然南通方言属江淮方言,通东方言属吴语太湖片毗陵小片,但这两种旧时同处一个县境内的方言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不论在语音或词汇方面,都能找到很多相似点或相同点。或者说,这两种毗连的边界方言,虽然在“帮滂*#、端透定、见溪群”是否三分对立上不同,但有很多共同点,关系似较密切。中古咸、山二摄在今吕四方言里的演变分化往往是调查研究方言的侧重点之一。

约六朝梁元帝时(公元552年),长江口出现的壶豆洲(又名胡逗洲)便有流人煮盐为业,这些流人大抵指流放犯人也有无业游民,主要来自江南常州(今常州、武进、宜兴、无锡、锡山、江阴一带),这些人基本上保留了吴越文化的特性。隋时胡逗洲属海陵,唐玄宗时因军事上的需要,狼山成为浙江西道节度使管辖下的一个军事据点,胡逗洲成了浙江西道常州的辖地。唐末军阀割据,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姚氏家族三代(姚存制、姚廷、姚彦洪)统治胡逗洲(其时称静海)、东布州达半个世纪之久,其军队和家属有万人之多,多为吴兴人,其时南方文化占了统治地位。后周显德三年(公元956年),周师克淮南,取南唐长江以北地区,升静海都镇为静海军,属扬州,不久改为通州,设静海、海门二县,由于静海岛与大陆涨接并改属海陵郡管辖,静海人与如皋等地的居民交往日渐频繁,同时又有大量的海陵人来往于两地之间或定居。至元初,北方又有犯人流放到通州,南方文化的影响似乎逐渐减弱。但元末张士诚起兵江南,明永乐初燕兵之乱,使大批江南居民移居如皋。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时期,不少江南商贾和手工业者纷纷来如皋安家落户。如皋在1724年便是通州的一个下辖县了。

由东布洲形成的海门岛,当初亦为流放犯人之地,流人亦来自常州一带,由于隔了130多年才与静海县涨接而造成的文化隔离,使海门人始终保持了吴文化的特色。至明初,一部分拥戴过张士诚的江南士民,被惩罚性地强迫迁移到吕四港一带,他们于常熟白茆港集结,渡江来到吕四,这就是民间所说的“白茆抽丁”。他们同样保留了江南文化的风土人情,南方文化的影响几乎一直延续着。

吕四话权威人士:卢今元,男,1930年生,江苏启东吕四人,中学高级教师,中国方言学会会员,语言学副教授。1960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今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担任南通师范专科学校(今南通大学)、南通教育行政干部学校教师;1974年援藏工作两年,任西藏民族学院和八一中学教师;1976年后任启东市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吕四中学校长。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卢今元开始从事吕四方言、启东方言、南通方言的研究。1991年退休。

卢今元教授著有《吕四方言里的[m]韵》,《吕四方言记略》,《吕四方言两字组连续变调》,《启东方言志》,《南通方言音系基本词汇》等。凝聚我国方言专家卢今元20多年研究成果的《吕四方言研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的出版,不但使吕四方言的研究走向系统化、理论化,而且填补我国吕四方言研究的空白。全书46.7万字。

江苏省启东市吕四海洋经济开发区位于千年古镇吕四,地处长江入海口北侧,紧依黄海,因著名的吕四渔港而闻名中外,总规划面积43.43平方公里,其中陆上面积30平方公里。园区紧靠国家四大渔场之一的吕四渔场,拥有国家六大中心渔港之一的吕四国家中心渔港。区内吕四港为国家类一类开发口岸 [1] ,是我国除宁波、大连、香港外又一个不可多得的天然深水良港,可建设10万吨级的深水泊位数十个。区内交通便捷,吕四港内连通吕运河,外接小苗泓深水行道,海上运输极为方便,吕四至日本神户、韩国釜山距离约420海里。陆上交通也十分便捷,苏211线穿境而过,与苏335线接壤,距宁启高速20公里,距南通机场50公里。吕四至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路程约105公里,至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路程约120公里,至上海浦东外高桥港区路程约78公里,至上海市区约90公里。

海洋经济开发区内产业基础雄厚,依靠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优势,全力打造闻名国内外的海洋经济发展基地,具有较强的生产能力和较高的资本运作水平。现有水产品养殖、加工企业100多家,冷藏加工企业50多家,电动工具整机及配件生产企业50多家,同时,纺织、机械电子企业已初具规模。在提升现有的五金机械、水产品加工、水产养殖等传统特色产业的基础上,吕四海洋经济开发区将突出打造临港工业新城这一功能定位,重点发展电力能源、石油化工、金属冶炼等临港重化工业和大型港口物流。2005年,投资高达250亿元的大唐吕四港电厂落户吕四海洋经济开发区,标志着吕四港开发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一批临港石化、能源工业项目快速发展。预计至“十一五”末,吕四海洋经济开发区完成工业产值300亿元。

2009年全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8亿元,完成财政收入3.83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8480元。吕四港镇已连续多年被评为江苏省苏中农村综合实力百强镇,并跨入中国重点中心镇、江苏省首批示范型小城镇行列,是中国小城镇建设示范镇和国家级历史名镇。

2010年,吕四港镇入选全省20个强镇扩权试点镇,根据省确定的目标,吕四港镇将通过两年左右努力,发展成为人口集聚、产业集群、结构合理、体制创新、环境友好、社会和谐的现代新型小城市。

2011年,全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8.1亿元,经济总量位列苏南沿海乡镇之首。全镇海洋捕捞产量占全省三分之一,电动工具制造业在全国三分天下有其一。今年被南通市列为重点开发的沿海前沿八大城镇之一。

沿海开发,港口建设是龙头。总投资45亿元、被誉为港口开发核心工程的挖入式港池已在一片茫茫滩涂上落子布局。而另一个重大工程吕四渔港经济区外拓工程吹沙则已经提前完工,该工程用海面积约10000亩。建成后将成为国家首批特大型中心渔港,并具有便捷的水产品交易设施、电子商务系统、合理的水产品综合加工布局和完善的物流服务体系。新疆广汇的53亿元巨额投入,吸引投资高达150亿的中国化学新材料启东产业园的落户,招引华峰百亿元项目入驻,一批重特大项目陆续签约落户,港口开发取得了重大进展。也就在这一系列进程中,吕四港区临时开放再度获批,2座5万吨级海运码头投入使用,滩涂匡围、通港大道、临海高等级公路等18个重大配套工程项目全面启动。

按照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定位、高质量建设的原则,目前区内投资环境日趋完善,水、电、路、气、通讯等全面实现了“八通一平”,区内拥有现代化标准厂房多幢,各项设备先进,管理科学;同时配套设施到位,星级酒家、商贸广场、医院、休闲娱乐等较为齐全,是客商理想的投资热土。

吕四港区位于我国经济最活跃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处于长江与沿海“T”型结构主轴线的结合部,南与上海仅一江相隔,背靠广阔的苏北平原。随着宁启铁路II期工程、扬启高速公路、沪崇启大通道等工程项目的建设,吕四港区的集疏运条件更加凸显,与上海、苏州、南通三大城市的距离均在1小时车程以内,是难得的具有江海联运特点的港口。

多少年来,吕四一直以渔港名扬天下。随着港口经济的快速崛起,吕四港开始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南京水科院对吕四港小庙洪航道进行了连续20年的研究,今年又和政府规划研究院一起对吕四深水海港开发进行规划研究。南京水科院陆培东博士的观点很鲜明:“我们现在所关注的吕四港并不是现有的吕四渔港,而是长三角北翼重要港口群。从吕四港所处的地理位置、自然条件及依托条件来看,吕四港具备了建设长三角北翼港口群的资源条件。”

研究表明,吕四海域小庙洪水道全长42公里,10米深线基本贯穿整个水道,最深点有23米,平均水深16米,适宜建设10万吨级海港码头。同时位于吕四海洋经济开发区东北侧的冷家沙海域直接濒临外海,水深条件非常优越,脱离了辐射沙洲滩漕变化的影响,岸滩稳定,水底含沙量小,动力条件单一,具有建设30万吨级深水码头基地的条件,是吕四海域乃至长三角地区非常难得的深水港资源。

▲1989年,南通市把吕四港开发列为重要议事日程,成立了“南通市开发吕四港办公室”,负责规划、协调开发吕四港的具体工作。同年10月,江苏省政府批准吕四港为二类口岸正式对外开放。

▲2006年5月,国务院将吕四港作为南通港扩大对外开放的港区,列入了国家“十一五”一类口岸开放计划。

▲2008年年初,启东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把申报临时开放口岸工作作为江海联动开发的重要内容来抓,积极与国家、省市相关部门沟通协调。

▲2009年5月11日,国家交通运输部正式批复,吕四港区获批成为临时开放口岸,吕四海运综合码头等4个码头获准临时对外开放。

▲2009年6月23日,启东召开吕四港一类开放口岸申报动员大会,计划在明年年底完成申报。目前,水域开放界定、联检大楼选址、可行性报告研究等各项工作进展顺利。向海重工、启亚船务等码头临时开放申报工作也在同步进行。

▲2009年9月,交通运输部规划设计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共同编制完成《吕四海洋经济开发区发展规划》。同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完成《启东市沿海发展战略规划》。

▲2014年8月10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吕四港口岸作为国家一类口岸对外开放。 [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