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永野修身

永野修身

永野修身( ながの おさみ,1880年6月15日1947年1月5日),日本元帅海军大将、日本海军舰队派的主要人物,对美开战的急先锋,太平洋战争时期的日本海军第一号首脑,唯一一个历任海军三长官人物。出生于日本今天的高知县一名藩士的家庭。1900年毕业于海军兵学校,日俄战争中任海军重炮队中队长。长于协调和用人,战前就为海军扩大军备不惜余力,以有限的预算建造了大和号和武藏号战列舰,力主先发制人占领南方,以序战的辉煌战果成为战时海军唯一一个活着成为元帅的人。1943年被授予元帅称号。1944年因战局不利转任天皇首席顾问。日本投降后被捕,在战后审判时病死。

高知县士族永野春吉第四子。和山下奉文泽田茂一样都是山内藩出身的。明治初年高知县海南中学毕业,1900年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兵学校28期毕业(在105人中名列第二,由于首席波多野贞夫后来一直是在兵工厂坐到技术中将,所以他是事实上的首席)。1904年以大尉军衔参加过日俄战争,作为重炮队射手参加了旅顺围攻战,攻占203高地,象打靶一样把俄国太平洋舰队的剩余舰艇打沉在港内,他的优异表现连一惯夺取部下功劳的井悌次郎队长都赞叹不已。战后任严岛号炮术长。1908年在台湾马公港,僚舰松岛号突然爆炸,港内极其混乱,永野冷静的派遣救生艇进行救助。1910年海军大学毕业,升任海军少佐。1913年到1915年任驻美国使馆武官,并在哈佛留学。升任海军中佐。1915年5月日进号舰长。1918年10月升大佐,海军省人事局第一科科长。1919年11月“平户”舰舰长。1920年-1922年再次任驻美武官并作为随员参加了华盛顿会议。1923年12月晋升少。1924年2月5日任海军军令部第三班班长,负责情报收集工作。12月任海军第3战队司令。1925年4月20日,成为海军第1遣外舰队司令、联系舰队司令。

1927年海军中将,海军兵学校校长。由于在美国哈佛大学留学两年,在那里知道了道尔顿教育法。在海军兵学校时代,终结了学生被动的强制注入教育,禁止体罚,提倡自习,就是著名的海军“江田岛精神”。据太平洋战争时期的潜水艇部队司令吉田俊雄回忆,江田岛海兵学校最有生气的就是永野时代。后来的校长只有井上成美能和永野媲美。

1930年6月转任军令部次长,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应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的请求,立即指示第1遣外舰队司令盐泽幸一配合日本特务,在上海制造了“一二八”上海事变。但在上海中国守军奋勇抵抗下,损失惨重,被迫休战3天。永野利用停战间隙,又向上海增派海军第3舰队,并以海军中将野村吉三郎取代盐泽指挥,向中国守军发起新的进攻。此次事变造成中国军民伤亡3.4万多人,财产损失16亿元,闸北有五六十万人无家可归。 [1]

1933年11月15日任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1934年不到54岁就升为大将(这是日本当时皇族才有的优待),任军事参议官。1930年和1935年期间两次出席伦敦海军会议。1935年12月会议进入最后期限,作为日方全权代表,永野修身大将在会上提出了一份英美不能接受的庞大的日本海军吨位计划。最后,永野代表日本政府宣布退出伦敦裁军条约。从此,日本开始无制约地发展军备。

1936年二二六事件爆发,一批少壮派军官发动政变,刺杀政府要员,鼓动推翻政党政治,实行军人政治。事件被镇压后,永野修身才回到国内,受广田弘毅之邀请出任海军大臣,他断然进行人事变动,罢免参加“国体明政”运动人员,如真琦滕次少将等,升高桥三吉藤田尚德为大将,罢免山本英辅等人,任命海军航空部部长山本五十六为海军次官。高木吉为军务局长,使得海军阵容为之一新,日人以其出身土佐且富有魄力,称之为今之坂本龙马 [2]

在永野修身和陆军大臣寺内的极力斡旋下,广田内阁修订了“国防方针”,出台了装备50个师团和建造海上主力舰、航空母舰各12艘的扩军计划,其中包括建造“大和号”和“武藏号”大型战列舰的补充计划,军费开支达14亿日元,占总预算开支的46.4-,这笔庞大的军费开支在日本是史无前例的。为了促进军备计划的通过,永野串联各内阁成员和政党党首,竭力推动内阁通过建造大型战舰的军事预算。永野海军大臣还会同外交、大藏、陆军大臣制定了“国策基准”,其中规定了四项内容:一是在东亚体现皇道精神;二是安定和巩固日满(即中国东北)国防;三是铲除苏联威胁,防备英美;四是发展南方民族的经济。有评论认为,这是一项综合“南进”论和“北进”论的国策方针。永野海军大臣还同外交、陆军大臣商定了“帝国外交方针”,提出“日满支共同对苏防御,防止赤化,日德提携”的方针。1937年2月广田内阁总辞职,他和联合舰队司令米内光政互换职务。12月日本攻下南京后他再次转任军事参议官。

1941年4月对美开战前夕,他接替皇族伏见宫博恭王出任军令部总长,成为海军部队的最高统帅。他如果不干的话就是百武源吾米内光政这两个对美避战论者上台。所以他一定要干下去,这个时候的海军次官也是对美强硬派的伊藤整一。再加上永野认为“课长级最善于研究,应该采纳他们的意见”,这也为军务局局长冈敬纯、第一课课长高田利种、第二课课长的石川信吾、军令部第一课(作战)课长富冈定俊及课员神重德、军务局第二课课员藤井茂等亲德派将他们的主张直接反映到海军的决策中打下了基础。上任伊始,他就站在海军立场上,积极主张日本“南进”扩张,向东南亚地区进军。6月,与荷兰石油谈判搁浅,日本海军的石油只能维持一年。

1941年6月5日,海军国防政策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报告《当前形势下帝国海军应采取之态度》,主张向泰国和法属印度支那南部(今越南)进军,确保荷属印度支那(今印度尼西亚)的石油资源,并公开主张不惜对美一战。身为军令部总长的永野修身签署了这份文件,还对手下的作战部长等要员说:“就像对待危重病人一样,要帮助他起死回生只有施行手术,别无他策。”当时部下听了这番话都感到“有些吃惊”。他在6月11日的联络恳谈会上发言说:“我们需要在法属印度支那、泰国建立基地。对此进行妨碍的,应该坚决讨伐。7月2日,在昭和天皇出席的大本营联络会议上,通过了《适应形势变化的帝国国策要纲》,《要纲》决定展开“对英美作战的准备”,“强化南方进出的态势”,“帝国为确保此目的的实现,不惜与英美一战”。永野作为军界要员出席了这次会议,并在《要纲》上签了字。7月21日的联络会议上,永野总长主张“对美国即便有战胜的把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把握会越来越小。就已经很难挺住了……冲突既然不可避免,时间越晚越不利”。这种观点是以下述判断为依据的──从日美双方的舰船建造速度来看,1941年4月前后正是对美兵力比较的最高峰,此后由于国力差距,日本在造舰竞争中将被越来越甩在后边 [4]

永野修身在美国禁运石油的前一天,谒见天皇,说了下面这番话:“如果失去了石油供应源,以目前情况仅有两年的储备量。如果打起来,一年半将全部消费完,所以倒不如趁此之际动手。”第二天美国全面对日禁运,永野战意已决。经管他有留美经历和丰富的海外经验。只能反复的说一年无石油亡国论和二年战争论,被枢密院议长原嘉道斥之为亡国论。1941年10月,眼看日美交涉毫无进展,处在穷途末路的近卫文内阁宣布总辞职,强硬派东条英机组阁,立即着手对美作战准备。永野辖下的海军部很快制定出《南方作战海军构想案》,决定攻取菲律宾,接着同来援助的美国舰队再马里亚纳展开一场决战,日本认为要以有限的预算和资源与在舰队决战主义思想指导下横越太平洋而来的美国大舰队抗衡,必须有超远射程的“超大战舰”方能有效。根据这种构想,开始建造“大和”号和“武藏”号战舰。井上成美说“怎么可能像想象的那样顺利进行呢”。井上谈到所谓渐减邀击作战就像是在明治初年进行昭和时代的战争,根本就不成立。应该把太平洋上的岛屿要塞化,建造机场,提供给航空队。山本五十六也说:“怎么可能按照剧本走?太平洋那么宽广,根本就不知道会从哪个方向来”。他的计划就是把美国舰队消灭在港口里。早在1941年初,山本就酝酿了偷袭珍珠港的计划,因为这一计划赌博性太大,遭到军令部中层参谋们的一片反对,但是作为海军最高决策者的永野考虑过后居然同意了这个计划:“既然山本要干的话就让他去干好了。”10月20日,这一计划被正式认定。海军主力分为两大部分,以海军航空母舰为主力偷袭珍珠港,另一支舰队进攻菲律宾和配合马来半岛作战。同年11月1日,永野又说:“对美开战已经势在必行,到今天几乎不可能阻止,该来的一定会来到。要取胜只有而今。日后再不会有开战的良机。”11月2日,内阁总理东条英机、参谋总长杉山元、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三人联名上奏天皇,决定遵循9月6日御前会议制定的《帝国国策实行要领》,不惜对美一战。

总长永野以天皇名义颁发了大本营海军令(简称大海令)第11号,命令中指出,“帝国决定于12月上旬对美、英、荷兰开战”,“联合舰队依据大海令第9号,支那方面舰队依据大海令第10号展开作战”。永野又发出大海令第12号,命令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于12月8日零时以后依据大海令第9号发动武力攻击”,这里的“大海令第9号”就是偷袭珍珠港的命令。太平洋战争终于爆发。 日本人战后认为,永野是当时的陆海军首脑中第一号开战论者,其开战决心比一度动摇的首相兼陆军大臣东条英机还坚决。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永野竭尽全力协助昭和天皇指挥海军进犯东南亚国家,各个舰队从相距遥远的地区发动了精密的协同攻击。到5个月的预定的作战计划结束的时候,日本海军摧毁盟军战列舰10艘,航母一艘,巡洋舰10艘,驱逐舰17艘,占领了整个东南亚海域,迫使英国海军退出了印度洋东部,美国海军退出了西太平洋接近地。而自己只损失了3艘驱逐舰。美国历史学家承认,在过去的军事史上还没有以如此小的损失取得如此大的战绩的战果的事例 [5] 。由于永野的开战“功绩”,1943年6月21日,和陆军的南方军总司令寺内寿一伯爵一起晋升为元帅。据说永野自己也被这个出乎预料的荣誉感动了。因为他是以开会的时候打瞌睡而闻名,经常因睡眠不足而眼角出血。当时他正忙着年轻的妻子享受生活,他一共生了8个孩子,这一切都被他的部下看成是他夜生活过多的证据。他儿子喊他为“色鬼老爸”。他的副官吉田俊雄说他就那么叼着烟,身子沉在沙发里度过每一天。不过也有人说他那是装的,因为他会冷不丁的突然醒来,发表一番精辟的评论,比如讨论第四舰队事件时那样,以致大家把他看成一个怪物。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中途岛和瓜岛的战败,美国军队在太平洋战场迅速转入反攻,日军连战皆败。而他也靠谎言来过日子。1943年11月,第一次布干维尔岛空战后,昭和天皇听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上奏说击沉了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以后,呆了会儿突然说了一句:“那萨拉托加好像已经被击沉了六次了,怎么那么能浮啊?”把永野修身弄了个目瞪口呆。1943年9月,陆军关于绝对国防圈设想得到海军统帅部的同意,在进宫面奏的时候,昭和天皇把这个计划看成是海陆军和稀泥的东西,追问永野知不知道他自己上呈的是什么东西。还有就是战后美军战略轰炸调查团审问永野的时候,永野作为战争中海军最高负责人片面追求舰队决战,对防守严密的军舰发动攻击的机会很少,也没有像德国潜艇那样打击美军的后勤补给线,造成战果很少,而美国潜艇却击沉了500万吨日本商船,最终绞杀了日本的战时经济。1944年2月,美军机动部队突入中太平洋,日本形式危急,海陆军在飞机分配上又闹翻了,海军要1944年5万架定额的60- ,结果只得到48- ,海军一下炸了锅。东条英机要求统一军令、政令,即总理大臣、陆军大臣、参谋总长之职于一身,将杉山元元帅赶下参谋总长一职后,又要永野把军令部总长交给他的朋友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兼任。由于此要求被天皇批准,永野修身因此被迫辞去职务,以天皇的最高海军顾问活动到投降时刻。当他的同学左近司政三找他帮忙反东条时,他同意末次信正米内光政恢复现役。

1945年8月14日的御前会议上,他与杉山元元帅一起上奏:国家军队还有余力,干劲也旺盛,应该断然击攘美军。不过后来他又说,只要国体不变,也不是不能接受波茨坦宣言。 战败后企图自杀,左近司政三说:“这是你的责任,你死了谁来顶罪。”1946年2月,根据联合国制定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及有关国际法,永野以“反和平罪”被逮捕,列入首批28名甲级战犯名单中。检查官在法庭上起诉他犯有侵略中国、发动太平洋战争等9项战争罪行。他承认了自己在开战和袭击珍珠港的主导作用,而没有推给死去的山本五十六南云忠一。尽管美国人对挑起太平洋战争的那些日本战犯恨之入骨,但他的这种态度仍很受美国人欣赏。然而,还未等到法庭对其所犯罪行进一步深究,1947年1月5日,永野患肺炎在巢鸭拘留所死去,逃脱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他的最后审判。后来和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等人一起入靖国神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