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阮福映

阮福映

阮福映(越南语:Nguyn Phúc nh,又作阮福 [1] ,1762-1820),原名阮福暖(Nguyn Phúc Non),又名阮福种(Nguyn Phúc Chng),史称嘉隆帝(Vua Gia Long) [2] ,越南阮朝开国君主,1802年至1820年在位,年号嘉隆。

阮福映出身广南阮主,是武王阮福阔的孙子。1775年,北方郑氏攻陷富春,阮福映随叔父定王阮福淳南逃至嘉定。1777年,阮福淳与新政王阮福被西山军所杀,阮福映被推为大元帅,并于次年权摄国政。1780年,正式称王。1782年,阮福映被西山军击败,流亡富国岛,旋即逃入暹罗。1784年,阮福映与暹罗联军共抗西山朝,但再次为西山军所败,被迫再度流亡。

1789年,阮福映乘西山朝内部分裂之机回国,夺取嘉定,之后逐渐平定全安南国境。1802年阮福映改元嘉隆,建立阮朝,订新国号为“南越”,并遣使向中国清朝请求册封。1803年,嘉庆帝封阮福映为“越南国王”。1806年,阮福映称帝。

阮福映在位期间进行军事、行政、经济、文教等方面的改革,大兴土木修建城市、官道等建筑,并在1815年参照中国的《大清律》,颁行《嘉隆律书》。

1820年,阮福映逝世,庙号世祖(Th T),葬于天授陵,子明命帝继位。

阮福映是第八代广南阮主武王阮福阔之孙,阮福与阮氏环的第三子。1765年,阮福阔逝世,遗命次子阮福继位。但第十六子阮福淳却因权臣张福峦篡改遗诏,得以继位,年仅十二岁。阮福映当时仅有四岁,与父亲阮福被一同幽禁在宫中。 [3]

阮福淳年幼贪玩,国中政务皆归张福峦管理。张福峦又贪婪残暴,引起阮主治下百姓的愤恨。1771年,阮岳阮侣阮惠三兄弟发动西山起义,得到了南方各地的响应。1774年,北方的郑主郑森趁机命大将黄五福率军南下,攻占富春(今顺化)。阮福淳南逃至嘉定(今胡志明市一带),并于1775年让位给侄子阮福,自称太上王。期间,阮福映一直跟随着阮福淳。 [4]

1777年,西山朝君主阮岳派遣阮惠、阮侣攻打嘉定,阮福与众多宗室大臣在龙湖营(今永隆省一带)被西山军俘虏杀害。太上王阮福淳也在龙川(今安江省)被阮惠俘虏并杀害,广南阮主灭亡。 [5] 阮福映从龙川逃脱,进入河仙镇的圣约瑟夫神学院避难。他许诺夺回政权后将会给予基督教自由传播的权力,以此换取神学院院长百多禄主教(隶属巴黎外方传教会主教)的支持,并在他的协助下逃亡到土珠岛 [6-7]

阮惠、阮侣攻灭阮主政权后,率军返回归仁,留总督凋镇守嘉定。阮福映得知西山军主力撤离嘉定,率支持者自土珠岛回到龙川(今金瓯省),起兵反抗西山朝。阮文仁、杨公澄将阮福映迎至沙沥(今同塔省沙沥市社),阮主残余势力纷纷举兵响应。杜清仁、黎文匀、阮文弘、宋福匡、宋福梁等将领驱逐总督凋,夺回嘉定城,共推阮福映为“大元帅摄国政”,阮主势力得以复辟。 [5]

阮岳派军队攻打嘉定,被杜清仁的东山军击退。阮福映趁机派遣黎文匀发起反攻,夺取平顺、延庆两府。他重新设置了阮主时代的府僚,制定税例抽税养兵,并制造战船积极备战。而百多禄协助制造了大量新式武器(包括手榴弹),还从葡萄牙购买了三艘西式军舰,聘请法国探险家幔槐(Manuel)为船长。阮主势力再次强大,收复了嘉定城附近的藩安、边和、定祥、永清、河仙等镇,西山军屡次征讨都未能成功。 [5]

1779年,安农二世(匿嫩)登上真腊(今柬埔寨)王位。阮福映因安农二世亲善暹罗,命杜清仁、胡文率军征讨,杀死安农,拥立亲越南的安英(匿印)为王,并留胡文守真腊。1780年正月,阮福映正式称王,人称“阮王”(Nguyn Vng),并使用后黎朝景兴年号,恢复使用广南阮主的“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 [5]

1781年,阮福映认为杜清仁功高震主,命宋福添将其杀死,结果导致东山军纷纷背叛,阮主政权陷入混乱。暹罗国王郑信趁机派遣通銮却克里、素拉辛哈那二兄弟攻打真腊,但却又猜忌通銮,将通銮二兄弟的家小监禁。通銮便与前来支援的阮主将领阮有瑞达成和解,约为兄弟。他随即又接到暹罗兵变的消息,便率军回国平乱,成为了新的暹罗国王,是为拉玛一世。阮主因而巩固了其在真腊的霸权地位。 [5]

1782年三月,阮岳在归仁得知阮主内乱,与阮惠亲率水步兵三千、战船若干南下攻打嘉定,并在嘉定附近的七岐江与阮主军与交战。阮主军虽有三艘军舰参战,但西山军的水军趁顺风到来之际猛冲阮主水军。而阮主军又有指挥上的失误,最终大败,幔槐阵亡,并损失了一艘军舰,遭到毁灭性的打击。阮福映被迫放弃嘉定城,逃往富国岛。阮岳、阮惠攻取嘉定,留杜闲蛰守城,然后率主力部队回到归仁。 [5]

阮福映虽败逃富国岛,但其支持者依旧抗击西山朝。同年十月,富安府的朱文接率军起兵,阮福映的弟弟阮福也举兵响应。 [8] 朱文接收复嘉定,将阮福映迎回。1783年二月,阮惠、阮侣再次攻打嘉定,在四岐江旁大败阮主军。 [8] 阮福阵亡,杨公澄、阮黄德被俘,阮主军损失惨重。 [9] 阮福映只得再次逃往富国岛。阮惠休整兵马,于六月攻打富国岛,希望一举歼灭阮福映势力。阮福映不敌,败走昆仑岛。西山军再攻昆仑岛,却遭遇风暴,以致许多战船倾覆。阮惠被迫罢兵。 [5]

阮福映经古骨屿逃回富国岛,却因没有粮草,只能采草芋充饥。他听闻百多禄正在暹罗的尖竹汶传教,便派人前去商议,决定派遣范文仁、阮文廉护送嫡长子阮福景,随百多禄前往法国求救。但因风不顺,百多禄一行始终未能出发。同时,阮福映又派朱文接前往暹罗求救。1783年底,朱文接到达暹罗首都曼谷,觐见拉玛一世。拉玛一世派大将知蚩多率水军前去接应阮福映。1784年二月,暹罗水军到达河仙镇,与阮福映商讨共抗西山朝的事宜。阮福映随暹罗军队来到曼谷,并在曼谷招募逃亡暹罗的旧部,伺机重返越南。拉玛一世以非常隆重的礼节欢迎阮福映,并答应出兵助其归国。 [10]

1784年,阮福映率旧部朱文接、阮文诚、子、阮文威攻打嘉定。拉玛一世派大将昭法恭銮特帕里拉、丕耶威切那隆率士兵二万、战船三百艘,协助阮福映,同时又令真腊总督昭丕耶阿拜布别率五千兵马支援。暹罗军势如劈竹,连破沥架(今坚江省迪石市)、巴色(今朔庄省朔庄市)、茶温(今永隆省茶温区)、斌沏(在今永隆省)、沙沥(今同塔省沙沥市社)等地,但阮主军统帅朱文接却在攻打斌沏时阵亡。黎文匀据茶槟(今前江省)响应阮福映,被阮福映任命为阮主军统帅,接替朱文接。西山军守将张文多被迫撤离嘉定,派邓文真向归仁求救。阮岳得悉后,便派阮惠前去防御,驻军于是美荻。 [11]

暹罗军队在嘉定一带烧杀抢劫,掠夺了大量金银财宝和奴隶送回暹罗。统帅特帕里拉也对阮福映态度轻慢。 [11] 阮福映见暹罗出兵相助只是想乘机占领嘉定,对此非常失望,认为暹罗必败,便事先预留后路,派子到镇江(今芹苴市后江省一带)组织战船。 [12]

阮惠派兵数次攻打暹罗水寨,然后撤退,后又遣人赠送给特帕里拉丰厚的礼物,请其不要干涉西山朝与阮主的内战。特帕里拉高兴地收下了礼物,这使得暹罗军更加轻敌,也造成了暹罗与阮主双方互相猜疑。 [12] 阮惠便使用诱敌深入之计,在沥涔、𣒱蔑一带设伏引诱暹罗、阮主联军来攻,而后大破暹阮联军。昭法恭銮特帕里拉率暹罗军夺路而逃,在昭丕耶阿拜布别的接应下经真腊逃回暹罗,全军只有两千至三千人幸存。阮主军几乎全军覆没,阮文威阵亡。阮福映仅率亲信数人逃到镇江(今芹苴市),由子接应逃入暹罗。 [13] 他随后遣人将国母阮氏环等家眷接至暹罗。阮惠率军返回归仁,留邓文真守嘉定之地。后来嘉定成为西山朝东定王阮侣的封地。 [10]

阮福映逃往曼谷后,仍有不少阮主的支持者抗拒西山朝,但皆不是西山朝对手。后来阮主将领阮黄德、黎文匀等人得知阮福映出奔暹罗之事,陆续前去投奔。拉玛一世将这些越南人安置在曼谷城外的平原,令其自成一个村落。阮福映及其部众在这个村落里耕种,仍怀有东山再起之志。 [14]

拉玛一世把阮福映安置在曼谷郊外是因为看到阮福映尚有一定实力,本意是希望借助阮福映的力量为己所用。而阮福映对此也心知肚明,因此积极参与暹罗的军事行动。阮福映在缅甸-暹罗战争中,派遣黎文匀、阮文诚等人参战;此后又帮助暹罗击退马来海盗的骚扰。阮主遗臣在对缅甸的战斗中作战英勇,拉玛一世大喜,厚赏他们。阮福映便利用这些资金建造战船,准备伺机复国。 [14] [15]

阮福映寓居曼谷,迫切地需要得到法国的支持。1785年,百多禄在阮福映的一再敦促下,携阮福景出发回国,并带有阮福映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书信以及阮福映的玉玺 [10] 1785年2月,百多禄到达法属印度的首府本地治里,但却发现法国对越南并不感兴趣,便派人向葡属澳门的议院求助。1786年,葡萄牙使者来到曼谷,与阮福映签订同盟条约,答应为阮福映提供了56艘西洋军舰。翌年,葡萄牙人安尊磊(António)自葡属印度的首府果阿来到曼谷,为阮福映带来了西式士兵和军舰。拉玛一对此非常不满。阮福映为了不使拉玛一世猜疑,被迫谢绝了葡萄牙人的援助。 [14]

1786年6月,百多禄一行从本地治里出发前往法国。1787年2月,百多禄到达巴黎,并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海军大臣德卡斯垂、外交大臣莫穆林会面。双方于11月21日签订《法越凡尔赛条约》。法国承诺派遣四艘军舰、1900名士兵前去支援阮福映;阮福映则愿意割让沱(今岘港)、昆仑岛给法国,并给予法国人贸易特权。 [10] [16] 同年12月,百多禄一行乘坐Dryade号军舰离开法国,前往本地治里,准备借道归国。但行至本地治里时,却得知法国本土发生了极为严重的财政危机,政府濒临破产。法属印度总督康韦伯爵以此为由拒绝给予援助。百多禄便通过自己的关系,招募了一些法国军官并购买一些法国武器、弹药和军舰。 [16]

与此同时,西山朝发生内乱,阮惠与阮岳之间发生军事冲突,越南的阮主支持者寄信告知阮福映。阮福映又得知邓文真已率主力部队前往归仁,便于1787年七月留信辞别拉玛一世,率部悄悄离开曼谷。 [17] 阮福映到达富国岛,被流亡越南的天地会首领何喜文迎至龙川(今金瓯省)。西山朝将领阮文张率军三千、战船十五艘前来投奔,阮文仁等人也率旧部响应。镇守嘉定的东定王阮侣大为恐惧,退往镇边(今同奈、平福、巴地头顿省一带),留太保范文参守嘉定。阮福映伪造一封阮岳写给阮侣的书信,声称范文参是内应,并故意将书信投递至范文参处。范文参率军以白旗先行,前往镇边,欲面白其冤。但阮侣见到白旗,却误以为范文参已经投降,惊恐之下弃城逃往归仁。范文参退守嘉定。阮福映围攻嘉定,却始终不能破城,损失甚重,后因武性率部投奔,才得以恢复实力。1788年七月,阮福映大破范文参,重新占领嘉定。1789年,阮福映围困巴忒,迫降范文参,在嘉定重新站稳脚跟。 [18]

阮福映在夺取嘉定之后,派阮文闲出使暹罗告捷,同时对暹罗此前的帮助表示感谢。 [18] 阮福映在嘉定整顿内政,禁止赌博和巫术,同时重新划分了行政区域,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整顿税收和农耕。他推行“寓兵于农”的政策,任命郑怀德、黎光定、吴从周、黄明庆等十二人为田官,劝课农桑、开垦荒地,征不愿务农者为兵。此外,阮福映积极发展对外贸易,购买国外的金属以制造兵器;同时酌情降低关税,使得不少外国商船愿意来到嘉定经商。经过了一年多的休养生息,阮主势力逐渐强大。 [19]

1789年7月14日,百多禄与阮福景乘坐法国军舰Méduse号,携带法式枪支弹药返回嘉定。随行的还有法国海军军官让-巴蒂斯特沙依诺、戴福桑、让-马里达约等人。阮福映任命这些人为军官,大规模铸造西式兵器、军舰,阮主的实力又一次得到壮大。法国Dryade号军官奥利维耶德皮曼纽尔也叛逃到阮主,为阮福映训练步兵和炮兵,将西方先进的步兵思想带到越南,而原为法国海军军官的达约、沙依诺则负责训练海军。 [20]

1790年,阮主的陆军中已有五万越南士兵穿英国式制服、行欧洲式军礼、装备有西式先进武器并掌握西式战争技术。 [21] 1792年,阮主海军已拥有两艘欧式军舰和十五艘护卫舰。至此,阮主无论陆军还是海军的实力都已经比西山军强大,拥有绝对的优势。 [16] 阮福映不仅从欧洲引进了先进武器和训练方式,还按照西方的方法建造军事堡垒。德皮曼纽尔与西奥多勒布朗曾在1790年于嘉定建立了第一个西式城堡八卦城(又称嘉定城堡)。 [20]

1790年四月,在发展有一定实力之后,阮福映派遣掌前军黎文匀军五千人攻打平顺府。阮主军队以武性、阮文诚为先锋,轻而易举地攻克了平顺。但是由于黎文匀与武性的不和,西山军趁机反攻,夺回了平顺府,黎文匀被围困在潘里。阮文诚率军援救才击退了西山军,黎文匀因此服毒自杀。 [22]

对于日渐强大的阮主,归仁朝廷的阮岳联合华南海盗,组织了一支舰队,停泊于施耐港,准备伺机南下征讨。阮福映得知后决定先发制人。1792年三月,趁著季风到来之际,阮福映派阮文张、阮文诚、达约、瓦尼埃率水军从芹海口(今胡志明市芹县)出发,突袭并焚毁了西山朝归仁朝廷辖下施耐海口的水寨,全身而退。这场战斗中,由于西山军的战船壅塞于港口,遭到阮主毁灭性打击,整支舰队只有9艘战船幸存。 [22] [23] 身处凤凰中都(位于今安省境内)的阮惠已得重病,得知阮福映势力日渐强大后病情恶化,不久逝世,其年仅十岁的长子阮光缵继位。

从1792年起至1799年期间,西山朝和阮主的海军经常利用季风的改向而对对方的领地发动进攻。阮主海军往往在夏季刮西南风的时候对西山朝发起进攻;而冬季到来之时,西山朝海军便利用东北风到来之际进攻阮主。 [23] 由于当时的西山朝政治混乱民不聊生,故而每当夏天来临的时候,西山朝辖下的百姓都盼望着东南季风的到来。 [16]

1793年三月,阮福映册立长子阮福景为东宫,封元帅之职, [16] 镇守嘉定。遣尊室会、阮黄德、阮文诚率步兵北伐,攻取了平顺府。阮福映则与阮文张、武性率水军攻打沿海一带。五月,阮福映的水军先后攻取了延庆、平康、富安三府。阮主在延庆府建立西式城堡延庆城,以之为重镇。随后阮主的水陆两军会合,夹攻归仁。阮福映率水军来到施耐海口,西山朝归仁朝廷的皇太子阮文宝领兵迎战,遭到阮主的夹击大败。 [22]

归仁朝廷君主阮岳向富春朝廷求救,阮光缵遣范公兴、阮文训黎忠吴文楚等人率17000名步兵和80名象兵、邓文真率30余艘战船前去救援。阮福映不敌,经延庆回到嘉定,留阮文诚守延庆府、阮黄德守平顺府。鉴于延庆的地势重要,十一月又遣百多禄、范文仁、宋福溪,随阮福景前去镇守延庆城堡。 [22]

与此同时,西山朝富春朝廷兼并了归仁朝廷的领地,将阮文宝降为孝公,西山朝自此在军事上开始转入攻势。1794年三月,西山朝派遣阮文兴攻打富安府、陈光耀攻打延庆府。阮福景、百多禄等人据守延庆城堡,抵抗在数量上具有相当大优势的西山军,并向嘉定求援。阮福映率大军救援,击退了西山军。阮福映将阮福景等人调回嘉定,换武性镇守延庆。翌年,武性再次成功抵挡了西山军的进攻。 [22]

1795年,西山朝发生内乱,裴得宣、吴文楚等重臣被杀,陈光耀被罢去兵权。西山朝的将领互相猜忌残杀,导致西山朝的实力被大大削弱。阮福映趁机发展兵备,并于1797年亲征归仁。 [24] 途中突然临时改变了策略,攻打沱(今岘港)。华南海盗首领陈添保派属下阮文伍截击,阮主军队在激战之后被迫撤退。 [25] 这次行动并不成功,因此阮福映在翌年派阮文瑞出使暹罗,请求暹罗出兵骚扰顺化、安边境一带;另一方面派吴仁静出使清朝,希望牵制西山朝。 [24] 而华南海盗则受西山朝的雇佣,骚扰阮主辖下的沿岸,1797年七月,陈添保曾率海盗大举入侵平康、延庆等府的沿海港口;但翌年遭到阮主的击败,被迫离开这些地方。 [25]

1798年,久已不满的孝公阮文宝据归仁城叛乱,遣使通好于阮主。阮福映派阮文诚前去接应,但兵未至阮文宝便被西山朝擒杀。这场叛乱发生之后,多疑的阮光缵听信谗言,杀死了黎忠、阮文训等人,导致了黎质等人的背叛,西山朝文臣武将也都离心离德。见此机会,阮福映于次年大举北伐。西山朝派陈光耀和武文勇率陆军支援,水军则由被封为统兵的华南海盗首领樊文才率领。武文勇部在石津与阮主的阮文诚部相遇,安营对峙;夜间恰巧有一只麋鹿西山军兵营前经过,有士兵惊呼,西山军以讹传讹,误以为阮主的同兵偷袭,不战而溃。阮主将领宋福梁击败了华南海盗,并与阮福映大军合兵,合力将沿海的华南海盗巢穴逐一捣毁。归仁城自此成为一座孤城,守将黎文清被迫献城投降。阮福映将归仁城改名为平定城,留武性、吴从周守城。 [24] [25]

1800年正月,西山朝派遣陈光耀、武文勇再度南下,试图夺回平定城。华南海盗为西山军提供了一百余艘战船。由于双方兵力悬殊,西山朝大军包围平定城,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欲迫使武性投降。阮福映亲自率领八万水军,分乘1200艘战船(包括4艘欧式军舰、40艘大型战船和300多艘大划艇)北上救援。阮福映派武彝巍、黎文悦击退了驻守施耐海口的西山军武文勇部,又遣阮文张粉碎了华南海盗劫夺后勤物资的图谋,乘胜攻取了广南、广义两府。阮文瑞、刘福祥联合暹罗,率万象之兵攻打安府。北河的豪强纷纷举兵支持阮主。但是,阮主军队始终无法冲破西山军对归仁的包围圈,因此阮福映令武性弃城逃出。武性拒绝了,并建议阮福映攻打西山朝首都富春(今顺化)。阮福映最终接受了武性的建议。 [25] [26]

1801年五月,阮福映兵至思容海口,击败阮文治所率的西山军。阮主乘胜追击,直入海口(今顺安海口)。阮光缵亲率西山军抵抗, [26] 根据参战的让-巴蒂斯特沙依诺描述,这是阮主与西山朝之间爆发的最为惨烈的一战,战场上尸横遍野。西山军大败溃散,支持西山朝的华南海盗也遭到阮主军队的沉重打击,重要海盗首领东海王莫观扶以及统兵梁文庚、樊文才被阮主俘虏。 [27] 阮光缵率太宰阮光绍、元帅阮光卿、大司马阮文赐等人,经洞海垒渡过𤅷江(今争江),逃往北河,印章玺绶全被阮主军缴获。 [26]

1801年五月初三,阮福映进入富春城,张榜安民。随后派阮文张、黎质率水步两军追击阮光缵,未能追及。阮光缵逃到北河,被阮光垂迎至升龙(今河内市),改元宝兴。而陈光耀、武文勇得知富春被攻陷后,欲回军救援,但被黎文悦部扼守道路,于是奋力攻破了平定城,武性、吴从周自杀。陈光耀、武文勇以平定城为据点,攻打周边的阮主城镇,皆无功。 [28]

1802年正月,阮光缵在北河站稳脚跟之后,纠集北河的西山军,决定同阮主发动最后一搏。与此同时,华南海盗首领郑七原已离开越南回到广东,在陈添保的劝说之下,率属下分乘200艘战船前往北河,表示效忠于西山朝。郑七抵达升龙后,被阮光缵封为大司马。但旋即陈添保认定西山朝败局已定,弃官逃往中国,向清廷投降。得到郑七的支持之后,阮光缵随即亲率大军三万南下,来到江,派郑七守日丽海口(日丽江入海口)。阮主将领阮文张、邓陈常不敌,退往洞海(今广平省同海市)。阮福映闻报,亲自率大军北上,遣范文仁、邓陈常守陆路,阮文张守水路。阮光缵派阮光垂围攻镇宁垒(又名洞海垒、日丽垒,位于今广平省),久攻不克;阮文张则在此期间突袭日丽海口,大破郑七率领的华南海盗。 [27] 围攻镇宁垒的西山军惊恐之下溃散,阮光缵逃回升龙。身处平定城的陈光耀、武文勇,得知阮光缵战败后,率军弃城北上欲与之会合,但途中被阮主击败并俘虏。 [28]

1802年五月,阮福映宣布停止使用的后黎朝的景兴年号,改元“嘉隆”。阮光缵虽已日薄西山,但还希望借助清朝的力量对抗阮主,便派阮登𨼪为使者,向清廷求援。阮福映则于此时派遣郑怀德、吴仁静出使清朝,献上缴获的西山朝印绶,并将俘虏的海盗首领莫观扶、梁文庚、樊文才三人移交清廷。两广总督吉庆审问三人,得知西山朝一直支持华南海盗的事实,将此呈报清廷。嘉庆帝勃然大怒,下令驱逐西山朝使者,并将莫观扶、梁文庚、樊文才三人定为大逆罪,命吉庆将三人凌迟处死。 [27] [29]

阮福映随后又亲率大军北伐,迫使清化督镇阮光盘献城投降,并以摧枯拉朽之势向北推进,迅速攻占升龙。阮光缵率宗室大臣出逃,最终在凤眼县被农民俘虏,送至升龙。 [28] 阮福映下令免除北河百姓一年的税收,任命阮文诚为北城总镇,管理当地事务。他又在北城设置户曹兵曹刑曹职务,分别由阮文谦、邓陈常、范文登担任。此外,阮福映还册封了后黎朝与郑主的子孙,以安抚他们的支持者。 [30]

七月,阮福映率军回到顺化,押解西山朝君臣至顺化太庙,行献俘之礼。阮光缵及西山朝宗室阮光维、阮光绍、阮光盘、阮文治、阮清、阮昕、阮勇等凌迟处死之后五象分尸;武将武文勇、陈光耀等枭首示众;文臣吴时任潘辉益等则被押往北城河内,在河内文庙前施以鞭刑,然后释放。 [31] 阮福映声称“为九世而报仇”,下令掘出阮岳与阮惠的尸体,捣弃其骸骨;并将阮岳、阮惠的头骨和阮惠夫妇的木主处以“幽禁外图家”的处罚。明命年间,又转移至监狱幽禁。 [30] [32]

阮福映晚年时性格多疑,常对大臣起猜忌之心,一些朝中大臣之间也互有嫌隙,邓陈常、阮文诚等一些功臣遭到杀害。

邓陈常在阮福映还在嘉定期间便前去投奔,随其颠沛流离,后因战功逐渐升迁,任北城兵曹,后又任兵部尚书。他在兵部尚书任内,将郑主部将黄五福列为福神,结果被人告发,以致失势。1813年,与其有仇的黎质趁机告发其在北城兵曹任内的不法之事。阮福映下令将邓陈常罢官下狱。邓陈常甚为不满,在狱中作《韩王孙赋》一首,自比为汉朝的韩信。阮福映大怒,不顾皇子阮福胆力劝,命邓陈常自杀。邓陈常不从,遂被绞死。 [33]

阮文诚也是阮福映的旧臣,他文武双全,在征讨西山朝的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阮朝建立后担任北城总镇,之后回京任中军之职,曾主持编纂《嘉隆律书》。但他与重臣黎文悦有仇,曾派人暗杀黎文悦,但未成功。1817年,阮文诚之子阮文诠写了一首颇为自大的诗,结果被黎文悦告发有谋反之心。阮文诚也受到牵连,被逮捕入狱。黎文悦奉阮福映之命审问阮文诠,强迫其认罪。阮福映处斩阮文诠,并迫使阮文诚服毒自尽。 [33]

1801年,阮福景逝世,长子阮福美堂尚未成年。阮福映因阮福景有强烈地亲西方和基督教倾向,迟迟不肯按惯例册立阮福美堂为皇嗣孙。1815年,阮福映立推崇儒家思想的庶子阮福胆为皇太子,将阮福景一系的子孙排除在皇位继承权之外。 [34]

阮福映在夺取皇位的过程中虽然受到西洋人的帮助,但认为西洋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西洋人存在有相当大的戒心。然而他也看到了阮福胆的内心具有强烈地排外和反基督教倾向,故而告诫阮福胆,要求他尊重欧洲人,特别是法国人,但不要给予他们任何优待,更不能把土地割给法国。 [34]

1820年2月3日,阮福映在顺化皇城驾崩,在位十八年,终年五十八岁。太子阮福胆继位,并改名阮福,是为明命帝,为阮福映上庙号世祖(Th T),谥号开天弘道立纪垂统神文圣武峻德隆功至仁大孝高皇帝。阮福映遗体被合葬于其原配宋氏兰之陵寝,位于宋氏兰坟丘的左侧,两陵寝统称天授陵(嘉隆陵)。 [34]

阮福映将越南全境分为北城、嘉定城以及朝廷直辖区域三个部分。其下又分为二十三镇四营。 [35] [36]

北城下辖十一镇:山南上(今兴安、河南两省)、山南下(今南定、太平两省)、山西(今永福、河西、富寿三省)、京北(今北江、北宁两省)、海阳、宣光、兴化(今老街、和平、奠边等西北省份,包括今老挝部分领土)、高平、谅山、太原、广安(今广宁省)。 [35] [36]

嘉定城下辖五镇:藩安(今胡志明市)、边和(今同奈、巴地头顿、平福一带)、永清(今永隆、安江一带)、永祥(今前江、坚江、槟、茶荣一带)、河仙(今金瓯省及富国岛一带以及柬埔寨西哈努克市)。 [35] [36]

朝廷直辖七镇:清华、安、广义、平定、富安、平和、平顺。 [35]

京畿直辖四营:直隶广德营(今承天顺化省)、广治营、广平营、广南营。 [35] [36]

其中,京畿由阮朝朝廷直接管理,北城和嘉定城分别设置总镇和副总镇(或称协镇)以管理事务。北城和嘉定城的总镇都是由立下赫赫战功的武将担任。各镇以留镇或镇守为长官,镇之下又细分为府、县、州,由知府知县知州为长官。 [35] [36]

阮福映也意识到北城这片刚占领的领地形势错综复杂,既存在有支持后黎朝和郑主势力的余党,也存在着据守山区、朝廷难以管理的土豪,而且这些势力依然强大。 [37] 阮福映认为北城地区“民性骄顽”,难以统治,因此并没有遵循前代历朝定都河内的惯例,而是将都城选在了历代阮主的统治中心顺化。 [38-39] 1803年,阮福映命黎质、范文仁、阮文谦,参照中国紫禁城的建筑风格,在富春城内修建顺化皇城,作为阮朝朝廷的行政中心。 [40]

对于北城存在的各种势力,阮福映决定任命他们为官。北城的十一镇被分为内五镇和外六镇:内五镇为较南边的五个镇,由后黎朝旧臣管理;外六镇为靠近中越边境山区的六个镇,由地方土豪管理。 [41]

在财政税收上,阮福映重新规定了丁税田税的相关法律。阮朝将全国的田地分为三等,按田地质量的优劣来衡量田税征收的多少。若地方遭遇自然灾害,或者国家征用壮丁修路、挖河、建城等,则酌情减税。阮福映制定了丁簿、田簿制度,地方每隔五年对壮丁(18岁以上、59岁以下男性)、田地进行一次调查并编制成册。阮福映颁布法律,禁止了后黎朝时期盛行的买卖公田的行为,但准许在应急的时候租借公田使用三年;超过期限不还者要受到法律的惩罚。 [41] [42]

阮福映还制定了商税矿税,以及香、参、席、木、燕窝等税收。朝廷规定商税按照船舶的大小来征收。 [41] [42]

阮福映在位时期,阮朝直辖领地、北城外镇、北城内镇所规定的税收标准不同,但都由朝廷制定; [41] [42] 而嘉定城的税收标准则由嘉定总镇确定。 [43]

1803年,阮福映先后在顺化、河内、嘉定开设铸钱炉,铸造嘉隆通宝。1810年,制造丈量土地的标准铜尺并颁发给地方;1813年,又制造平天衡发给各营各镇。 [41] [42]

阮福映灭西山朝之后,赏赐有功将士,允许年老体弱者卸甲归田。又赏赐并修建庙宇,祭祀阵亡将士。他制定了兵丁之法:广平至平顺各镇三丁抽一,边和以南各镇五丁抽一,河静以北、北城内镇七丁抽一,北城外镇十丁抽一。京畿一带设立亲兵、禁兵、精兵,统称三兵,以守卫顺化。各镇设立奇兵、募兵,分作三番轮流值班。阮朝设置五军都统府,其首领由皇帝的亲信担任。若要动用军队,则由五军都统率兵出征。 [44]

而在兵器上,阮朝军队使用的主要是剑槊马刀以及铜制大炮,也有使用西洋的枪支鸟铳。阮朝在顺化设立三个射击场士兵每年进行一次射击演习。 [44] 但阮朝朝廷对西洋枪支的使用非常苛刻,每队50人中只有5人拥有鸟铳,每人每年只允许使用六发子弹,超过数目者要赔偿。 [45]

阮福映非常重视海港的军事防备,在各港口都建立炮台,检查过往船只;又建造了巨大的船只以巡防海面。 [44] 而对于活跃于南中国海沿岸的华南海盗,阮福映持严厉打击的态度。1802年,就在阮福映推翻西山朝后不久,阮朝官军便攻陷了华南海盗位于江坪(今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江平镇)的大本营,将著名的海盗首领郑七俘虏并斩首。此后官军清剿华南海盗在越南沿海一带根据地,华南海盗势力遭受沉重打击,不得不离开越南,回到中国广东一带发展。 [27]

阮朝沿用了后黎朝的六部制度,各部以尚书为长官,下设参知、侍郎、郎中员外郎、主事等官。又设督察院以劝谏皇帝、弹劾大臣。 [46] [47]

而对于宫中的事务,阮福映定下了皇帝生前不立皇后的规矩。宫中只设有皇妃宫嫔,按等级分为一阶至九阶;皇帝驾崩之后,嗣君继位,才尊其母为皇太后。皇太后死后,追赠皇后的称号。 [46] [47]

对于爵位,阮福映规定不得封异姓大臣为王爵。皇子虽可以封王,但不能拥有实权。 [39]

1811年,阮福映下令废除后黎朝的《洪德律》,命阮文诚为总裁,主持编纂新的律书。阮文诚等人参照中国的《大清律》,编成《嘉隆律书》(当时称为《皇朝律例》)二十二卷,共计398条。1815年,阮福映将此律书颁行各地。 [41]

越南历史学家陈仲金认为《嘉隆律书》是在《大清律》上做些许修改之后颁行的。 [41] 越共学者则认为,《嘉隆律书》宣扬妇女的三从四德和皇帝的绝对权力,“极其保守和顽固”,是“反动”而“退步”的。 [48]

阮福映是通过暴力手段夺取政权的,因此阮福映手下的重臣多是武将出身。但阮福映意识到治理国家也需要文臣,因此在阮朝建立之后,阮福映恢复了被西山朝废除的科举制度,在全国各地建立文庙,在顺化设立国子监,推行儒学,教授四书五经 [49]

阮福映也关注越南地理书籍和国史的编纂。《大越一统舆地志》、《大南会典事例》等书便是奉阮福映之命编纂的。 [49] 大南实录》也开始编纂。阮福映在位期间,也是越南文学发展的时期,涌现出大量包括字喃文学在内的诗歌小说,《大南国史演歌》以及著名的《金云翘传》都是在这个时期问世的。 [50]

阮福映推崇儒家思想。 [49] 而东宫阮福景在西方思想的熏陶下更倾向于基督教,这令阮福映很不满。因此,在阮福景生前,阮福映曾与他多次发生思想上的冲突,有时候阮福映甚至大发雷霆。但是,阮福映仍然遵守之前的诺言,允许西方传教士在越南自由传教。 [51-52] 嘉隆年间,共有六名传教士来到越南活动,这些人来自法国或西班牙。 [53] 当时北城辖境内共有三十万名基督徒,而嘉定城境内有六万名。 [54] 但是阮福映竭力推崇儒家思想以限制基督教的传播。 [55]

此外,虽然宫中的后妃多信奉佛教,但阮福映在政策上对佛教也进行了限制, [55] 他颁布法律,禁止民间对祭祀神佛的活动大操大办。 [46]

与法国的关系

百多禄试图让阮福映与西方国家接近并贸易,但随着1799年百多禄的死而以失败告终。 [56-57] 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有征服越南的野心,他希望将越南作为法国在远东的殖民地以抗衡英国在印度的霸权。 [58] 但拿破仑忙于在欧洲打仗,无暇东顾,后来也随着拿破仑的被流放而不了了之。 [59] 波旁王朝复辟之后,法国首相黎塞留公爵派Cybele号来到沱港(今岘港),向阮朝朝廷赠送了一艘配备有52支枪的护卫舰作为礼物,还转交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八的国书,希望阮福映践行他在《法越凡尔赛条约》中的承诺。 [58] 但阮福映认为自己并没有得到法国的实际援助,故而拒绝了法国的要求,却其国书并且退回了法国的礼物。 [58] [60] [61]

与英国的关系

1804年,英国人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来到越南,要求在广南的茶山建立商馆。由于阮福映曾在马德拉斯加尔各答不列颠东印度公司那里购买武器,为了信守诺言,阮福映给予了英国一定贸易特权。但建立商馆的要求遭到拒绝,英国的礼物也被退回。 [60]

与中国的关系

1803年,阮福映派遣郑怀德、黎光定出使清朝请封。阮福映取“安南”的“南”字、“越裳”的“越”字,请求清朝赐国号“南越”。但嘉庆帝认为历史上“南越”之地较广,两广(广东与广西)皆在其内;阮福映全有安南,亦不过是交趾故地,故而将“南越”二字颠倒顺序,称为“越南”。这就是今日越南国名的由来。次年,嘉庆帝派遣广西按察使齐布森出使越南,册封阮福映为越南国王,颁赐越南国王金印一枚。阮福映遣黎伯品前往清朝进贡并谢恩,双方约定三年一贡为惯例。 [29] 1806年,阮福映正式举行登基大典,确定新国号“越南”, [60] 但原国号“大越”仍被使用。

与暹罗、真腊的关系

1779年,阮福映将真腊(今柬埔寨)变为附庸国。但在1782年嘉定被阮惠攻陷之时,拉玛一世派兵擒真腊国王安英(匿英)而归,迫其臣属于暹罗后释放,并派昭丕耶阿拜布别监督真腊内政。 [62] 1796年安英逝世时,暹罗册封其子安赞二世(匿)为王。安赞二世不满于暹罗的统治,在外交上游走于越南和暹罗之间。1807年弃暹罗向越南朝贡。这侵犯了暹罗的利益,1811年,暹罗暗中扶持安原(匿原)叛乱。安原篡位,安赞二世逃往嘉定城,向阮朝朝廷求救。1813年,阮福映遣黎文悦携安赞二世归国复位,并驻兵南荣(今金边)、卢淹两城,将真腊重新变为越南的附庸国。安原出奔暹罗,暹罗驻军于今马德望省一带,欲以该地区封安原为王。黎文悦作书谴责暹罗,暹罗与越南达成和解之后撤离了该地。在阮福映在位期间,越南与暹罗没有发生过正面的军事冲突,而真腊则同时向越南和暹罗朝贡。 [60]

西山朝君主阮惠把阮福映看作是西山朝的最大祸患。阮惠临终时,因阮福映势力日渐强大,对西山朝的未来非常担忧。 [17]

法国传教士古拉尔(Guérard)认为:“嘉隆王用一切手段敲榨人民,不公正和横行霸道,使得人民比西山时期更加痛苦。赋税和劳役增加三倍。” [63-64] 而在当时的西方,阮福映则被宣传为基督教徒的庇护者,西方人认为他推动了基督教在越南的传播。 [65]

越南历史学家陈仲金认为,阮福映是一位“具有才智的国君,聪明睿智,在长达25年的时间之内与西山相抗,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但何时候也未曾灰心丧气,而仍一心一意思虑复国大业。”他认为阮福映“颇具创大业之美德,知人善任,使豪杰之士人人都忠心耿耿为之效忠命”,“不仅恢复了旧业,而且还统一了山河,进行诸项改革,使当时的我国成为一个空前未有的强大国家”。但是对于阮福映晚年杀害功臣之事,陈仲金也提出批评,认为他像汉高祖一样滥杀功臣。 [66]

越共官方对阮福映的评价非常差,认为他发动“反革命战争”,依靠外国势力镇压农民起义,建立了越南历史上最后一个而且是最“反动”的封建王朝。对于其即位之后的各项改革越共也都评价不佳,认为其最终目的都是“镇压人民的反抗”。 [39]

中国学者郭振铎张笑梅认为,阮福映在世“既有过又有功”,但是“过大于功”。他藉法国之助镇压西山起义,“为法国进入越南并将越南变成法国殖民地奠定了基础”;在位期间对外侵略真腊,对内“专制独裁,压迫人民”,晚年又杀害功臣,因此其过匪小。而他的功劳在于“将动乱分裂的越南社会归于统一”,之后又施行一系列改革,“对越南封建社会发展起了一定推动作用”。 [67]

父:阮福,庙号兴祖,谥号仁明谨厚宽裕温和孝康皇帝。

母:阮氏环,谥号懿静惠恭安贞慈献孝康皇后。

兄弟

阮福映兄弟五人。

长兄:阮福,襄阳郡王,谥号恭穆。

次兄:阮福,东海郡王,谥号恭懿。

四弟:阮福,安边郡王,谥号忠怀。

五弟:阮福,通化郡王,谥号忠壮。

姐妹

阮福映有姐妹四人。

阮氏玉,隆城公主。

阮氏玉瑜,福禄公主,嫁郡公武性。

阮氏玉璇,明义公主。

阮氏玉琬。

皇后

宋氏兰,谥号承天佐圣厚德慈仁简恭齐孝翼正顺元高皇后。

陈氏,谥号顺天兴圣光裕化基仁宣慈庆德泽元功高皇后。

妃嫔

德妃黎氏玉评,又作黎玉评,黎显宗之女,原为西山朝阮光缵的皇后。

昭仪阮有氏田

昭容林氏拭、范氏禄、黄氏职、宋氏顺、阮廷氏苹

婕妤杨氏事、杨氏养

美人郑氏清、陈氏彩、盖氏秋、阮氏永、潘氏鹤

才人陈氏汉、阮氏渊、邓氏缘

左宫嫔宋氏楼

宫嫔阮氏瑞

儿子

阮福映的儿子中有记载的有十五人:

阮福昭,早殇。

阮福景,东宫皇太子,谥号英睿。

阮福曦,顺安公,早殇,谥号敦敏。

阮福,早殇。

阮福(阮福胆),即阮圣祖。

阮福,建安王,谥号恭慎。

阮福(阮福旭),定远郡王,谥号敦谅。

阮福晋(阮福),延庆王,谥号恭正。

阮福普,奠盘公,谥号恭笃。

阮福,绍化郡王,谥号恭良。

阮福昀,广威公,谥号恭直。

阮福,常信郡王,谥号庄恭。

阮福,安庆郡王,谥号庄恭。

阮福昴,慈山公,谥号温慎。

女儿

阮福映的女儿中有记载的有十八人:

阮福玉珠,平泰公主,谥号端慧。

阮福玉琼,平兴公主,谥号婉淑。

阮福玉瑛,保禄公主,谥号贞和。

阮福玉珍,富沾公主,谥号静质。

阮福玉,保顺公主,谥号贞慧。

阮福玉玩,德和公主,谥号庄洁。

阮福玉,安泰公主,谥号柔和。

阮福玉玖,安礼公主,谥号婉淑。

阮福玉,义和公主,谥号恭洁。

阮福玉,安义公主,谥号贞丽,嫁黎文燕。

阮福玉珉,安恬公主,谥号厚敏。

阮福玉,美溪公主,谥号贞懿。

阮福玉玑,定和公主,谥号端娴。

阮福玉。

阮福玉理,谥号柔洁。

阮福玉。

阮福玉碧。

阮福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