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日本宫内厅

日本宫内厅

日本宫内厅是协助皇室的机关。它是一个神秘的政府机关,处理日本皇室成员的一切事务,无论大小,控制日本皇室成员与外界联系的渠道,紧握日本皇室历史的官方版本。

日本文武天皇大宝元年(701年)颁布大宝令官制,首次出现类似后来“宫内省”的组织。

在明治22年(1892年)颁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订定了“皇室典范”,确立了皇室自律原则。明治41年(1911年)基于皇室令施行宫内省官制,以宫内大臣为辅弼天皇、处理皇室一切事务的机关。

二次大战结束时,宫内省底下有大臣官房、侍从职、式部职、宗秩寮、诸陵寮、图书寮侍医寮、大膳寮、内藏寮、主马寮、总务局、警卫局等单位;周边另设有内大臣府、掌典职、皇后宫职、东宫职、皇太后宫职、帝室会计审查局、御歌所、帝室博物馆、正仓院管理署、帝室林野局、学习院·女子学习院、李王职等附属机构,以及地方机关的京都地方事务所。

二次大战后,宫内省的事务移交至其他政府机关管理,将机关的分离独立性限缩。昭和22年(1947年)5月3日,随着日本国宪法的施行,宫内省改制为宫内府,受辖于内阁总理大臣。伴随改制而来的是大规模裁员;二次大战结束当时,宫内省的职员超过6,200人;改制后的职员人数不到1,500人。宫内府中,宫内府长官之下设置宫内府次长,管辖长官官房、侍从职、皇太后宫职、东宫职、式部寮、图书寮内藏寮主殿寮与京都地方事务所。

昭和24年(1949年)6月1日施行总理府设置法,宫内府成为总理府的附属机构宫内厅,宫内厅长官之下设置宫内厅次长,管辖长官官房、侍从职、皇太后宫职、东宫职、式部职、书陵部、管理部与京都事务所

平成13年(2001年)1月6日起,配合中央政府机构改革,施行内阁府设置法,宫内厅受内阁府管辖。

宫内厅受辖于内阁总理大臣,除了与皇室有关的国家事务外,还有协助天皇接见外国使节与举行仪式相关事务;保管御玺、国玺也是宫内厅的职责。宫内厅长官、宫内厅次长之下设置内部部局地方机关

日本文仁亲王的妻子纪子正在医院待产,因为目前的日本皇室新一代没有男性继承人,许多日本民众都希望她生个男丁,以继承皇位。本来首相小泉全力支持修改法律,让女性继承人成为天皇,但一个新生命的来临令这一计划被迫搁置。

在保守的日本宫内厅看来,皇室成员的首要“工作”就是生孩子,以延续日本的君主制度。《时代》周刊近日发表文章,详细讲述了在天皇继承人问题上,宫内厅与日本皇室成员之间的矛盾。

8月16日黄昏,日本皇室一条长长的车队从文仁亲王在东京的官邸驶出,目的地是爱育医院。车队中有一辆最为突出,因为文仁亲王和他的妻子纪子王妃就坐在里面。

纪子当天穿了件灰色格子套装,优雅大方。她打开车窗,车的周围堵满了媒体记者。日本的记者称纪子为“微笑王妃”是一种训练出来的皇室微笑,这种难以捉摸的表情暗示她是何等深谙皇室成员的处世之道。

纪子当天入院,为第三个孩子的降生做准备,她的预产期是9月中旬,不过医院计划在9月6日给她进行剖腹产。从8月16日算起,这位准妈妈要在医院里呆上3个星期。纪子已经39岁了,而最重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极有可能是日本的未来君主,因此,她的医生有一切理由需要谨小慎微。

目前,日本皇室家族正面临着继承人的危机。日本法律规定,君主只能传位给男性。但是,明仁天皇的两个儿子46岁的德仁太子和40岁的文仁亲王到目前共生了三个女儿。在皇室添男丁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的情况下,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支持主动修改继承法,允许女性继承皇位。不过,在今年2月,纪子王妃意外怀孕的消息公布后,出现男性继承人的希望被重新点燃,于是,修改继承法的计划被迫搁置。

目前,外界关于纪子怀孕的细节知之甚少,当然,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孩子的性别。

纪子待产而住进的爱育医院是日本皇室的御用医院,当年,裕仁天皇为庆祝他的长儿(后来的明仁天皇)降生,特地捐款兴建。纪子的病房由日本宫内厅负责保安,戒备之森严就如同一个滴水不漏的巨罩。

天皇次子秋筱宫文仁亲王的妻子文仁亲王妃纪子在2006年9月6日得子悠仁亲王。

日本宫内厅是一个神秘的政府机关,处理皇室成员的一切事务,无论大小。他们小心翼翼,帮皇室修补门面,然而,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里有太多的混乱、太多的不确定。如果纪子生下来的是女儿,马上,是否应该让女性继承皇位的“口水仗”又会打响。昔日无所不能的日本宫内厅如今却沦落到要掺和进保卫权力的混战中。

日本宫内厅已今非昔比。在过去的60年里,它已缩编了不少:二战结束时,其雇员超过6000人;现在,只剩1100人。权力也小了:昔日,它作为独立的团体直接参与国家事务;现在,除了处理皇室成员的事务外,它只作为首相办公室的副手,参与非决策性的事务。昔日,它是日本最富有的机构,现在,每年它靠领取2.6亿美元的预算资金办事。在皇宫外工作的宫内厅雇员,绝大多数在总干事的领导下,干着司机、园丁、厨师活,又或者是个官僚。在皇宫内工作的宫内厅雇员,受总管家差遣,在宫廷里当侍从这些传统工作在家族中代代相传。

虽然宫内厅的规模小了,但它还是手握大权控制皇室成员与外界联系的渠道,紧握皇室历史的官方版本。“在没有获宫内厅通过之前,连首相都不能直接向天皇进言,”一名反对由女性继承皇位的自民党成员说。

据悉,宫内厅从不允许媒体不按经过审核的采访提纲向皇室成员提问,他们也毫不掩饰对媒体的厌恶。1990年,共同社一名摄影记者拍到纪子王妃给文仁亲王拨头发的一刻,这张记录下皇室成员温情一面的难得的照片被刊登出来后却引发了轩然大波,宫内厅责怪这名摄影记者行为不当,并试图阻止照片被进一步传播。多年来,类似皇宫里养了什么猫儿狗儿这样无伤大雅的新闻,宫内厅都拒绝向外透露。

除负责处理皇室成员日常生活和塑造他们的公众形象的任务外,宫内厅还负责阻止学者重新考察帝王的历史。宫内厅管理着896个墓穴,尽管遭到学者反对,它仍拒绝让考古科学家对墓穴进行全面的研究和挖掘。

宫内厅前部门主管山下真司说出了宫内厅严格保密的原因(当然,雇员只有到退休后才能公开地谈论宫内厅):宫内厅和大部分的政府机构不一样,它的首要任务就是“保证没有事情发生”。“自从二战以来,宫内厅将目标定为保持低调,”山下真司笑着说,“宫内厅被外界看来就像是个幽灵一样,但这不是事实。我们是正常人亲切、友善、和蔼。”

作为个体,或许是这样的,但作为一个团体,宫内厅被谴责是冷酷无情的干涉者。证据一:宫内厅对德仁太子的妻子太子妃雅子的“迫害”。雅子先后毕业于哈佛大学牛津大学,才华横溢,在1993年与德仁结婚前,她一度被视为日本外交界一位前途无量的明星。美丽、自信、懂多国语言,她似乎将要成为率领日本皇室进入一个现代的、活跃的新时代先锋。

但是,她连第一份传统的“工作”为日本皇室传宗接代都没有干好。结婚8年,雅子才生下女儿小公主爱子。至今,爱子是德仁夫妇唯一的孩子。

所有人向雅子投来批评的目光,宫内厅是其中重要一员,它给了雅子难以承受的压力爱子出生后,宫内厅暗示雅子不要停下生育的步伐,似乎是要逼迫她生出男性继承人才肯罢休。

2003年,雅子积怨成疾,患上抑郁症,不再出席任何官方活动(目前在逐渐康复中,但还未全面恢复履行皇室义务)。2004年,德仁皇太子忍无可忍,公开为妻子诉苦。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德仁说妻子已经彻底放弃自己,不想再尝试适应皇室的生活,“存在不让雅子发展事业的阻力。”德仁说。

德仁罕有的坦白心声令日本举国震惊,电视媒体连续数周重复播放德仁的讲话,评论员分析他的每一个细微动作和音调的变化眨眼、扬眉、某个手势,都变得意味深长。

宫内厅回应说,会多点留意皇太子的不悦。但是,德仁为妻子抱打不平所做的情感爆发无法让事情有根本的改变,德仁和雅子获得的只是公众对他们的同情。文仁亲王认为哥哥的言论“令人遗憾”。为了修复皇室成员与宫内厅的紧张关系,德仁最后还是道歉了,后悔自己“给天皇和皇后带来了麻烦”。

皇太子夫妇一直要面对生产的问题,虽然雅子已经42岁,但宫内厅仍对他们不依不饶。自从1999年雅子流产后,宫内厅就给雅子制定了严格的行程安排,期望她能够经受住多次生产而带来的痛苦。2003年,时任宫内厅总干事的汤浅俊夫(音译)道出其意图:“老实说,我希望他们多要个孩子。”直到今天,日本公众似乎还希望雅子再努力一把。在纪子入院待产之际,德仁和雅子带小公主爱子到荷兰旅行,这是小公主第一次出国度假,日本部分媒体和公众却责怪他们只顾着玩乐,而忽视了他们的官方职责。

对于皇室成员,宫内厅无处不在。日本的皇子不可能像英国王储查尔斯那样有自己的兴趣和追求,他们甚至无法自己安排时间。“他们无法选择去哪里或者做什么,”一名知情者说,“他们不被允许表现出对某个慈善团体的偏爱。”这名知情者继续补充说,重要的是皇室成员不会有自己的主张,“他们不能说自己喜欢苹果,如果他们说了,天知道橘子栽培者会怎么说?”

日本皇室成员的人生经过了设计,他们住在俗世里,他们没有姓,没有个人财产和土地,没有护照,只有少数成员拥有法律权力。他们可以离婚吗?他们可以放弃皇位吗?他们可以提出诉讼吗?没有人真正知道。京都大学教授浅田彰说:“皇室成员不允许过正常人的生活,他们处境可悲,许多最基本的人权都被剥夺了。”

在日本,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仍大权在握,他们希望恢复天皇的威望。许多日本人认为,皇室体系是日本文化、历史的独特表现形式。日本的分析人士认为,日本不能没有天皇,日本的历史从天皇开始,天皇是每个日本人的根。

在德仁皇太子继承皇位后,他可能会放宽尺度,给予皇室成员更多的自由,他已经暗示希望改革。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他提及需要检讨皇室成员的官方职务,“为21世纪的皇室成员找到适合的形象”,同时,他还希望与日本民众更多地接触。

德仁在2004年与宫内厅的对抗虽然以失败告终,不过,他也从中吸取了经验,未来,他或许绕开宫内厅,直接与民众对话,赢得他们的支持。德仁曾经表示,父亲去世后,他将继承皇位,届时,他或许会大胆地撩开菊花门帘,公开讨论日本的君主制问题。

高贵华丽的外表下,宫内厅却有无数的禁忌。宫内厅是天皇的管家,这一角色定位,决定了它的保守性。尽管它恪尽职守,皇室成员对它却未必满意。用宫内厅前部门主管山下真司的话说,宫内厅“就像一个幽灵一样”,而在西方记者眼中,宫内厅是一个令人无法容忍的存在,它守旧、专横、僵硬、不近情理。

澳大利亚记者本希尔在书中披露:雅子几乎整天待在屋里,半夜两点到三点读经济类书籍、弹奏乐器。几乎没力气和人说话,通过从门缝里传字条和皇室工作人员沟通。

雅子曾是一个极富现代女性风貌的女外交官,与皇太子结婚时,人们曾寄希望她能给保守的日本皇室带来一股新风。然而十多年后,雅子成了一个深居幽宫的贤妻良母。这当然不能全怪宫内厅,宫内厅不过是在按照《皇室典范》履行自己的职责。其实,就在皇太子德仁(当时为浩宫)与太子妃雅子订婚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一个细节已经暗示了雅子日后的变化:雅子讲话的时间比皇太子长了28秒,在一旁拿着秒表算时间的皇室官员马上就提醒她,这是不允许的。

一位与宫内厅打过数年交道的杂志记者说:男尊女卑意识在皇族中根深蒂固,宫内厅制定的面向皇族女性的清规戒律特别多,比如皇族女性讲话时间不能超过男性,与男性要保持一定距离。就是走在皇宫内,也是有规矩的,正道不能走,只能走偏道。像纪子妃刚结婚不久在公众场合替丈夫理理头发,这也是不允许的。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