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梅际郇

梅际郇

梅际郇(18731934),字黍雨,四川巴县人,与兄际郁同中光绪癸巳科(1893)举人

早年历主各书院、学校,兼为史地经学、文学教师。1897年,任重庆历史上第一家爱国报纸《渝报》的副主笔。1903年他与杨庶堪等在重庆秘密组织了四川近代史上第一个革命小团体“公强会”,1906年“公强会”改组为同盟会重庆支部,他与杨庶堪、童宪章、朱之洪等党人致力于反清斗争。1908年,他担任重庆体育学堂第一任监督,1909年第一班毕业50余人,多数升入陆军学堂。辛亥革命前,他任夔府中学堂监督,宣传革命,联络党人。1911年11月22日宣布重庆独立并成立蜀军政府,梅际郇负责蜀军政府行政部,后任巴县民事厅长。1913年,他和杨庶堪当选为四川省参议会议员。“二次革命”讨袁军失败,他在教育界坚持反帝制斗争,任四川省立第一甲种商业学校校长达十年。1916年起,参加编辑《蜀中先烈备征录》,撰写了张培爵周国琛、廖树勋、吴楚、张树三等英烈小传,文情并茂,感人至深。1928年,重庆地方当局筹备创办重庆大学,他被邀担任筹备委员。1929年10月12日,重庆大学在菜园坝杨家花园开学,宣告重庆大学正式诞生。刘湘担任重庆大学校长后,对校务颇具热忱,并聘请著名教授梅际郇、文伯鲁、沈月书、沈起予等担任各课教学。1933年,即与朱之洪向楚文伯鲁等共同编纂《巴县志稿》,未就而疾作,卒年62岁。

梅际郇工诗文书法,精通古典文学。著有《巴语雅训》、《篆隶决嫌录》、《念石斋诗》等。

梅际郇(18731934),四川巴县人。字黍雨,号念石,念石翁,室名念石斋、小梅庵、木兰精舍,别署小梅庵主、木兰精舍主人。清光绪举人,官四品衔。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10月,宋育仁创办重庆历史上第一家爱国报纸《渝报》,潘清荫、梅际郇分别为正、付笔。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为了宣传民主思想,传递国内外信息,杨庶堪(沧白)与朱必谦等创办了《广益丛报》,转载《民报》文章,推动了重庆革命形势的发展。

1903年,杨庶堪、梅际郇联合一批进步青年,在重庆秘密组织了四川近代史上第一个革命小团体“公强会”,宣传新思想,倡言革命;为同盟会重庆支部的建立准备了条件。

1905年公强会推举杨庶堪朱之洪首应盟约,改组公强会为同盟会重庆支部。1908年,重庆士绅上书川督创办重庆体育学堂,为陆军学堂输送生员和培养中、初级学堂体育师资,第一任监督为梅际郇。学制1年半,课程分学科、术科、随意科。按学部规定,术科除队列操外,还有哑铃、瑞典体操、兵式体操等,随意科则有旅游、英文、拳勇、刺刀术等。学生入学年龄限定在26岁以下。1909年第一班毕业50余人,多数升入陆军学堂。

1909年,杨庶堪返渝任重庆府中学堂监督。时成都起义告失败,省城同盟会机关遭破坏党人群集重庆成为革命中心。杨庶堪、张培爵力肩重任,与众党人筹谋举事大计。当时重庆府中学堂有供学生军训用的九子快枪200支,同盟会支部将这一批枪械掌握利用。又由杨庶堪张培爵往重庆帮会头领况春发,说动参加革命,并得到杨庶堪的姻亲、重庆富商李湛阳的大力资助,为起义创造了条件。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各省纷纷响应。重庆同盟支部见起义时机成熟,加紧与各州县革命党人联络,公推杨庶堪、张培爵为起义领导人。在重庆革命党人的策动下,川东、川南的涪陵、合江等地先后举事。11月21日,各界代表到重庆总商会议重庆独立事宜。22日发动重庆起义,同盟会支部在朝天观召开大会,宣布重庆独立并通电全国。蜀军政府成立,张培爵夏之时为正、副都督,杨庶堪朱之洪为高等顾问。梅际郇负责蜀军政府行政部。

1913年,四川省第一届参议会选举,杨庶堪和梅际郇当选为议员。7月,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讨伐袁世凯。8月,四川讨袁世凯总司令部在渝成立,熊克武担任司令,杨庶堪任民政总长。后讨袁军失败,梅际郇仍在教育界坚持反帝制斗争。

1934年梅际郇去世,留下多首优美诗词传世。有1935年版《念石斋诗》五卷。他与向楚文伯鲁陶士并称巴县(重庆)文教界的四大金刚。 [1]

辛亥除夕感怀九首①

其一

南面居然百里侯,②重积皂世悠悠。③

元年一屠苏酒,④借尔真消万古愁。

其二

声紫色已穷途,⑤同起南阳始讼租。

我笑刘郎田舍相,作官妒到执金吾。

其三

牵衣趣鼎意何诚,假面公然动列卿。

欲倩弥天木皮子,九衢到处说歪生。

其四

豚佩鸡冠马上姿,⑥黄金难买少年时。

蟠龙阿杜新骄贵,谁赠金钗十二枝。

其五

五色霓旌万家,⑦晴云丽日拥高牙。

九宾廷实雍容甚,莫笑公孙井底蛙。

其六

被发缨冠大道扬,糇粮未裹矢斯张。⑧

不嫌蜀地花猪瘦,愿抉脂膏奉竹王。

其七

采药寻师二十年,偶随鸾鹤便升天。⑨

谁知上界足官府,尚忆猪都木客贤。

其八

为探奇胜至深山,荆棘牵衣石渐顽。

一问前程尚千里,贡金谁与铸神奸。

其九

春入枯淑气嘉,欣欣便自长杈桠。

东风吹白诗人鬓,且看尊前年景花。⑩(选自梅际郇《念石斋诗》卷四,1936年)

注释:

①组诗序号为编者标。

②古代君王登基之后便向南而坐,位置都是坐北朝南的,称为“南面称王”或“南面称帝”。

③重:即“重台”,指称奴婢的奴婢。皂:古代贱等人之称。重积皂:均指普通平民。

④(zhǎn):小杯子。屠苏酒:一种椒酒。有过年饮屠苏酒的风俗。

⑤声:非雅正的或淫邪的乐曲。,通“蛙”。紫色:古代人认为不是正色(朱是正色),比喻用假的冒充真的。

⑥豚佩:指以野猪獠牙为佩带饰物,以示勇武。

⑦五色霓旌:缀有五色羽毛的旗帜,为古代帝王仪仗之一。亦借指帝王。此处指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悬挂五色旗。

⑧糇粮:干粮,食粮。

⑨鸾鹤:鸾与鹤。相传为仙人所乘。此处借指神仙。

⑩原注云:“年景花略似秋海棠,立春前开。合川铜梁最多。”

次韵沧白见怀①

星海伏流漕渭川,浊情适异出山泉。

故人乌府辞官后,②问我龟泥曳尾年。③

却怪在金跃冶,几曾蕴璞玉生烟。

碧云千里心如结,二月独居花满。④

附录原作:

苦忆江州梅仲子,晚来花药慰林泉。⑤

不堪垂暮俱充隐,犹似当时两少年。⑥

亲故凋伤半人鬼,⑦乡园落莽烽烟。

劳君约话西窗雨,好为山中办一廛。⑧(选自梅际郇《念石斋诗》卷四,1936年)

注释:

①次韵:依次用所和诗中的韵作诗。也称步韵。世传次韵始于白居易、元稹,称“元和体”。

②乌府:本为御史府,此借指官府。《汉书朱博传》:“是时御史府吏舍百余区,井水皆竭;又其府中列柏树,常有野乌数千栖宿其上,晨去暮来,号曰‘朝夕乌’。”后因称御史府为“乌府”。

③龟泥:《庄子秋水》:“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指隐逸生活。

④(chán):里居房舍,市中存放货物的栈房。

⑤仲子:对兄弟中排行为第二者的尊称。花药:即芍药。林泉:指隐居之地。

⑥充隐:冒充隐士,此为谦虚的说法。

⑦原注:“时吴梅修卒已逾年,董颂、伯江、岳生均病,偏废。”

⑧西窗雨:唐李商隐《夜雨寄北》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一廛:古时一夫所居之地。后泛指一块土地、一处居宅。

重柬沧白申归隐之约①

乱朝方以官为饵,斯世真无隐可充。

诗述倦游殊隽异,晚成归计即酬庸。

龙蛇已度圣贤,②豺虎让人夷翦功。③

为报嘉陵春涨绿,聊胜京洛软尘红。

注释:

①柬:信件、名片、帖子等的泛称。

②:穷困,灾难。后作“厄”。旧时迷信,认为人有灾难,可以禳除逃过,谓之度厄。《太平广记》卷一引晋葛洪《神仙传老子》:“人生各有厄会,到其时,若易名字,以随元气之变,则可以延年度厄。”

③翦:斩断,除去。夷翦:杀戮。《隋书刑法志序》:“恣兴夷翦,取快情灵……此所谓匹夫私,非关国典。”

寿曾吉芝六十诗①

风流石室久消沉,城阙何曾有嗣音。

幸赖菁莪能锡我,②遂教桃李得成阴。

党庠里序皆千古,③寿考作人只一心。

盛事期君能久视,飞终集泮宫林。④(选自《重庆文史资料》第三十六辑,政协重庆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1991年)

注释:

①原无题目,编者拟加。曾吉芝(18721942):名纪瑞,重庆人。教育家,著名的书法家和诗人。

②莪:植物名。即莪蒿。

③党:古代一种地方基层组织。五家为邻,五邻为里,五百家为党。庠序:古代的地方学校。

④泮宫:西周诸侯所设大学,后泛指学宫。

传言玉女元夕泊罗碛

水月争流,水迅月遍能及。江山绵邈,似群龙倦息。银沙一片,着个善愁人立。满襟风露,隔江闻笛。

遥忆严城,正烧登作元夕。笙歌消酒,举杯和月吸。谁知云外,有客苦搜吟笔。一般胜赏,那分喧寂。

(原注:此词乃光绪甲午所作,其后四十年与周癸叔谈及倚声,余自言未尝为之。癸叔曰:“传言玉女非乎”。盖与癸叔同试春宫士中,曾以示之也,于是无可抵阑,遂追理而录存之。)

贺新凉题画,一美人把卷蕉荫

绿缛深苔院。画帘垂、凉蝉欲歇,午风吹软。碧唾鸳茸粘雁柱,一一雕阑抚遍。怪向午、纹纱犹暗。石浪蕉云同涨雨,是夜来绿蜡舒新卷。无俚甚,罢拈线。

年来未理伤春卷。记题红、西陵松翠,惹人心眼。机上回文尘久,不管芳襟凉怨。挂素壁、湘弦濡漫。曾奏双栖连理曲,说玉台要令神仙羡。灯上了,和他看。

三姝媚留别

楼山三尺小。见楼中词人,俊游归了。帘底桃花,总再逢争奈,去年人老。指点青衫,翻酒处、啼痕多少。验取相思,丝雨澄江,绮云回棹。

连夜灯明花笑。记锦字商疑,劫棋争道。好梦难凭,教蝶魂休更,梦中颠倒。背检衣篝,添一寸、伤春吟稿。却怕榴房新约,牵人又恼。

绮罗香游白帝城

古黛星悬,颓云斧落,尺寸都无平步。返壑龙驯,谁信大江倾注。怪瑶顶、片石孤撑,但危踞、瞰波东去。似枭雄、投老无聊,团蒲坐睡禅趣。

凌晨来访古堞,正蹑梯幽转,一樵刚遇。雪意横空,冷翠扑人眉宇。猜天半、神女妆鬟,在缥缈、碧云深处。静中对、无限山情,淡香溶俊语。

齐天乐

一生刘郎山灵稔,何缘此山难见。拒我尘容,崇君位业,苦把仙源遮断。兜罗密软。助诗思冥,古愁凄黯。浪说春妆,十重珠箔障娇面。

清都沦谪已怨。此中长不信,真有鸡犬。蜃沫缠缰,腥袭袂带,入春城为暖。囊那算要。自到人间,慰农焦旱。回首前尘,雨归懒。

(原注:叶云,叶河去梁山二十五里,县人言其地山水甚明秀。先君子教谕梁山,余岁岁往省,过此地不翅十数,皆遇雨或浓云密布,不见山色。)

前调咏蝉

碧阴深弄传繁响,炎凉又从今起。雾露青林,风尘绿鬓,尽有诗心堪寄。烦君警耳。伴仙仗龙媒,侍中貂珥。梦入宫槐,沸羹初涨国魂瘁。

书幌小雨,趁微阳便发,殊可人意。余韵潜移,高枝隐占,休问人间何世。宁为玉碎。问海上神方,委余香蜕。可惜粘竿,把牢人手里。

前调

羽林新奉驱除令,求栖一枝无路。细戛鲲弦,轻修翠须,晚傍凉阴庭户。流闻激楚。正飘坠宫梧,返魂齐女。抱叶孤高,费声难饱竟如许。

僚丸三累不坠,便长修羿彀,生亦何趣。热恼歌呼,烦襟鼓吹,曲罢谁相劳苦。绿槐高处。尚倡和雷同,自怜芳句。无限斜阳,噤寒期晚遇。

西江月别一体。借花间集于成子蕃太守

别泪半襟红雨,狂吟满案青山。几曾留意到花间。恰被流莺、说破晓春寒。

省竹归来多暇,摊书坐久无欢。乍闻锦字说团栾。欲向东风、借取倚云看。

前调子凡既步韵见和,更用原韵

蔬甲轻分极浦,蘅香绣错前山。遥青尚在有无间。莫是春光、拗不过春寒。

镜槛难留俊梦,鸾绡犹识浓欢。杨花如雪扑雕栾。不是因风、是要旅人看。

江城梅花引

别情绵似茧丝抽。醒时愁。枕凉衣薄,处处绸缪。水又潆回山又远,云断处,是家山,是温柔。

为报征人已归舟。花似球。月如钩。早收拾低帏昵枕,细数离忧。采绿终朝,倏忽便三秋。权忍受风饕雪虐,华灯下,听瓶声,泛乳瓯。

如梦令词社韵限艳字韵

唇绛半遮犀瓣。胸雪微愤珠袢。婀九花钗,扶上水沉雕辇。丰艳。丰艳。芳国牡丹独占。

衫子藕丝色淡。眉样远山妆淡。纤手玉无瑕,闲把画罗团扇。清艳。清艳。初放一枝兰箭。

随意髻鬟低挽。随意胭脂轻点。微笑梦中情,斜倚碧阑干畔。娇艳。娇艳。春雨海棠红泣。

行动芳兰飘散。谈笑和风皆满。眉翠自,馨逸着人成倦。香艳。香艳。晨雾藕花塘畔。

澄水碧瞳双剪。垂领翠鬟双片。无语对东风,憨绝镜中人面。明艳。明艳。林外小桃初绽。

清平乐

(谭直方之女公子名学武,字仲秦,性好武,以秦良玉自况,又善刻印。曾为余作小印,篆既纤丽,刻尤秀美,远非俗工所能及也。辛酉六月朔,直方以所作遗文章印谱见示,适余束装将归,援笔赋此。)

雕虫篆刻。削尽须眉色。不弄阿兄笔与墨。要先识刀光色。

懒学衡氏和南。聊将造化镌。肯信既经银子,世间尚有顽石。

黄金缕留雪印斋词会,闺情

燕子不来春又过。斗帐微风,人拥春愁卧。荏弱花枝经雨。梦魂依旧眉峰锁。

细尺裁量安未妥。绣样翻新,邛角添双朵。若道他心嫌这个。前番底事催人做。

伤春怨词会题海棠画扇

宝帐葳蕤扣。着雨十分春透。浅笑倚东风,潮上涡儿被酒。

谁把芳春嗅。静里甜香自有。旧燕趁春归,说为伤春更瘦。

百字令喜雨

谷呼崖舞,翠微里跳迸,明珠千斛。拗怒才休寻又起,一阵哀弹碎玉。水气,虚斋岌岌,一榜芦滩宿。疏灯自媚,夜凉人淡如菊。

火令贪吏张威,煎熬万宝,都教成萎衄。盲雨颠风虽暴抗,对治炎官翻速。热恼荡空,冰襟懔抱,好句思重续。小庭闲静,一萤开深竹。

法曲现仙音葬犬

越保稽山,唐臣突厥,摇尾仇庭无赦。忍饿嗟来贡,高色举、稍存几分人面。先十载梅庵里,真宜有斯犬。

可长叹。世无尧、也慵吠桀,遇投骨、皆能牙而战。愧汝住云中,傍丹炉、无药堪。敝盖凄凉,只聊酬、花国要。群奴师事,敢情阅微题扁。

(原注:小梅一小黄犬名曰骧子,实犬也,园人祝其壮硕而名之。性耿介,不近臭秽。主者樊媪传食,厉声呼叱,便走入空屋中,三日不出。樊为骇然,往抚慰谢过乃出就食。余养疴园中,投以饼屑,亦逡巡自远。园复有稚,大曰小狗。小狗最无赖,且滥恶不洁,于骧子之食无不夺也,因之瘠日甚。一夕,忽悲鸣而毙。既瘗诸花下,复作此悼之,并邀蜀雅堂主人同赋。)

暗香兰

孤花砚席。算国香入世,未尝虚掷。一佩湘累,早有清芬破南国。惟恨同心去远,苦追忆、秋灯谈屑。静中对、一剪疏风,芳意沁诗臆。

高洁。谁探撷。望危栈倚天,草满青壁。细香暗袭。似为芝房引齐客。休问欢场旧侣,曾苦谏、葳蕤轻摘。吉祥事、名与字,梦中记得。

疏影莲

方塘印月。过西施泾畔,晓凉清绝。数点青钱,曾记携尊,相邀水步横笛。薰风酿酿花房露,都沁入、六郎腮侧。羡鸥乡、更是温柔,梦里水云红湿。

谁涉空江浩渺,正欲采不采,荑手持接。莫听飘零,瓣瓣凌波,好护香钩尘迹。但教袖底余红在,便告到、莲心尤悦。喜嘉耦、宛转犀通,雪映玉盘秋色。

南乡子题画

梦雨蕴相思。小院阴阴绿藓滋。起拓窗纱寻雅课,胭脂。莲瓣庄书饮水词。

岩桂藤枝。飘撇凉云缱几丝。云外船来应得见,碧瓦红楼海霁时。

水龙吟寿周癸叔六十生日

世间庚甲推迁,几曾老却词人笔。当官赤紧,偏能管领,江山第一。(原注:君曾官阳朔知县。)螺髻冬青,龙眠晚翠,锦囊收拾。算天涯游倦,归来置酒,趁高会、作生日。

难得景风吹律,舞华筵、万花飞急。风流文彩,聪明福寿,一时翔集。善学仓山,一杯不举,加餐努力。(原注:群妓劝饮,君坚拒之而能尽饭一器。)便亦趋亦步,阿迟晚出,待君八十。

四字令以稚柏饷伯英

松形柏形。松针柏针。眼中突兀千寻。助蓉溪造林。

鲛皮蠹侵。龙鳞菌生。见兹天表亭亭。定高歌眼青。

台城路题陈碧秀扇

病怜衣上枯萤坐,偏生投寄轻扇。久历歌场,微敲舞拍,想像桃花人面。频婆风暖。应共把柔荑,岁华惊晚。玉润朱香,吹凉三十六松馆。

山中都废笔砚。茗烟萦鬓雪,依约成篆。雅谑墨猪,虚文画像,奇绝鹅龙求换。得君青盼。纵草草也成,美人花范。寄谢逋仙,倚风双笑展。

(原注:碧秀蜀伶,为青城石室所赏,曾为作岁华篇写寄伯英与余,请作诗题扇,伯英与余俱未暇为也。越三年碧秀至渝,仍以扇介罗铁子作此以应之,并答青城石室。)

天香

(原注:木兰精舍,每至宵分常有异香勃发,审其气息绝非花香,似水沉檀油烧自炉鼎者。近固无雅室,尤绝未有道场焚熏之事。眷属皆闻之。他人虽同时被肘,亦或不觉也。疑有胜因,拈此写况。)

秘阁螭熏,醮坛龙印,何人乍点黄熟。把卷吟,低倾鬟笑,敛细领闻根浓。触霜华纸,帐幽峭、诗肠为肃。微篆欲销漾,一丝好风来续。

玉皇案边抱牍。忆前身、袖云红拂。久鄙人间四和。(原注:兰梅、瑞香、水仙和香,号四和。)成尘俗。十载江湖寒涕,乍缩鼻如逢旧家物。怪汝春驹,也知恋逐。(原注:园中有大黑蝶,常以正午来栖止精舍书帷上,似避炎阳者盖二年矣。)

渡江云

骚人多潦倒,水穷溪尽,始见起云时。山中真富有,自绽绡囊,户外拾冰丝。无心出岫,却爱问、小草归期。倚云拂、国香名箭,出格弄春姿。

堪思。白衣幻狗,赤羽从龙,岂轩墀闲事。今老矣、一庭寒雨,絮帽谈诗。故人只有清风好,论泽物、还待佳儿。搜赋笔,兰陵儒雅吾师。

(原注:木兰精舍面南而筑。前临低地,以俾倪为虚,垣下有种芍药、茉莉之斜塍,塍外修竹环之。竹颇浓密,所谓硬黄中舁材者也。竹中常有云起,儿女辈不知为云,以为其下有灶。余凌晨据草堂饮酪,辄以云为之有无厚薄卜晴雨,暑中尤殷望之。每有触石肤寸之征,家人必走,告曰竹林中今日有云也。是亦山中故事,调以张之。)

春日杂感

不解亡明际,诸臣何肺肝。

国家已灰土,恩怨尚波澜。

党势根绳固,忠言口血寒。

刳心饰啼笑,何苦为高官。

周君小传①

周君国琛,字际平,巴(县,编者加)人。父邑诸生,雅有时誉。君幼魁桀,任气敢讼,为一乡豪。其人长身若直鳍,黎面炯目,威如也。弱冠学于日本专修体操,归任重庆体育教师者三年。重庆反正,君率民兵环朝天观迫巡道守,令短发归义。以功为蜀军政府守卫团团长。第五师成,改十九团团长。二年。讨袁军起,君以兵溯嘉陵江而上。不旬月,抵顺庆,拔之。熊杨之讨袁也,计兵两路取成都。一循刘备徇蜀故道,君任之;一遵陆向资简,龙灼三任之。君既下顺庆,力战荣隆间,复屡胜。南道诸军,自拔来归者数千人。当是时,赣宁已覆,海内诸散地义军,但倚蜀为为重,君号能军矣。九月,王陵基攻顺庆,君方与支队长范畏予以文书细故不相中,②兵无援应,复陷敌诈计,卒遇敌,不及备,遂弃顺庆跳归。一日夜三百里至合川,③无何黔军逼重庆。④五师溃,亡走。至忠,为县知事所获,死之。

梅生曰:“善哉,至公之论,顺庆之役也,谓范周果知兵,当直取遂宁。一以联络三台,为张尊声援;一以阻王陵基,使不得深入。时龙军以抵资内,分一旅袭安乐,则王腹背受敌,不降即成禽耳!且张治祥在阆中,顺庆无关形胜,置之可也。二子疏于兵略,徒逞小忿,终致挫,⑤以误大业。惜哉!君死三年,弟渊如从石青阳攻张邦本川北有功。所略地,即君当日用兵处也,是亦可以无憾矣!”(选自《蜀中先烈备征录》卷三,新记启渝公司代印,1923年)

注释:

周国琛:鹅岭公园内有辛亥革命十先烈纪念碑,共有张培爵张伯祥邹杰淡春谷、梁渡、席成元、张威、罗绳彦周国琛、程钟汉十先烈。他们都是在1912至1916年在重庆、四川、天津、上海等地发动的讨袁战争中被捕牺牲或病亡的。

②细故:细小而不值得计较的事。

③(chuò):远行。

④逼(bī):逼迫,威胁。

⑤(nǜ):亦作“衄”,挫折,挫伤,失败。挫衄:挫折,失败。

廖树勋传①

廖树勋,字子亚,洪雅人。清宣统三年九月廿八日,树勋以长寿独立。初,孙先生为中华同盟会章程,孰先举义师,即其地为军政府,以都督领军民事。八月十九日,武昌首义,黎元洪为都督,传檄遍海内。于是,军政府与都督,如芦萌麦喙刺平土,②樊然而四出,③既亦自恧其多且易,④则据孙先生章程,相与争孰先举义。甚且张文告,缪前其月日,以为吾固先他军政府若干日。盖人人乐暴得大名如此。蜀自赵尔农(应为丰,编者注)虐杀士民,民大怨所在。兵起,保路同志会号数十万人至逼会城,数里而军。然无敢据城隍建名字者,其灼然反清而为汉。在四川,惟长寿实先。树勋拳捷,少通轻侠。浪游至重庆,依大侠张树三为客。三介之入同盟会。武昌、夔关、重庆谋响应顾难。巡防军不敢发,则遣谢持就树勋,长寿图先举。盖树勋已为长寿学校体操教师数岁,遍识其桀猾少年。持至,即号召诸客建义旗,成师而出。先下涪,驱兵反逼重庆,时夏之时先以新军至,蜀军政府成立矣。署树勋长寿司令官,令下兵徇夔万。⑤十一月,树勋兵至梁山,巡防管带杨占元,闭门而守,使谓树勋:“吾已附义军,何为涉吾境?”树勋信之,迂道掠城过。至蓼叶河,或说树勋曰:“梁山据吾军后,占元虽言附义军。然其人故巡防,不可信。若畔而拒我,⑥我军不得归矣!”树勋大寤,⑦遽返辔,叩占元壁,近城劣半里,⑧伏兵发。树勋中颠,⑨所携兵十余名骇散。逾年,蜀军政府以兵问梁山杀树勋状。占元遁梁山。人归其尸,已丧元矣!又五月,熊克武至万县,捕得占元,诛之。民国元年葬树勋浮图关侧。

论曰:“贪夫徇名,徇名所以徼利。虽纤义微辞。靡不杖之,矧杖孙先生者乎?树勋冒百险于官权横盛之下,事幸成。据约自署都督,宜无责焉?乃旷然以其兵属人受约束,唯谨难矣。”树勋既死,其妾欲往复仇。夜治爆药,成庀箧中。⑩有二小生,窃发视之。遗药屑箧凹,箧骤合。盖牡轹药,药大发。二生几死,妾亦伤臂,士论并矜之。(选自《蜀中先烈备征录》卷二,新记启渝公司代印,1923年)

注释:

①廖树勋:1910年,同盟会员廖树勋在长寿县林庄高等小学任体育教习,组织学生操练军事,11月18日拂晓率四名学生军直奔衙门知县卧室,廖双手各举一枚自制炸弹大喊“缴枪不杀”,吓得门卫缴械,知县交印投降,长寿县成为四川最早独立的县之一,有力地支持了重庆起义。廖被推选为总司令。又率众东征梁平,被内奸出卖中弹身亡。长寿人民悲痛不已,召开了追悼大会。后来内奸被革命军抓获处决,祭奠烈士忠魂。

②萌:植物的芽。喙(huì):器物的尖端。

③樊然:纷乱貌。

④恧(nǜ):惭愧。

⑤徇(xùn):巡视,巡行。

⑥畔:通“叛”。背叛,叛变。

⑦寤:醒悟,觉醒。

⑧劣:刚。

⑨颠:倒仆。

⑩庀(pǐ):具备,备办。

牡轹:一种贝类。此指开启贝壳触动引信而爆炸。

吴楚传

吴楚,字曼倩,巴县人。家世业化居,生事微也。少孤,赖母以育。年十七,入重庆中学校。三年,以师范毕业。属童宪章、梅际郇、杨庶堪相继监督是校,三人皆诵说革命,楚遂入中华同盟会。楚为人廉谨,貌白皙腴泽,蹒跚雅步,造次必于儒者。①尤善讲说,每据席敷演,曼声徐论,条绪然。毕业后,为医学校、民立中学校、巴县小学校及体育学校教师,而在体育尤久。同教席者周国琛、王培菁、但懋辛、熊兆飞并寝,馈谋革命。故楚益得恣其说,所讲授者,大率屏夷秽,振汉孑,学生以事国也!②其后,重庆反正,革命军即由体育学校成列出。论者谓:“楚倡导力尤多。”二年,袁世凯叛民国,东南义军起,号第二次革命。八月,熊克武、杨庶堪以重庆应之。川东北悉下。九月,庶堪署楚东乡县知事。时袁军已渐逼,或风楚:“义军成败不可知,曷少首鼠规利便?”③楚曰:“国人夙称工趋避,不肯任事,顾人人如是,义军不俟敌袭而自瓦散矣!且沧白吾师,于我有再三之谊。④虽知不济,安所逃乎?”遂行。东乡,壮县也,胥役尤横,⑤魁桀数十,白役巨千,⑥皆食奸利以活。楚至,痛绳之。并为具条法定,⑦所谓案费者,民大悦。行之二十七日,而义军败,楚出走。它弃职遁者,多觑善地避。⑧楚有母笃老,无藉难远游,则潜归就母所。袁氏所命军重庆者捕得之。十一月某日,坐伪官,⑨死于市。初楚之东乡,以短铳授其远姻某甲,⑩令为卫。洎归,力不能蓄卫者,遣之去。甲故无赖,欲得所假铳,因胁以逃官挟兵图废乱事,扬言将首发之。楚不胜愤,索铳益力,终夺甲铳手中。甲大恚,告密袁军。遂及于祸。楚无子,其友葬之。

论曰:“革命士,多轻健。群居论事,或起立环走。精悍之色,浮溢大宅。楚闲雅,以昵就寡亲,独横网。”石青阳曰:“战与革命,不得以报施命相论,岂其然乎?祸作一作缘宵人。复轻以挑其怒,亦士者之疏也已!”(选自《蜀中先烈备征录》卷三,新记启渝公司代印,1923年)

注释:

①造次:匆忙、仓促,指急迫。

②孑:剩余。(xù):勉励。

③风:通“讽”,劝谏,泛指劝说。首鼠:踌躇,迟疑不决。规利利:谋求利益、好处。

④再三之谊:极其深厚的情谊。

⑤胥役:胥吏与差役。

⑥魁桀:指首领人物。白役:旧时官署中的编外差役。

⑦法定:法律、法令规定。

⑧:(向上)飞。亦指遁去。

⑨坐:因……而判罪。

⑩铳(chòng):用火药发射弹丸的管形火器。

:和悦安舒貌。

昵(nì):亲近。 [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