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吴兴八俊

吴兴八俊

宋末元初杰出的画家、书法家、诗人,钱选赵孟、王子中、牟应龙、肖子中、陈天逸、陈仲信、姚式并称“吴兴八俊”,钱选为“吴兴八俊”之首。

“不管六朝兴废事,一樽且向画图开。”宋末元初,特殊的时代环境使得大多数汉文人从仕途中退却,隐逸文化成为当时汉文人生活方式的主流。同时,老庄隐逸思想中“平”“淡”的审美特质影响了画家的诗画品格。元初画家钱选的花鸟绘画作品所蕴含的诗画意蕴,充分体现了这种影响。

《东山存稿》卷二中言及钱选作诗:“而钱公跌宕真率,格力优暇,无怨愤不平之意,要为不可及云。”以“淡”而归“真率”,绘画与诗文的统一格调,是钱选人格心理的真实写照。绘画主流由宫廷而转入民间的过程中,画家的自我意志得到了畅意与释放。宋末元初这一时期,钱选、赵孟、龚开、郑思肖等画家的作品中明显可见题画或题画诗的出现,实质是画家的文人意识与自我认知意识的一种抒发。

钱选传世可考的一些工笔花鸟画作品中常见其题诗,《秋瓜图》中道:“写向小窗醒醉目,东陵闲说故秦侯。”《梨花图》卷中题:“寂寞阑干泪满枝,洗妆犹带旧风姿。闭门夜雨空愁思,不似金波欲暗时。”从绘画题材看,画中的秋瓜、梨花等并非有太多奇巧之处,但画家入木三分的刻画赋与其丰富的情感内涵,再结合题画诗将意蕴内涵表现更为明确。“写向小窗醒醉目”是不谙世事的放纵,“东陵闲说故秦侯”却是满腔无奈的追忆与感喟,此秋瓜已非彼秋瓜也。而画中的梨花更已幻化为一风华绝代的美人,哀怨忧愁,褪尽铅华,悱恻百转却欲说还休。诗句是朴素平实的,而画中的对象在诗意中展开了延伸,从平常无奇的花鸟草木亦能体会出其情意所至。诗意中所表达的心绪在绘画的审美中与画家的情感相交融,画作意境由此而得以延伸。

如果说南宋精美工细的花鸟画小品中能看出画家对具体物象细腻的揣度与恭谨的表现,在钱选的花鸟画中,画家所赋予物象的情感则通过诗作不露痕迹地带出,“洗妆犹带旧风姿”,一个“洗”字将观者对一树梨花的清新冷韵形象地再现出来,伤感、追忆的情绪已在枝头花间弥漫,而作者的情感似乎是中性的、平淡的。画境与诗境的相通并非是简单直接的描述或说明,而是在另一个较高层次上意趣的通融。钱选位居“吴兴八俊”并非完全以其绘画,而是“以诗擅名”,画为文之极,深厚的文学修养必然影响到其对绘画的理解与表现。

清代陆心源所撰《仪顾堂集》《钱选传》中道:“尤善作折枝,其得意者赋诗其上。”钱选流传至今的画作上,无论有无题诗,皆有款识印章的出现。款识的出现与变化可能还有另外的原因,当绘画作品突破皇家欣赏的专属,在民间也广为流传时,作品的真伪问题就突显了出来。钱选在吴兴当地的画誉较高,时人以“吴兴三绝”分别指钱选的画、赵孟的字以及冯应科的笔。钱选作品在具备较高绘画造诣的同时,也有较强的课徒之资。其作品《来禽栀子图》现藏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图上绘有两株栀子花并未见禽鸟,一说可能是原图的残简,有一说“来禽栀子”本为花名。画中两株花枝势态怡然,摇曳生姿。花、叶穿插掩映有致,色调淡雅和谐。其画后隔水有赵孟跋:“来禽栀子,生意俱足。舜举丹青之妙于斯见之。其他琐者必其徒所为也。孟”足见,钱选的绘画在当时已为众多后学所追摹本。赵孟在钱选《八花图》卷后题跋:“右吴兴钱舜举所画八花真迹,虽风格似近体,而傅色姿媚殊不可得。尔来此公日酣于酒,手指颤掉,难复作此。而乡里后生多仿效之,有东家捧心之弊,则此卷诚可珍也。”山东省出土的钱选《白莲图》卷上也有作者的自跋:“余改号溪翁者,盖赝本甚多,因出新意,使作伪之人知所愧焉。钱选舜举。”显然,款识与画家身份的辨别在元初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至元中后期画家在画面题款已蔚然成风,同时对画家书法品质的要求也起到了推动的作用。

从作品来看,钱选书法明显承袭钟繇一路风格,含蓄内敛、平淡天真,法度严谨却又以拙胜巧。在钱选的绘画作品中,诗文、书法、绘画、款印相得益彰,书法的审美意蕴与题画诗意均呈现出某种同一的美学特质。再经由赵孟等人对“书画同源”观念的推动,发展为大多数文人画家所接受,奠定了后来整个文人画作样式上的基本面貌。明代沈颢在《画》中言:“元以前多不用款,款或隐之石隙,恐书不精,有伤画局。后来书绘并工,附丽成观。”显然,元初是书画款识的一个分界点,沈颢还从画面的结构关系上指出:“一幅中有天然候款处,失之则伤局。”

在花鸟画史研究中,论及钱选都认为其承南宋的画风。从画面效果来看,现藏于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牡丹图》卷是钱选花鸟画中风格较为接近南宋院体的一幅。也可能是由于牡丹本身繁茂明丽、雍容华贵的特质,拉近了作品与宫廷审美风格的关联。在钱选的画笔之下,花团锦簇,枝叶丰茂,写出牡丹的繁盛之妆容。明丽丰满的花头似乎随风摇曳,令人在体会到灼目芳华时却又顿生转瞬既逝的感喟。画面空疏有致,题款:“万卉何能继后尘,蜂喧蝶驻亦钟情。莫嫌开处春还暮,长向西都见太平。”七绝一首在画面左侧,画面形式上来看,题款与牡丹位置相距甚远,中有留白。显然作者在画面经营上是匠心独运的,以留白与牡丹花枝紧簇形成对比,增添了繁与简、荣与空之间的对比,从而增添了对牡丹内在审美意蕴的理解。题画诗所形成的纵向线条感疏朗有致,增添了画面的形式构成。从画面的整体来看,小楷的书写效果,朴实无华,独特一帜。同时,又能以诗意提升画意,作者在传承传统技法的同时,以自我的文化修养为作品的创新发展注入了新的因素。

与同时代的画家相比,钱选花鸟画作品的独特性体现出两方面的辩证联系:一方面是显性的,时人评价钱选之诗:“而钱公跌宕真率,格力优暇,无怨愤不平之意,要为不可及云。”此论形容其绘画含蓄凝练,以平淡为格。在传承古典绘画技法的同时,将传统宫廷绘画的审美范畴拓展到更富于文人气质的表现上。其绘画命意高古,造型赋色独具意趣,以题画诗延伸画意,并在形式上以题跋款识介入画面,形成诗文书画合一的画面风格,为后世文人画家所效仿。另一方面,也是更为本质的一方面,他始终坚持在绘画本体的层面进行创作,文学因素的影响始终建立在其对绘画本身的追求与坚持之上。即使在钱选晚期的代表作《白莲图》卷中,色彩的渲染简约到了极致,几乎近于白描,但用线造型无不流畅细腻,富于表现力,可谓“精工之极”的典范。在宋元相交之际,绘画向主观写意转变的时代潮流中,钱选始终坚持对客观物象的尊重,坚持“状物”之美的表现,将富于文人意味的审美理想内化于其作品之中,这使他与当时的主流绘画样式拉开了距离,从而树立了自我的价值,形成独特的自我风格。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