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查士丁尼一世

查士丁尼一世

查士丁尼一世(拉丁语:Justinianus I;希腊语:Ιουστινιαν;全名为弗拉维伯多禄塞巴提乌斯查士丁尼 Flavius Petrus Sabbatius Justinianus,约483年5月11日-565年11月14日),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皇帝(527年-565年),史称查士丁尼大帝(英语:Justinianus the Great)。

查士丁尼一世是古罗马时代末期最重要的一位统治者,也是一名野心家,在位期间多次发动对外战争,征服北非汪达尔王国、意大利东哥特王国,领土扩大。在东方,他与罗马的历史旧敌-波斯萨珊王朝也进行过多次战争。在他统治期间拜占庭帝国经过多年的浴血奋战,光复了许多曾经属于罗马帝国的土地,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和北非等重要的行省,使地中海再度成为罗马的内海,同时灭亡了许多日耳曼蛮族在西罗马废墟上建立的王国,结束了他们对于罗马的和平长期以来的威胁。他还下令纂成《查士丁尼法典》等四部法典(总称《民法大全》),为罗马法的重要典籍,对后世法律影响很大。

他的统治期一般被看作是历史上从古典时期转化为希腊化时代的东罗马帝国的重要过渡期,也被认为是最后一个属于真正罗马人的时代。在他去世后,尽管拜占庭马其顿王朝再度繁荣过一次,但再也没有能像他统治的时代一样成为让整个欧洲惧怕的真正意义上的帝国。查士丁尼也被称为“最后一位伟大的罗马皇帝”。 [1]

518年,禁卫军首领查斯丁一世(又译查士丁一世)即皇帝位,他作为侄子被指定为继位人。

527年被授予奥古斯都尊号,与叔父共同执政。同年8月,查士丁去世,他成为唯一的君主。

532年查士丁尼一世镇压尼卡起义,重建圣索菲亚大教堂。为缓东罗马天主教东正教)与一性派之间的矛盾,于553年主持了东罗马天主教和一性派主教的联合会议。为了征服周边国家,恢复对西罗马故土的统治,查士丁尼一世在东方与波斯萨珊王朝进行长期战争(527~532,540~561) 。他即位后,重用以贝利萨留为首的几员将领,使拜占庭战胜了波斯军队。

532年达成永久性的和平协定,波斯承认拜占庭对西亚地区的宗主权

533年起,查士丁尼一世集中兵力向西发动战争。

534年派贝利萨留灭汪达尔-阿兰王国,兼并北非,占领撒丁岛科西嘉岛。查士丁尼为统治被征服的领土,在迦太基设立阿非利加长官府和督军署。查士丁尼把被汪达尔人侵占的土地发还给当地居民和天主教会。为了庆祝国土的光复,君士坦丁堡贝利萨留举行盛大的凯旋仪式。

535年侵入东哥特王国,遭到猛烈抵抗。552年出兵干涉西哥特王国,占领西班牙东南部。554年最终灭东哥特王国。

541年波斯军队又从北方侵入拉齐卡地区。查士丁尼再次任命贝利萨留指挥东方战场,进行一系列反击。双方约在561年底媾和,签订为期50年的和约。

长期的对外战争消耗了国家的大量军事和经济实力,他的继承人最终也未能制止斯拉夫人保加尔人匈人残部和阿瓦尔人的不断入侵。

565年查士丁尼一世去世后不久,征服地区大都丧失。 [3-4]

查士丁尼于483年出生于色雷斯行省斯科普里的一个农民的家庭里。

他的叔父查士丁(450527)出身行伍,以作战有功升任禁卫军统领。查士丁一世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色雷斯农民,靠军队发迹,爬上东罗马君主宝座。查士丁一世对自幼跟随着自己的侄儿查士丁尼寄予了厚望,让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从518年后,查士丁尼就协助叔父掌理政务,担任帝国行政指导

于518年,查士丁被拥立为拜占廷皇帝,是为查士丁一世。查士丁尼以养子身份协助查士丁一世制订国内外的重要政策,并获得“恺撒”和“奥古斯都”的封号。

527年8月,查士丁一世去世,查士丁尼成为拜占廷帝国皇帝。查士丁尼即位后,为自己确定了主要的政治目标:“收复”西部领土,恢复基督教的罗马帝国。他为此常常彻夜不眠,费尽心机,几乎到了发狂的地步,以致当时有人惊呼:“查士丁尼不是人,而是个丝毫不需要休息的恶鬼!”

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的人物中间,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皇后提娥多拉(又译狄奥多拉皇后)(约500548)。提娥多拉以前是君士坦丁堡剧院的一个伶人和名妓,被查士丁尼看中,于523年结为夫妇。查士丁尼执政后,提娥多拉成为很有权势的人物,对查士丁尼政事产生重大影响。

内政

查士丁尼首先采取措施巩固帝国的内部,他任命10人组成的委员会(以后又组成16人委员会),系统编纂罗马帝国的法律。全部编纂工作从528年开始,到534年告竣,历时6年。

法典包括两个综合部类,一类是由政府颁布的各种法令,称为成文法;另一类是著名法学家对法令的论述和阐释。委员会收集了自哈德良以来历代皇帝所颁布的法令,删除过时和相互矛盾的部分,于529年编成《查士丁尼法典》共10卷。533年编成《法学汇纂》,共50卷,收集了历代法学家的论文。同年又颁布《法理概要》,或称《法学家指南》,简要阐明法学原理,作为学习罗马法的教材。

在法典编纂工作完成以后,查士丁尼又陆续颁布了168条敕令。这些敕令,当时未被列入法典,到了565年也被编辑成集,称为《新法典》,作为查士丁尼法典的补充。查士丁尼时代汇集整理的全部罗马法律文献,统称《罗马民法汇编》。这是欧洲历史上第一部系统完全的法典。它确定了统一的无限私有制概念,提出了公法和私法的划分:“公法是有关罗马帝国政府的法律,私法是有关个人利益的法律。”私法基本上分人、物、对物权、对人权(即债、契约等)以及民事诉讼等五个部分,体现了私有制和商品交换本质的法律关系问题。

恩格斯称罗马法为“以私有制为基础的法律的最完备形式”,是“商品生产者社会的第一个世界性法律”。其所具有的意义大大超出了上古和中世纪社会的范围。从十二世纪起,西欧重新恢复对罗马法的研究,《罗马民法汇编》成为各国研究和制定法律的基础。其中的公法对后世无多大影响,而私法则对近代欧洲各资产阶级国家的立法起了重大的作用。
  查士丁尼编纂法典的目的,是为了巩固帝国的统治。法典中渗透君主专制的思想,极力歌颂君权,认为“没有任何东西再比皇帝陛下更高贵和更神圣”,“只有他(皇帝)一个人能夙兴夜寐,为人民的幸福着想”,皇帝的旨意具有法律的效力,,谁反对皇帝就要遭到法律的惩治。查士丁尼在法典中把君权同神权结合起来,第一个提出君权神授的思想,宣传皇帝直接得到“天惠”来统治人民,使君权神圣化。为了巩固奴隶主对奴隶和隶农的统治,阻止在帝国内部已经孕育的封建因素的发展,法典一再强调奴隶和隶农的依附地位,他们必须服从主人,“都应该服从自己的命运”,不得有任何反抗。由于拜占廷的奴隶制度正在发生变化,使用奴隶劳动已不再能获得厚利,《新法典》不得不规定允许释放奴隶,隶农则仍须固着在土地上,以保证大地主有充足劳动力。
  查士丁尼还利用基督教来作为其专制政体的支柱。他登台不久,即宣布自己是国教东正教的保护者,首要责任就是要根绝一切异端。他限令所有异教徒在三个月之内都得改奉正教,不许他们担任国家官职,没收他们的寺院并移交给正教徒,甚至把沉重的劳役和兵役加在他们头上。529年,查士丁尼将雅典的一所著名的哲学院作为异教团体加以封闭,将其中七位有名学者放逐到波斯。529530年,他又镇压了巴勒斯坦撒马利亚教派的反抗。但使他最感棘手的则是一性论教派,这个教派只承认基督具有有神性,反对官方教会的富有和腐化,要求神职人员放弃世俗的财富和享受。这种教义早在埃及、叙利亚等地传播,当地被压迫人民参加这个教派,利用这一宗教异端来反对帝国的统治。530年,帝国政府在叙利亚安提阿颁布命令,凡不承认迦克墩公会议的予以放逐。大规模的反抗运动迅速兴起。536年,皇后提娥多拉的亲信狄奥多西被派往亚历山大任大主教,这又激起了埃及人民的反抗。反抗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查士丁尼却深深感到继续对一性论教派采用高压手段会危及他的统治。他采纳了皇后提娥多拉的意见,力图与这一教派妥协,把被放逐的一性论教派的主教找回,并设法调和一性派教徒与帝国政府、官方教会的矛盾。这些努力未能消除一性论教派的反抗情绪。
  在查士丁尼统治时期,拜占廷在经济上还保持相对稳定,城市繁荣,工商业兴盛,但是城乡劳动人民所创造的大量财富,都被帝国政府耗费在维持庞大的官僚机构和人数众多的军队、对内镇压人民、对外发动战争等方面。帝国政治十分腐败,贪污、贿赂、卖官鬻爵成风。从朝廷到行省大小官员,无不滥用职权,对人民敲榨勒索。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查士丁尼曾经在行政上作过一些改革。譬如,简化行政机构,裁减官员,加强中央与地方联系等。另外还对一些拥有大地产并力图与中央政府分庭抗礼的元老院贵族进行了斗争,但未取得明显效果。查士丁尼本人在这一时期又大兴土木,在首都君士坦丁堡兴建了宏伟宫殿和堂皇的圣索非亚教堂。为了抵御外族入侵,查士丁尼还到处修筑桥梁,敷设道路,从多瑙河到阿尔明尼亚高山及幼发拉底斯河两岸,沿途建立了几百座要塞,构成防卫网。为完成这些规模巨大的工程所需大量资金和繁重劳动无疑落在劳动人民的头上。
  查士丁尼一世是一位“不眠的皇帝”,他亲自管理许多事情。他的法典是全新的,其作用一直延续到近代。他本人对城市和省份的管理也非常关心。但他也不得不经受一些打击,其中最主要的是尼卡暴动

外交

登位后,为了争夺高加索通往黑海的出口,以及参加对东方贸易竞争,他很快与萨珊波斯展开争夺战,但是长此下去,不利于为在意大利和北非恢复古罗马帝国而进行的战争。因此查士丁尼于532年不惜以赔款11,000磅黄金为代价,与波斯缔结了和约。对于巴尔干北部诸蛮族部落的进攻,也是以重金收买酋长的方式求得和平。这样,暂时稳定了东方和北方的边境。查士丁尼随即集中兵力向西,企图消灭建立在西罗马帝国旧址上的蛮族国家。533年,查士丁尼借口其同盟者希尔得西斯被废,派大将贝利撒留率军入侵北非汪达尔王国。他利用汪达尔贵族内讧以及当地部落与汪达尔上层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勾结旧奴隶主和教会势力,攻占王国首都迦太基,消灭汪达尔王国,在北非恢复帝国的行政机构。
  535年,查士丁尼制造了另一借口,即东哥特摄政王后爱玛拉森莎被杀害事件,命贝利撒留渡海进兵意大利,攻打东哥特王国。贝利撒留军队在西西里登陆,536年攻打罗马。查士丁尼下令在意大利恢复奴隶制制度和旧日罗马的地方行政机关,让过去的奴隶主重新上台。他们对奴隶和隶农反攻倒算,夺回土地,搜查隶农和奴隶。使那些已经获得自由的人全都陷入沦为奴隶的困境。帝国政府还在意大利竭力搜刮民财,滥征苛捐杂税,使得居民不禁怀念起蛮族统治时期的处境。
  查士丁尼在北非、意大利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当地人民的强烈反抗。他们纷纷支持汪达尔人和哥特人起来继续与拜占廷军队斗争。北非人民在斯多查的领导下举行起义,坚持十年(536546)。意大利的奴隶和隶农支持东哥特国王托提拉对抗侵略军。在一个时期内,托提拉军势极盛,收复了大部分土地。把贝利撒留逼到半岛的西南部。后来,查士丁尼派军队从意大利北部增援,才于555年消灭了东哥特王国
  查士丁尼在征服意大利的同时,利用西哥特王国内乱之机,领了西班牙的东南部。科西嘉、撒丁尼亚、巴利阿利群岛以及达尔马提亚等地,都先后并入拜占廷版图。至此,拜占廷帝国已囊括西罗马帝国除高卢不列颠外大部分旧有领土,比它原有的领土面积几乎扩大了一倍。
  但是,查士丁尼的功业未能持久。长期的对外战争削弱了帝国的军事和财政力量。自555年后,查士丁尼已无力发动新的战争,貌似强大的拜占廷帝国在同斯拉夫人、匈人以及波斯的战斗中败绩连连。被征服地区的人民的反抗斗争日益激化,一性论教派在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埃及等地仍然坚持斗争。面对这种形势,查士丁尼一筹莫展,只好以研究神学问题来“排遣”,最后在565年1月死去。他的继承人查士丁二世即位后曾经惊呼道:“我们的国库空虚,负债累累,达到极端贫困的境地,军队也趋于瓦解,以致国家遭到蛮族不断的侵袭与骚扰。”这就是查士丁尼留下的残破局面。查士丁尼死后。帝国在西方的领地相继丧失。568年,意大利被伦巴德人部分侵占。隔了10多年,拜占廷在西班牙的领地被西哥特人收复。查士丁尼恢复奴隶制罗马帝国的梦想终于破灭。 [5]

罗马帝国的专制君权在查士丁尼时期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他进行内政改革,赋以行省长官以军事和行政全权,这就大大加强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和盘剥。这样,元老院在政治生活中的 影响下降了。中央集权和专制君权在政治上保证了查士丁尼贯彻他的政治主张,实际也促成了他为实现本已过时的政治理想而一意孤行,以至最后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查士丁尼严格监察各省总督,并 一些行政改组,并且知人善任。他有宏大的建筑规划,重建城市,开辟输水管道,加固防御工事,建造孤儿院、旅店、大教堂等。同时,查士丁尼实行的是一种竭泽而渔的财政政策。为了适应大规模对外扩张的需要,他不惜委任酷吏,施行苛政,横征暴敛;为了增加收入,让国家掌握了获利颇丰的丝绸专卖权;此外,查士丁尼还增收附加的土地税。

476年亦即查士丁尼出生前的第七年,西罗马帝国在野蛮的日耳曼部落的猛烈攻击下做出让步,只是东罗马帝国未受到影响,它的首都在君士坦丁堡。查士丁尼决心收复西罗马帝国的失地和恢复罗马帝国。他在位期间的大部分精力都奉献给了这一目标。他在这方面获得了一定的成功,因为他从野蛮的日耳曼人的手中收复了意大利、北非和西班牙的上部分。

但是,查士丁尼在历史中的地位与其说是取决于他的上述成功,倒不如说是取决于他在编纂罗马法律中所起的作用。查士丁尼皇帝以集罗马法律之大成而著称于世,他所编纂的法典在他即位期间得到了实施。《查士丁尼法典》保留了罗马在法学上天才性的创造成果,后来成为欧洲许多国家制订法律的蓝本。也许没有哪一部法典对世界有这么持久的影响。

查士丁尼一世非常重视法律文献的整理和汇编。他说:“我过去是恺撒,我现在是查士丁尼,我因为受到上帝的意志而笔削诸于法律……在我和教会的步骤和谐之后,我蒙受上帝的感应,立即把我的全部精神,用在那件大工作上面。”528年他下令编纂法典,组成以法学家特里波尼安为首的法典编纂委员会(一个帝国法律制订委员会),该委员会收集从哈德良(117~138)以来历代罗马皇帝的诏令和元老院的决议,制订的法律草案于529年公布,意味着编成了共12卷的《查士丁尼法典》,经修订后于534年作为正式法律生效。这部“法典”是《民法大全》的第一部分。

随后法学家们又收集历代法学家的论著,533年辑成《法学汇纂》(又译《学说汇编》)共50卷;以及《法学阶梯》(又译《法理概要》、《法学总论》),简要阐明法学原理,作为讲授和学习罗马法的教材。这样就有了《民法大全》中的第二部分“罗马法典”或“法律类编”(是对杰出的罗马法律作者观点的概括,也具有权威性),以及第三部分“初级法汇编”(基本上是法学学生的教科书和学习手册)。

565年又把534年到查士丁尼一世逝世所颁布的法令,汇编成《新律》(又译《法令新编》)。虽然查士丁尼批准了这些法律,但是该部法书直到查士丁尼死后才发表。

这4部法典统称《查士丁尼民法大全》,对后世西方各国的法律有重大影响。由于查士丁尼忙于各种战争和履行行政职责,当然就不能亲自起草《民法大全》。实际上这部法书是根据查士丁尼的敕令,在大律师及法律专家团的监督下,由一些法律学者编订而成。与此同时,未收入这部法典的从前的一切敕令和法规都宣告废除。

查士丁尼得以被列入《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名人排行榜》之中,主要是因为《民法大全》所产生的重要意义。这部法书重新表述了罗马法律,具有权威性。它在不少世纪中在拜占庭帝国确实甚为重要。而在西方它大体上被遗忘了约五百年的时间。但是约在1100年又恢复了对罗马法律的研究,特别是在意大利的各个大学之中。在中世纪末期,《民法大全》(即《国法大全》)成为欧洲大陆确立法律体制的主要基础。据说这样的国家施行的罗马法体制与讲英语的国家施行的普通法体制形成了对照。没有哪个国家完全照搬《国法大全》,只是把其中的某些部分编入民法。它在欧洲的许多国家中是法律研究、训练和论说的基础。因为许多非欧洲国家最终都采用了罗马法中的某些部分,所以《国法大全》的影响是十分广泛的。

尽管如此,过高地估计《查士丁尼法典》的重要性也是错误的。除了《国法大全》外,民法的制订还受许多其他因素的重要影响。例如,合同法主要是来自商人的实践和商人法官的决议,而不是来自罗马法律。日耳曼法和教会法对民法也有影响。当然,现代欧洲的法律和法律体制都得到了广泛的修正。今天大多数实行民法的国家中的基本法和《查士丁尼法典》相对说来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6]

查士丁尼一世执政时期是拜占庭艺术的一个黄金时期,艺术领域的成就不胜枚举:许多教堂被建筑起来,镶嵌画处于鼎盛时期,雕塑艺术得以生存发展

建筑

君士坦丁大帝执政时期,他曾在皇宫里建过一个普通的小教堂。5世纪时,人们还对他进行过整修。但是,在“尼卡暴乱”中,这个小教堂遭到了严重破坏,查士丁尼一世决定予以重建。重建工程始于公元532年,由当时著名的建筑师特拉里斯的安提米乌斯(又译特拉勒斯的安提莫斯)和米利都的伊西多尔负责工程设计和指挥。工程仅用了五年时间即告完成。这座教堂就是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为了把这座教堂变成全帝国的精神信仰中心和拜占庭艺术最光辉的典范,查士丁尼一世使用了他所能支配的一切手段。此外,他还在君士坦丁堡兴建了圣塞尔吉乌斯和圣贝克教堂,在拉韦纳兴建了圣维塔莱教堂

拜占庭圣殿(皇宫)如今已难觅踪迹,我们只能借助文字记载略知一二。 [7]

镶嵌画

查士丁尼一世统治时期乃至于公元六世纪拜占庭是镶嵌画的鼎盛时期。金色和各种彩色的小石子问世后镶嵌画的技艺日臻成熟,色彩也更加丰富。描绘有查士丁尼一世与她的皇后狄奥多拉的镶嵌画在拉韦纳保存至今。 [7]

壁画

与镶嵌画相比,壁画经济而快捷,堪称民众的艺术。查士丁尼一世于553年光复了罗马城,拜占庭在文化和艺术方面对意大利产生影响,卡莫地拉的墓窖中的壁画“宝座上的圣母”就是这一时期(六世纪)的作品;埃及也是拜占庭帝国的一部分,那里的作品则有些粗陋和狂放。 [7]

雕塑

查士丁尼时期,雕塑艺术得到了延续。皇帝雕像、雕刻有花纹的石棺和石柱以及石制唱诗台仍在制造。根据普罗科匹厄斯的记载,他本人见过查士丁尼一世骑马的塑像和皇后狄奥多拉的半身像。 [7]

这一时期,执政官象牙板的生产接近了尾声,因为查士丁尼一世将执政官的职位撤销了。但是皇帝的双联象牙板却有作品传世。有一件名为“巴尔贝里尼浮雕”的作品,浮雕的中央刻着一个骑马的人物,据猜测可能为查士丁尼一世。这件皇帝的双联象牙板又一次为我们展示了当时颂扬和赞美胜利之王的社会风气:帝王之威已经广布四海,拟人化的地球被查士丁尼一世踩在脚下。在他的右前方,一个人正向他递交胜利女神的雕像。 [7]

其他

蚕种从中亚向欧洲传播发生在查士丁尼统治时期,一位波斯僧侣将蚕种藏于手杖之中带至罗马,中国的蚕桑丝绸技术就这样传到欧洲。 [8] 手抄本绘画(细密画)在六世纪有重要作品产生,完全反映了壁画的特点。现存最早的拜占庭圣像画同样来自六世纪。 [7]

早期对波斯

公元527年,查士丁尼一世即位,其随即任命名将贝利萨留为元帅,向夙敌波斯帝国宣战。公元528年波斯军大将扎基西斯率3万大军,于次年在尼亚比斯以压倒性兵力逼退贝利萨留,隔年双方军队在两河流域的达拉城再次会战(达拉之战),贝利萨留的军队少到可怜。但波斯军队犯了愚蠢的错误,他们背城列阵而且要命的是背的不是自己的城,于是多于对手数倍且装备精良的波斯军理所当然(或者匪夷所思)地惨败。随后波斯军一败再败,但还是于531年在卡利尼库斯战役阻挡了贝利萨留的前进步伐,两国终于532年签下停战协议。

征服汪达尔

随后,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再跟汪达尔开战,贝利萨留出征非洲,可怜的拜占庭远征军步骑兵总数连马都算上才两万出头。更要命的是其中还包括了大半粗鲁且毫无组织纪律性可言的蛮族雇佣兵。搭船出海取道伯罗奔尼撒、途经西西里一路磕磕碰碰,直到9月初才踏上非洲大地的贝利萨留不仅不知对手的实力如何,甚至连个详细点的地图都没有,幸好当地愿意当向导赚小费的人还算不少,贝利萨留终于在9月中旬在迦太基撞上汪达尔人的大军。人说强龙难压地头蛇,但贝利萨留却敢于在地头蛇门口大玩迷踪步,一番错综复杂的迂回使汪达尔人的军队失去了有利地形并分散做几部失去了衔接,惨遭和当年的波斯军同样的命运。外强中干的汪达尔人此后再也没组织起任何一次较像样的反击,终于534年3月投降,汪达尔王国灭亡。

查士丁尼的非洲战役使拜占庭帝国控制了非洲广大的畜牧基地。 强势的君主显然并不热衷于和平,查士丁尼很快又和波斯重开战端,接着哥特也成了他的眼中钉。

征服东哥特

在意大利对付东哥特人的战事比预先想象的要困难。拜占庭与东哥特人作战的原因是狄奥多利克之死和此后哥特人内部的继承人的斗争。狄奥多利克的女儿阿玛拉逊莎比较亲拜占庭,而狄奥多利克的侄子西奥达则打他自己的主意。阿玛拉逊莎年轻的儿子死后西奥达登上了王位。535年两人之间的不和演化为战争。拜占庭首先进攻达尔马希亚,但没有成功。贝利萨留则率军在西西里岛登陆,他很快就占领了那不勒斯。西奥达大败,维提格斯取代了西奥达。维提格斯比较成功地抵抗了贝利萨留,但536年贝利萨留占领罗马。维提格斯未能重新占领罗马。双方之间激烈的战斗对意大利带来了巨大的摧残。538年拜占庭军队占领米兰,但东哥特人经过残酷的战斗又把拜占庭人驱逐出了米兰。不停的战斗还带来了饥荒。

540年5月贝利萨留攻克拉文纳。东哥特贵族表示假如贝利萨留愿意接受西罗马帝国皇帝的位置的话他们就停止抵抗,贝利萨留表示同意。维提格斯被俘,542年他逝世。不清楚的是贝利萨留是不是假意同意领西罗马帝位的,但这很可能。虽然如此查士丁尼一世早就对贝利萨留持疑心了,这样就更加重了查士丁尼一世的疑心。

由于重税的压迫很快在意大利就有爆发了起义。542年托提拉在帕维亚被推举为新的哥特王。多迪拉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战略家,他使用宣传战和建立了一支舰队。544年贝利萨留再次获得意大利战场的指挥权,但由于查士丁尼一世对贝利萨留不信任,他只给了贝利萨留一支很小的军队。这场所谓的第二次哥特人战争从541年/542年一直持续到552年,它比第一次战争更残酷。546年底托提拉占领罗马,但他无法防守罗马。整个意大利陷入战火之中,双方都使用非常残暴的手段。549年贝利萨留受多项指控后被召回君士坦丁堡,他的竞争者纳尔西斯被指令为意大利指挥官。550年托提拉再次占领罗马,但又无法防守该城。这场战争完全摧毁了罗马富有的元老院贵族。到6世纪末这个阶层就完全从历史纪录中消失了。

552年6月初纳尔西斯再次占领拉韦纳,不久托提拉阵亡,这样哥特人就丧失了他们最好的军事家了。10月哥特人在维苏威火山再次战败。此后虽然还有一些哥特人的军队还顽强抵抗,但总地来说他们被战败了。意大利被严重摧残。查士丁尼一世死后不久伦巴第人入侵意大利占领了其大部分地区。

后期对波斯

532年查士丁尼一世与波斯国王库思老一世签署了一个被称为“永久和平”的停火协约。拜占庭向波斯支付了一次性的巨大的付款。这个(暂时的)和平为查士丁尼一世在西方重建帝国的计划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因为实际上与波斯的战争本身就已经过度地占用了拜占庭的资源了。 但540年这个和平就被打破了。按普罗科匹厄斯的说法科斯洛埃斯一世害怕罗马帝国重新壮大后就更有力量了,波斯会抵挡不住,此外东哥特人愿意与波斯同盟,以及波斯最大的后方敌人厌哒瓦解,使得波斯少了一个后顾之忧。这场战争的直接原因是双方对科尔喀斯地区的争夺。它一直延续到561年或562年,中间有一次不包括科尔喀斯地区的停火。拜占庭在这段时间里不得不在两个战场上同时作战:向东对波斯,在意大利对东哥特人,同时在巴尔干半岛上它受到阿瓦尔人和斯拉夫人的威胁。对拜占庭来说最大的败绩是波斯占领、劫掠和摧毁了叙利亚的安条克。科斯洛埃斯一世(又译库思老一世)抢劫了许多财富和俘虏了许多人。拜占庭的正式军队实际上相当小(据阿加塞阿斯的报道仅15万人),因此这个两面战争对拜占庭来说是非常危险的。560年波斯受到突厥人的威胁,因此愿意与拜占庭停火。查士丁尼一世得以保持科尔喀斯地区,最后一次维护了拜占庭的疆域,但他不得不向波斯每年进贡。

军事成就评价

查士丁尼一世统治下连续数十年战事不断,原罗马帝国的版图现已大多并入拜占庭,连年的征战使拜占庭帝国的版图空前扩大,查士丁尼大有恢复罗马雄风的架势。但征服的地盘疯狂扩张之余,拜占庭军队数量显然还远没庞大到足于控制如此之多的土地,因此那些名义上已被征服的区域实际上仍十分危险,而帝国的胜利实际是以广大被征服土地的衰弱来换取帝国的中心区域的繁华。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查士丁尼大帝是相当成功的,他一改以往军队以步兵阵推进为主的战术,建成了无与伦比的装甲骑兵团,这是拜占庭在对外扩张战争中的主要支柱。 [3] [5] [9]

查士丁尼一世482年/483年,出生。 [2]

527年8月1日,当任皇帝。

528年534年,下令编写《民法大全》。

529年/530年,撒玛利亚人在巴勒斯坦起义。

531年/532年,与波斯签署“永久的和平”。

532年,尼卡暴动,在君士坦丁堡开始与基督一性论对话。

533年/534年,攻占汪达王国。

535年540年,第一场与东哥特人的战争。

536年,对基督一性论迫害。

536年/537年,地中海沿岸多个月日光和月光被遮掩,原因不明,可能是因为火山爆发。结果是气候变化和农产品减收。

537年,圣索非亚大教堂大教堂完工。

539年/540年,保加利亚人入侵希腊,对希腊进行严重的抢劫。

540年,波斯入侵拜占庭,安提阿被毁。

540年562年,与波斯的战争。

541年/542年,鼠疫在整个帝国蔓延,此后饥荒。

541年552年,第二次对东哥特人的战争。

542年,废除了执政官这个从罗马共和国遗留下来的官职(可能出于费用的考虑)。

548年,提奥多拉逝世。

549年,一起针对查士丁尼一世的阴谋被捕获。

551年,希腊中部和地中海东部强烈地震。

552年,纳西斯击败东哥特人。

552年,西班牙西哥特人地域被拜占庭占领。

553年,君士坦丁堡宗教大会,对基督一性论的批判。

557年,君士坦丁堡强烈地震,圣索非亚大教堂的拱顶塌落。

558年,鼠疫再次在君士坦丁堡蔓延。

559年,贝利萨留在君士坦丁堡前战胜入侵的保加利亚人。

562年,又一次针对查士丁尼一世的阴谋被捕获,圣索非亚大教堂再次建成,与波斯的和平。

565年11月14日,逝世。

568年,意大利大部分地区被隆巴第人占据。

无疑,查士丁尼一世与戴克里先君士坦丁大帝一样是罗马帝国晚期最重要的皇帝之一。作为一个影响深远的、统治时期相当长的皇帝要对他做出一个概括性的总结是不容易的。

查士丁尼是世界影响最大的帝王之一,主要由这两点体现:他为拜占庭帝国打下了稳固的基础,这个帝国在历史的风吹雨打中延续了近千年之久,后来一度成为亚欧大陆西部文明世界的唯一火种。二是《罗马民法大全》,查士丁尼的法典在拜占庭帝国衰亡后一度失去其影响力,但在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推动下,查士丁尼的法典重新焕发出它的热力,成为超越时空限制的法律大全。近代欧洲各国的法律,除了英国自成体系之外,多深受罗马法的影响,并由此影响到亚非美等国家的法律。 [10]

从许多方面来说查士丁尼一世在欧洲历史上都是一个从古代转向中世纪的过渡性的、代表性的和重要的人物。查士丁尼一世开始当政的时候帝国的主要特征还是罗马式的,但当查士丁尼一世逝世时它已经非常拜占庭化了。他将古罗马的国民主权彻底消除了,皇帝成为了君权神授的国家主权。但同时皇帝依然需要国民和军队的支持和同意。在法学和神学上查士丁尼一世的贡献是对后来的发展有深刻影响的。在对外政策上他的重建帝国的政策建筑在非常不稳固的基础上,查士丁尼一世死后不久许多地区就又已经失落了。向东在查士丁尼一世生前帝国就已经在为其生存而战斗了。查士丁尼一世只有靠巨资才买来了那里疆域的完整。在文化上古代希腊、罗马的文化在查士丁尼一世统治期再次繁华。拜占庭的城市至少到鼠疫爆发也非常兴旺。在行政上查士丁尼一世基本上保持了罗马式的行政结构。

过去的历史研究将查士丁尼一世的统治时期看作希腊-罗马时代后期的一个黄金时代,现代的研究对这个定论提出疑议。对他的重建帝国的政策今天还有争论。查士丁尼一世漫长的战争将东罗马帝国的国库耗竭,用尽了东罗马帝国的资源。虽然如此,他统治结束的时候东罗马帝国无疑是地中海沿岸的强权,但这个强权地位的代价是非常高的。

不仅是查士丁尼一世的外交政策,他的内政也越来越受到批评。尤其查士丁尼一世生前当时的人对他的政策批评很重。尤其普罗科匹厄斯在他的《密史》中对查士丁尼一世提出了深刻的批评。今天的历史学家主要争论的地方是查士丁尼一世的政治与他的前任查斯丁一世的政策真的区别有多大,以及查士丁尼一世的政策是否主要是出于实际便利的考虑而临时制定的。查士丁尼一世重建帝国的计划是最后一次复活罗马帝国的梦想,但他不是一个和平君主。他统治期间人们的负担非常沉重,在宗教政治上他也非常不宽容,虽然如此他的不宽容政策并未达到统一帝国的目的。

他的统治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受到了人祸与天灾的考验。一系列的建筑计划和战争使赋税大为增加,引起了公众的强烈不满。532年发生了一起叛乱事件(尼卡暴动),险些使他失去了帝位。查士丁尼平息了那起叛乱之后,基本上是稳坐江山了。对查士丁尼一世统治影响最深的自然灾害是540年代鼠疫的流行。这次流行大大减少了拜占庭的居民数目,也使得国家的收入受到了影响。此后查士丁尼一世的政策较之前的政策不那么主动和灵活了。

尽管如此,直到最近查士丁尼一世仍被看作是古代晚期一个明君。他的精力非常充沛,积极努力致力于政治改革,其中包括一次反对政治贪污腐化的运动,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他鼓励发展贸易和手工业(例如丝绸业),制订了宏伟的公共建筑计划。在他的领导下,修建了许多堡垒,修道院和教堂(包括在君士坦丁堡的著名的“圣索菲亚教堂”)。他还使拜占庭帝国进入了全面的法制时代。

从神学方面来说查士丁尼一世的神学见解一应已经逐渐接近中世纪的神学见解了。有人指责查士丁尼一世对基督一性论不宽容的态度使得帝国内部分裂,但查士丁尼一世本人可能正是希望以宗教的统一来获得帝国内部的团结。此外还必须说明的是在古典时代晚期对于教条定义的问题普遍被看作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问题。

查士丁尼一世时期基督教社会上普遍存在着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这与鼠疫的流传和多次自然灾害的爆发有关,公元500年前基督教社会也有过世界末日的期望(主要因为周年的缘故),但这个期望是否一直延续到查士丁尼一世的时期影响了查士丁尼一世时期的社会气氛在学术界还有争论。

在东正教查士丁尼一世和他的妻子提奥多拉(虽然她更加倾向基督一性论)都被尊为圣人。查士丁尼一世的纪念日定位每年的11月14日。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