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谷干城

谷干城

谷干城(たに たてき / かんじょう、天保8年2月12日(1837年3月18日) - 明治44年(1911年)5月13日)日本江户时代幕末)至明治时代社会活动家、土佐藩士、陆军将领、政治家华族。幼名申太郎,通称守部,雅号隈山。东京学士会院会员、帝国学士院会员、东京地学协会会员、兴亚会会员、东邦协会会员、殖民协会会员。陆军中将正二位勋一等子爵 [1-3]

父亲是土佐高知藩士。谷干城早年受武市瑞山的影响,参加尊王攘夷运动,竭力促成萨土盟约戊辰战争期间从军,任大军监。明治4年(1871年)任兵部权大丞、陆军大佐。明治6年任熊本镇台司令长官(少将)。翌年参与镇压佐贺之乱和出兵台湾。明治9年再任熊本镇台司令长官。明治11年升中将官阶。西南战争期间死守熊本城。明治13年任陆军士官学校校长、明治17年任学习院院长。明治18年任第1次伊藤内阁农商务相。曾赴欧洲考察,因反对政府的欧化政策、条约改正方案,辞去内阁大臣职务。明治23年当选贵族院子爵议员。与三浦梧楼等人展开批判藩阀政治,对外鼓吹强硬外交。 [4-6]

天保8年2月12日(1837年3月18日)生于土佐国高冈郡洼川町(今高知县洼川町)的上士家庭,谷家分家秦山流支流第2代目当主。谷家是土佐藩著名的神道家和国粹派,谷干城是日本南学(朱子学之一派)的儒学宗师谷秦山(重远)之后裔,土佐藩士儒学家谷景井(万七)的第四子,由于谷干城之上的三个兄长都相继幼年夭折,因此他成为家中长子。后来,父亲景井被提升为上士(小姓组格武道师范)。 [1]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安政3年(1856年),谷干城游学江户,师从朱子学家安积艮斋,学习儒学。安政6年(1859年)再次游学江户,入儒学家、思想家安井息轩的三计塾学习2年。归藩后任藩校致道馆的史学助教授。1860年的“樱田门外之变”给他的触动很大,文久元年(1861年)与武市半平太武市瑞山)相识,受其启发和影响,倾心于尊王攘夷的思想,积极参加尊王攘夷运动。庆应1年(1865年)奉藩命赴长崎上海考察海外贸易,在长崎,他和后藤象二郎结交了坂本龙马 [1]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庆应3年5月21日(1867年6月23日),在中冈慎太郎的中介斡旋下,土佐藩武力讨幕派的代表人物板垣退助、谷干城、毛利吉盛在京都小松带刀的私邸,与萨摩藩的代表西乡隆盛、吉井友实举行秘密会晤,缔结以武力推翻幕府统治为目的的“萨土讨幕密约”(不同于萨土盟约),组成萨土军事同盟。由于当时土佐藩主君山内容堂顾及德川恩顾的立场,寻求公武合体佐幕路线,因此,萨土密约并非两藩的官方盟约,而是两藩的实力人物在私下秘密达成的协议,后来取得藩国的追认而得以实行。 [1]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庆应4年/明治元年 - 明治2年(1868年-1869年)的戊辰战争期间从军参战。庆应4年(1868年)2月7日,谷干城任土佐藩大军监,与板垣退助(总督兼大队司令)率领迅冲队参加新政府军,转战于东北地方各处,活跃于北关东会津战线,立下赫赫战功。迅冲队是土佐藩的主力部队,庆应4年1月6日(1868年1月30日)成立,由土佐的勤皇志士主导,主要由下士和乡士组成,总数约600人,明治3年(1870年)11月解散。在攻克会津若松城后,迅冲队班师凯旋,被允许前往京都御所参拜明治天皇,其队员在返回藩国后被赐予晋身上士格的荣誉,户籍令实行后,即使那些原来是庄屋和乡士的队员,也以维新之功,都被列入士族。明治3年2月(1870年3月),谷干城的家禄增加到400石,任仕置役(参政)的少参事,致力于藩政改革。 [1]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20] [18] [19]

明治4年(1871年)废藩置县以后,谷干城在明治政府出仕。明治4年7月28日(1871年9月12日)任陆军大佐,兵部省登用。明治4年8月15日(1871年9月29日)任兵部权大丞。明治5年4月9日(1872年6月10日)任陆军裁判长。明治5年9月2日(1872年10月4日)晋升陆军少将,分配到近卫局(近卫师团的前身)。明治6年(1873年)4月5日任熊本镇台第六师团的前身)司令长官。明治7年(1874年)2月参与镇压“佐贺之乱”。明治7年(1874年)4月5日,谷干城与海军大丞赤松则良海军少将一起被任命为台湾番地事务参军,辅佐台湾番地事务都督西乡从道陆军中将,组成台湾征讨军,在西乡从道率领下入侵中国台湾(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事件)。神风连之乱后,明治9年(1876年)11月9日回任熊本镇台暨第六军管区司令长官。谷干成战略能力一般,但战术能力强,在西南战争中以指挥熊本城攻防战而名声大噪。明治10年(1877年)西南战争期间,熊本城是政府军的重要据点,也是西乡隆盛的萨摩叛军的重要攻略目标。作为熊本守将的谷干城指挥4000镇台军固守城池2月有余,抵御萨摩军14000人的攻击,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态势下,敌军无一人突入城中。由于他坚守熊本城,挫败了西乡隆盛的攻势,为政府军取得平叛的胜利作出贡献。当时在谷干城麾下的军官中,参谋长桦山资纪中佐,副参谋长儿玉源太郎少佐,参谋川上操六少佐、大迫尚敏少佐,第1大队长奥保巩少佐、第3大队长小川又次大尉,日后都是日本军界政界威名赫赫的头面人物。 [1]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20-26]

明治11年(1878年)11月20日晋升为陆军中将。明治11年(1878年)12月14日任东部监军部长。明治13年(1880年)4月29日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校长兼陆军户山学校校长。明治13年(1880年)8月9日明治14年(1881年)2月9日兼任中部监军部长。明治14年(1881年)7月任海南学校事务总督。在陆军内部,谷干城与鸟尾小弥太、三浦梧楼曾我准同萨长藩阀的主流派山县有朋大山岩对立,坚持法国军制,反对推行普鲁士军制,形成陆军反主流派(四将军派)。明治14年(1881年)7月开拓使出售官产事件曝光后,谷、鸟尾、三浦、曾我四将军要求对出售重新审议,并且联名上奏召开国会及制定宪法的建议书,批判萨长藩阀专制。结果,陆军反主流派遭到贬谪。明治14年(1881年)10月27日因长崎墓地迁移问题(一部分地方官在处理台湾出兵战死病死士兵安葬事务上手段粗暴,政府和陆军首脑采取放任的态度),谷干城愤而提出辞职以示抗议。明治天皇对谷干城的评价不错,曾试图慰留,通过当时归省宫内省侍辅佐佐木高行传话,希望他留任以尽忠节。明治14年以后,以谷干城为首的陆军反主流派与佐佐木高行、元田永孚的宫廷派合流,结成保守党中正派,采取既批判民权运动和议会主义又反对藩阀政府的政治立场。 [1]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8] [20] [27]

明治17年(1884年)5月24日任学习院院长。明治17年(1884年)7月7日以维新之功勋叙爵子爵,列入华族。明治18年(1885年)12月22日任第一次伊藤博文内阁农商务大臣,是内阁中的国权派的代表人物。明治19~20年赴欧洲考察,归国后起草了针砭时弊的意见书《时弊救匡策》,批判伊藤内阁的“欧化政策”,反对外务大臣井上馨的修改条约方案,明治20年(1887年)7月25日辞去农商务大臣。谷干城向内阁提出的意见书,其内容涉及内阁、外交、行政等诸多方面。例如,关于言论,有“政府官吏,应自觉自愿在新闻媒体演讲和辩论,有助于激活人心,使腐败的世态恢复到原来的状态”的陈述,关于伦理有“衣食官禄者应上念陛下之圣意,下体人民之疾苦,时刻战战兢兢、唯恐不能尽到自己的责任”的陈述。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8] [20] [28]

在谷干城的支持下,明治21年(1888年)4月,陆羯南发行新闻报纸《东京电报》,提倡“国民主义”,与政教社的杂志《日本人》所鼓吹的“国粹主义”相呼应,两者在人脉、思想方面有着密切联系。明治22年(1889年)2月《东京电报》改组为《日本》,谷干城、浅野长勋近卫笃是创刊发行的主要金主,谷干城通过主导《日本新闻》鼓吹“日本主义”,纠集在野国权派势力。明治22年(1889年)8月,谷干城与杉浦重刚、三浦梧楼等结成日本俱乐部,反对外务大臣大隈重信的修改条约方案,参加民间的反对集会,因此在明治22年(1889年)8月26日被编入预备役 [7] [8] [9] [10] [11] [12] [13] [14] [18] [29]

明治21年(1888年)7月14日任学习院御用挂,天皇还希望他就任枢密顾问官,但被谷干城固辞。日本开设国会后,明治23年(1890年)7月10日敕选第一届帝国议会贵族院议员(子爵互选),曾任贵族院第4、7代全院委员会委员长,贵族院第1、3、6、8、10代预算委员会委员长。明治38年(1905年)10月16日退役。在贵族院,与曾我准子爵、鸟尾小弥太子爵、山川浩男爵、岛津忠济公爵等议员结成院内会派“恳话会”(又称“月曜会”),构筑了有力的反政府势力,与研究会、三曜会是日本议会初期最具代表性的会派。恳话会有着很强的右翼国粹主义色彩,参加者多为对藩阀政府,特别是对伊藤博文这样“招致国家混乱的人物”抱有强烈的敌对意识,对山县有朋系的会派移向研究会的方针心怀不满的人,伊藤、山县的反对者构成了恳话会强有力的支柱。另一方面,它不像其他会派那样支持超然主义,对自由民权运动系的政党没有什么敌意,对第1次大隈内阁(政党内阁)抱有好感,在藩阀和政党之间保持中立。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8] [20] [30]

谷干城采取国粹主义、农本主义立场,与藩阀政治对抗,树立了既不同于萨长藩阀,也有别于板垣退助的自由民权派的保守的中正主义,为土佐阀的重镇,以国粹派的急先锋而闻名。晚年的谷干城推崇儒学、提倡充实农业、反对对外扩张。甲午战争后提出应戒除过大的领土要求,不要得陇望蜀。明治31年(1898年)在贵族院就地租增征问题,反对政府的地租增征法案。当时,以涩泽荣一田口卯吉为首的工商实业界认为,相对于营业税的高额税率地租的税率偏低,支持增征的意见。前农商务大臣、保守派领袖谷干城基于农本主义,组织反对增征地租同盟会,与田口卯吉等赞成派论战,双方形成了地主实业家工商业者之间的有关利害冲突的地租论争。地租增征法案因危害了以地主、自耕农为社会基础的各政党的利益,自由、进步两党联合起来反对,地租增征法案被议会否决。日俄战争时,谷干城主张健全财政论和保持以防御为中心的军备,从休养民力,保护农民的立场出发反对开战。 [1] [7] [8] [9] [10] [11] [12] [13] [14] [18] [27] [31-32]

明治44年(1911)5月13日,谷干城去世,享年75岁。墓所在出生地附近的安乐寺山城(高知县高知市的真言宗丰山派寺庙)。谷干城去世后,由养嗣子谷乙猪的儿子谷仪一承继家督爵位 [1] [7] [8] [11]

身为土佐藩上士的谷干城,却对同藩被称为乡士的下士出身的坂本龙马推崇备至,庆应3年(1867年)坂本龙马被暗杀(近江屋事件),谷干城最先赶到现场,亲耳听闻垂死状态的中冈慎太郎讲述龙马遇刺的经过。从一开始,谷干城就认定新选组是行凶者。戊辰战争中,在对被俘的新选组局长近藤勇的审讯中,谷干城与萨摩藩发生尖锐对立。谷干城力主处以斩首狱门的惨刑,以为龙马报仇。明治33年(1900年),见回组成员今井信郎坦言坂本龙马是被他暗杀的。谷干城闻听此言,严厉地非难其是“利用刺杀龙马来沽名钓誉之徒”。 [1] [7]

1877年(明治10年)11月9日-勋二等旭日重光章; [1] [7] [13]

1884年(明治17年)7月7日-子爵 [1] [7] [13]

1886年(明治19年)3月11日-勋一等旭日大绶章 [1] [7] [13]

1886年(明治19年)7月8日-正四位 [1] [7] [13]

1886年(明治19年)10月19日-从二位; [1] [7] [13]

1889年(明治22年)11月25日-大日本帝国宪法发布记念章; [1] [7] [13]

1890年(明治23年)3月27日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一级梅吉迪亚勋章; [1] [7] [13]

1911年(明治44年)2月9日-勋一等旭日桐花大绶章; [1] [7] [13]

1911年(明治44年)4月15日-正二位 [1] [7] [13]

谷干城著有《谷干城意见书》、《地租增否论》、《谷干城遗稿》(两卷)。撰写《军人鉴碑》,参与编纂校阅《策府》(两卷)。 [33]

谷干城所在的谷家,大神姓。是长宗我部氏的旧臣、土佐藩上士家柄。戊辰战争期间,与谷干城一起参加迅冲队的谷重喜(神兵卫)是土佐藩上士谷神右卫门家的第11代目嫡流当主(家主)。谷重喜是谷神右卫门家的第4代目谷重元(神兵卫)的嫡男谷重正(弥太郎)的五世孙。谷重元的第三子谷重远(秦山)新建别家(支流),秦山之孙谷好井(万六)的嫡男谷好圆(丹作)继嗣为秦山家的第4代目的当主。谷好圆之弟谷景井(万七)在分家后自成一家。谷干城系谷景井的第四子,在他的三个兄长相继早夭后,继任家督。由于谷景井这一支子嗣人丁单薄,谷干城过继了谷家宗家谷重喜(谷家·嫡流)的弟弟谷乙猪(按辈序为谷干城的堂侄)为养嗣子,谷乙猪在明治22年早逝,谷乙猪的嫡子谷仪一继嗣谷男爵家。家纹是左三つ巴纹。 [34] [35]

谷干城子爵陆军中将)之妻是国泽七郎右卫门通辰的次女玖满子;

养子:谷乙猪(迅冲队最年少的从军者,叙从五位);

乙猪之妻:村田爱子,是陆军少将从二位勋一等村田经芳男爵的长女;

养孙:谷仪一(陆军少将正三位勋二等功四级子爵,步兵第三旅团旅团长、贵族院议员);

养曾孙:谷武夫;

谷干城亲子:谷猛熊;

谷干城长女:谷芳子(社会学家建部吾之妻)。 [34] [35]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