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帝丘(睢县帝丘乡)

帝丘(睢县帝丘乡)

帝丘乡位于睢县城东北25华里睢、宁、民三县交界处,东邻宁陵县阳驿乡,西与董店乡相连,南与尤吉屯乡相接,北与民权县毗邻。该乡历史悠久,是帝喾的墓地,因帝喾墓在村西北隅丘于此,故而得名帝丘。 帝喾是上古时期“三皇五帝”中的第三位帝王,前承炎黄,后启尧舜,奠定华夏基根,是华夏民族的共同人文始祖。

地名又称 旧店(音)在商丘市睢县东北部

夏朝时因后羿带兵进逼,帝喾曾逃经今睢县的帝丘(帝丘原因帝喾之墓葬于此而得名)暂时把帝喾埋在帝丘,因帝喾墓在村西北隅丘于此,故而得名帝丘。

帝丘(濮阳)之名始于战国时期,因位于濮水(黄河与济水的支流,后因黄河泛滥淤没之阳而得名,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1986年,境内出土的石磨盘、石磨棒、三足陶等裴李岗文化典型器物证明,七、八千年前这里已有人类活动。1987年,在濮阳西水坡发掘出三组蚌砌龙、虎图墓葬。据测定,其年代距今6400年左右,蚌壳龙被考古界公认为“中华第一龙”。

专家据此遗址推断,6000年前濮阳地区已率先进入父系氏族社会,并成为中华民族龙文化的发源圣地。濮阳因此被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命名为“中华龙乡”。

帝丘乡位于睢县城东北25华里睢、宁、民三县交界处,东邻宁陵县阳驿乡,西与董店乡相连,南与尤吉屯乡相接,北与民权县毗邻。该乡历史悠久,是帝喾的墓地,因帝喾墓在村西北隅丘于此,故而得名帝丘。 帝喾是上古时期“三皇五帝”中的第三位帝王,前承炎黄,后启尧舜,奠定华夏基根,是华夏民族的共同人文始祖。

地名又称 旧店(音)在商丘市睢县东北部

夏朝时因后羿带兵进逼,帝喾曾逃经今睢县的帝丘(帝丘原因帝喾之墓葬于此而得名)暂时把帝喾埋在帝丘,因帝喾墓在村西北隅丘于此,故而得名帝丘。

帝丘原本是一个乡2005年由于相应国家号召和董店乡合并统称董店乡帝丘

1948年6月21日豫东战役第一阶段,开封被克,蒋介石急令以整编第5军和整编第83师组成的邱清泉兵团等部继续向开封攻击前进,以整编第72、第75师及新编第21旅组成的由第六绥靖区副司令区寿年指挥的第七兵团兵团由民权地区经睢县、杞县迂回开封。由于守备开封困难很大并且没太大价值,决心放弃开封,以华东野战军第1、第4、第 6纵队和中原野战军第11纵队组成突击集团,隐蔽集结于睢县、杞县、太康之间和民权地区,对区兵团实施南北夹击。另以5个纵队阻援:第3、第8纵队会同由上蔡地区北上的第10纵队和位于杞县的两广纵队,组成阻援集团,隔断邱、区兵团的联系,阻击邱兵团东援;中原野战军第9纵队进至郑州东南地区,阻击郑州东援之国民党军,并从侧后钳制邱兵团;冀鲁豫和豫皖苏军区以一部兵力,破袭陇海铁路徐州至民权段,直接配合作战。

6月26日晨,第3、第8纵队撤出开封,向通许县方向转移。邱清泉兵团占领开封后,以主力尾击第3、第8纵队;而区寿年兵团在进抵睢杞地区后,却踌躇不前,与邱兵团形成40公里的间隙。粟裕抓住这一战机,指挥突击集团于27日晚对区寿年兵团进行合围,并以一部楔入纵深,割裂其部署,至29日晨,将区寿年兵团的兵团部及整编第75师、新编第21旅分割包围于龙王店,将整编第72师包围于铁佛寺地区。阻援集团控制了杞县王集一线,隔绝邱、区兵团。29日晚,突击集团以一部兵力监视整编第72师,以主力攻占龙王店外围各村落,经两昼夜激战,于7月1日午后,歼灭新编第21旅及整编第75师第6旅。接着,对龙王店守军发起总攻。

从道理上讲,区寿年兵团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应该固守待援才对,所以邱清泉也一直大大咧咧地觉得时间还很够用。可谁知道,区寿年会在7月2号凌晨搞了一场别出心裁的“反向突击”(老区好久没有打仗了,不晓得共军的厉害),结果立马就被活捉了去,等邱清泉7月5号听说之后才知道情况不妙玩笑开大了。

当区寿年兵团的主力被围在龙王庙时,下辖的整编第72师也被华野围在铁佛寺。好在当时进攻重点是区寿年的兵团所在,因此整编第72师在这段时间一直负隅顽抗。 同时整编第75师的一部分残余部队也突围与整编第72师汇合,增加了进攻铁佛寺的难度。由于黄百韬兵团迅速靠近铁佛寺,华野不得不停攻铁佛寺的整编第72师,又给了其喘息之机,使之后来被解围后成为邱清泉兵团的主力之一。

被困在睢县包围圈里的是区寿年兵团,它的官方招牌是“第七兵团”,这本来是个只有两个整编师(整75师、整72师)的小兵团,规模与邱清泉整编第5军(整编第5师、整编第70师)或者胡琏兵团(整编第11师、整编第3师)差不多。豫东战役爆发前,国民党军事高层已经意识到战争的决战阶段即将到来,以往的小兵团编制已经不适合形势的需要,所以决定把属于杂牌性质的区寿年兵团兼并掉、重新组建一个由四个整编师合成的大兵团这对于掌管兵权的将军们来说当然是个扩充实力的大好机会,可是,由谁出掌未来的“第七兵团”呢?杜聿明提出的人选是邱清泉、而陈诚则推荐胡琏,搞得蒋总裁很是拿不定主意。就在这时,正等着被兼并的区寿年兵团却被解放军给包围了,于是邱将军连忙从北边赶来救援、胡将军赶紧从南边跑来解围,大有点谁先拣到区兵团就归谁指挥的意思。

解放军早就料到这两路人马有可能跑来凑热闹,于是华野部队在杞县挡住了邱清泉、中野部队在淮阳顶住了胡琏,两路援兵连攻数日毫无进展,这就给了黄百韬一个机会。

抗战时期,顾祝同担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黄百韬是他的参谋长,现在正以陆军总司令的身份主管徐州战区,当然愿意找个机会照顾照顾自己的亲信部下。本来,黄百韬已经内定为“第一绥靖区司令长官”,这个职务只有虚名没有兵、还不如整编第25师师长的位置更实惠一些,所以顾总司令赶紧想办法,提出让黄百韬也参加救援区兵团的竞争,蒋总统一高兴、居然就答应了,于是黄师长就兴冲冲地从山东兖州赶回来抢这把“第七兵团司令长官”的交椅。可这时候老黄的手里只有一个整编第25师,份量明显不如胡琏和邱清泉,于是乎,顾总司令就配上了第三快速纵队和第二交警总队,凑足一个“黄兵团”,让他上阵大干一场。

黄百韬兵团当时的实力并不强整编第25师的兵力只有两个旅(148旅没有参加豫东战役),第三快速纵队也仅有两个团(一团和二团),而第二交警总队只不过相当于一个团,因此,所谓的“黄兵团”其实就和一个整编师差不多。以这样的兵力去迎战华野的几大主力纵队,当然只敢步步为营、处处谨慎小心。但出人意料的是,邱兵团和胡兵团被解放军阻击得很厉害,而黄兵团的行动却没有遇到象样的阻拦,黄百韬的部队几乎是兵不血刃地进入了战场,到7月1日傍晚, 108旅和整编第25师师部推进到帝邱店(帝邱乡),第二交警总队推进到陈岗村,而第40旅和第三快速纵队则推进到和楼村一线,前锋占领了田花园。

经开封、睢杞两阶段作战后,华野伤亡又大,又疲惫,已成强弩之末,应见好就收,但粟裕口张得太大,勉为其难,造成了虎头蛇尾。区寿年被俘后曾对与粟说:“你胃口太大,违反了兵家之道,接下来要失败。”粟不以为然。

整编第25师见华野蜂拥而上,镇定地退入帝丘店为中心的村庄内防守。同时第三快速纵队伞兵第一团由于期间遭华野偷袭,损失较大,司令张滋绪一面命伞一团撤回商丘,其余部队撤入帝丘店防御。华野不顾伤亡,日以继夜猛攻,希望一鼓作气吃掉整编第25师以及第三快速纵队。而位于马庄和陈岗第二交警总队在总队长张绩武的指挥下也继续死守。黄百韬兵团连日血战,形势危急。

黄百韬一面奋战,一面苦思破敌之策。曾国藩给他很大启发,即“凡善亦者,棋危劫急之时,一面自救,一面破敌,往往因病成妍,转败为功”。之前保密局少将朱庚扬希望“建功立业”,从宿县的国军装甲兵学校带着二十四辆坦克(冒充坦克的改装而成的大卡车),被黄百韬截下二十辆。于是黄百韬亲率两营部队,在四辆坦克掩护下,反守为攻,发动逆袭,创造了国军战史上兵团司令带队冲锋的唯一战例,他的参谋长死劝也未拦住他。

面对绝对优势共产党军队,他的部队伤亡重大,108旅团长李景春重伤倒地,黄本人也受伤,仍大呼口号,死战不退,部队受司令激励、鼓舞,拼死猛冲猛打,一举夺回田花园,刘楼等村庄,遏制了华野进攻势头,稳定了阵线。这一仗打得昏天黑地,双方都付出沉重代价。

由于区寿年兵团的被歼,使邱清泉赶紧把部队全放了出来,整编第5师在右、整编第70师在左、整编第83师在中间,呈品字型实施宽正面大迂回。粟裕先前还以为“邱兵团在我打击之下伤亡较大,攻击正面缩小。一看到这架势才发觉局势不对,立刻就下令撤退、不陪邱疯子玩了。因此邱清泉兵团绕到华野包围圈背后,绕到包围黄百韬兵团华野部队背后,出其不意地猛烈进攻,华野全线后撤,邱清泉乘胜追击,一直追到黄河边上,俘虏了几千名伤员,据粟裕向中央军委报告,被俘虏伤员几百人,但据战果统计,被俘3598人。

此时,负责南线阻击的中原野战军刘伯承邓小平汇报中央军委并粟裕,胡琏兵团(整编第11师、整编第3师共5万8千人)、吴绍周兵团(整编第85师、整编第10师、整编第28师共6万余人)已突破中原野战军防御阵地,7月5日已抵达周家口、商水一带,逼进豫东战场。在此情况下,粟裕决定主动撤退,华野各部队于7月6日最后一次佯攻黄百韬兵团后趁夜悄然撤出战斗。

豫东战役对国共内战华东战场态势造成了深远影响。

粟裕回忆豫东战役时说:“这次战役,是一次包括攻坚战和运动战在内的规模较大、持续时间较长的大兵团作战,也是我亲身经历的最复杂、最剧烈、最艰苦的战役之一”,“这是华东野战军主力转入外线作战后进行的第一个大歼灭战,也是解放战争开始以后的整整两年中华东野战军进行的第一次最大的歼灭战”。 并评价豫东战役的胜利,改变了中原和华东战场的战略态势。从此,在中原战场,国军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解放军发起战役性进攻的能力,并更加动摇了国军据守战略要点的信心。

原计划救援兖州的黄百韬兵团改援豫东,使国军在山东战场付出了沉重代价。在救援不至的情形下,华野山东兵团于7月12日攻破兖州,俘虏2.4万人,自此津浦路济南到徐州段所有城镇陷落共军之手,驻守济南的王耀武第二绥靖区被完全孤立,两个月后的济南战役中被华野全歼。

当时华野6纵副司令员皮定均后来回忆帝丘店战斗说:“此战我们仅杀伤敌军一个整师,但是我们“叁弟兄” (华野1、4、6纵)都残废了。”

由于解围有功,国防部颁给黄百韬青天白日勋章。但同样劳苦功高的邱清泉却被认为“行动迟缓,应另行议处”,未受褒奖,由此和黄百韬有隙。四个月后的淮海战役,黄百韬率第7兵团在碾庄被围,有传言负责救援的邱清泉兵团应付消极。

中华民国国防部在其《中原会战经过及检讨》中说,此次豫东会战,“共军表现特异的有三敢:敢集中主力作大规模之会战决战;敢攻我大据点;敢对战场要点作顽强固守,反复争夺。”

粟裕在济南战役前,汇报说受豫东战役影响,“西兵团七个纵队,自开封、睢杞两战役后,所补俘虏不够补偿伤亡,部队极不充实(每连只四至六个步枪班),尤其干部伤亡太大,至今无法补充,许多营连有政干无军干,有军干无政干,而营连排干部太新太弱(五月中补充之新兵已当副连长),班排干部俘虏成份不少,因此团级(老的多)与营以下脱节现象甚严重。团以下各级对个人前途悲观的倾向亦较普遍(因前方战斗剧烈,伤亡甚大,而见到后方环境安全舒适,革命又快要胜利,极想保存自己,以享受和平生活,但不知自己何日报销,故团以下干部保命思想较普遍)。”

此战后,毛泽东在接见前来汇报战况的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司令陈锐霆时说:“解放战争好象爬山,现在我们已经过了山的坳子,最吃力的爬坡阶段已经过去了。”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